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是假的,回忆是真的

黑伞
2009-07-03 看过
很多人看完《小王子》后都会突然从脑子里迸出一个问题:你是玫瑰?还是狐狸?作者圣埃克苏佩里的妻子龚苏萝就有一本回忆录,叫作《玫瑰的回忆》,显然,她确信她就是作者的玫瑰。也许龚苏萝在这样认为的时候,她是很愉快的,她很为自己能成为圣埃克苏佩里的夫人而自豪,当他以坠机作要挟威逼利诱她答应求婚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是很自得的。她爱他,这毫无疑问,但她更需要用她那过分的自矜自怜来他换取他爱的表现,比如那个别出心裁的求婚仪式。就像玫瑰,她需要那个玻璃罩,不是出于生存的实在需要,但更胜于任何生存需求,这不是虚荣,这只是一种需要(欲望)。从这个角度来看,龚苏萝作为玫瑰当之无愧。

可是,爱,和爱的表现,有关系吗?我指的是爱本身,一种好像蒲公英一样的东西。或者说我的提法本身就是错的?没有爱本身,爱必须通过其具体的表现才能体现出来,如果没有可抓住的实象,就等于没有爱。在小王子与玫瑰的交往里,玫瑰自始至终都需要小王子拿出证明来,于是她简直把自己当成四体不全的病人!不知道小王子是否是因为厌倦了才会离开自己的星球,但至少他会感到困惑。这就是男人,特别那些纯真的男人,他们不懂得女人有时候重视现象超过本质的,这就是女人的傻。如果圣埃克苏佩里没有赌上自己的命去求婚,龚苏萝会那么死心塌地地爱他吗?至少她不会被他的神经质和任性折磨到精神奔溃的程度。生命是需要仪式的,爱情也需要,看来爱确有表里之分。

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是个重视内在的实惠人,在爱情上,大部分人并不屑于承认自己是玫瑰。对于男人来说,玫瑰型的女人不容易伺候,女人则认为这样娇弱实在太不争气,于是圣埃克苏佩里创造了狐狸。看书的时候,我一直在考虑,是否大部分男人都希望自己能遇上这样一个女人?是的,是遇上,而不是占有。狐狸懂得人的所有脆弱,她完全知道自己爱上的小王子,在看到他的那一霎那。她知道爱上一个人的虚弱;她也完全知道自己留不住小王子,因为小王子心里只有玫瑰。于是她迎面而上主动要求被驯养,甚至索性一语点通爱的真谛,放手让他去。圣埃克苏佩里对狐狸与小王子交往的那段描写不会超过800字,但却是全书最精彩的一段,在这里,狐狸成为了唯一的主角,她被赋予了神性,就像耶稣拯救迷途的羔羊,她也赋予了爱情神话的色彩,原来爱一个人还能做到这样!

有人撰文感叹狐狸太聪明了,而我只想替她惋惜。爱之于她而言真正是场劫难,没想到她却能安心接住,并以另一种方式永远地停驻在小王子的心里。这是一种妥协吗?或是狡猾的偷梁换柱?就像有人说的,作不成妻子能作情人,作不成情人能作红颜知己,在不幸当妹妹总可以吧,男人身边总有女人的角色,永远不会嫌少。但我想不是的,一辈子总有值得爱的人,若能因他而了解爱的本质,无论为他成为怎样的角色都是值得的。爱人归根到底是假的,若干年以后,他也许会变成你根本无法想象的人,但回忆却是真的。狐狸说,她不喜欢麦田,因为这和她没什么关系,但从此以后,每当她看到麦田,就会想起小王子金色的头发,于是她就会觉得很快乐。

她真的会快乐吗?在爱这场巨大的浩劫面前,再轻微的伤都会留下疤痕,我们逃无可逃。但当回忆带着它柔软的颜色出现在你的眼前时,那微微的,淡淡的眩晕感,至少会让你眷恋往昔岁月里,还没有被擦干抹尽的那点痕迹,比如,变成了麦田的发丝,变成了叹息声的爱。

我想,没有女人可以完完全全地成为狐狸,但当玫瑰的却处处都是。被珍惜,被保护,被疼爱是女人的权利,这并没有什么错,只是这毕竟只是权利,并不能保证你一定能得到。同样的,男人就没有这样的权利吗?我相信爱情面前人人平等,神说,要得到,必先付出,事实上,有什么会比爱更不能忍受斤斤计较呢?
804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2)

小王子(中英文对照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王子(中英文对照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