读后感

橄榄林的风
2009-07-08 看过
这标题很庸俗,忽略………
   《灰阑中的叙述》解释的是革命故事的讲法,世界上的小说能够这样高度类型化解析的恐怕只有中国和前苏联,尤其是中国的十七年文学。革命、革命小说以及十七年人们心境的塑造成了一个互动的过程,总不离“从未来汲取诗情”的总纲。
    一个有理性的人振臂一呼,说不定也会在下面人的热烈欢呼中产生某种人定胜天,老子为王的虚幻,某种叫做“民主美学”的东西诞生了。所以从这个层面也可以理解十七年作家内心的忠诚,他们是无比忠诚的。
    回过头来再翻书一遍,发现此书有一处一本正经的调侃。中国的革命小说肯定会有涉及到土匪从良的段子,那么在“前土匪”时期,不可避免会有黑话。讲黑话的人因为命定了以后会汇入“革命的滚滚洪流”中,所以黑话也具有了合法性。比如书中引了一段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
                      座山雕:天王盖地虎。
                      假胡标(杨子荣):宝塔镇河妖。
                      座山雕:脸红什么?
                      假胡标:精神焕发。
                      座山雕:怎么又黄啦?!
                      假胡标:防冷涂的蜡。
                      八大金刚:么哈?么哈?
                      假胡标:正晌午时说话,谁也没有家。
这是一段土匪接头的黑话,其合法性的获得是因为假借英雄杨子荣之口说出,因而必定会走上“红色正途”。但是作者在最后居然玩了一票,将最后一句黑话“正晌午时说话,谁也没有家”译成了海德格尔式的哲语:
                           ——正午的阴影下,言说者已经流离失所。
          ……我乐了。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灰阑”中的叙述的更多书评

推荐“灰阑”中的叙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