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边城到天涯——记那个苍白的跛子(下)

墨一
2009-06-28 看过
十几年的光阴忽的就过去了,再次见到傅红雪的时候他已在天涯。仍旧是那个苍白的跛子,只不过不再是单纯的少年人。对于一个37岁的男人来说,单纯实在不是一个褒义词了。

有人说《天涯》中的傅红雪和《边城》中不像同一个人。确实,他从一个受伤的小兽长成一个能保护别人的野兽了。他本是魔教的大公子,江湖中各种正的斜的手法他本就懂得不少,何况这十几年的光阴还让他拥有了他本来欠缺的经验。现在他已经足够保护自己,还可以保护别人了。

然而他毕竟还是傅红雪,他虽不再单纯,但依然善良。所以他才会轻信燕南飞与卓玉贞的谎言,所以他才会把小婷打到在地而不去侮辱他。所以小婷才会爱上他。

小婷,一个喜欢戴一串茉莉花的小妓女,一个为了五钱银子就可以出卖自己的小妓女,爱上了世界上第一个不侮辱她还平白无故给她钱的男人。她爱他,她为了五钱银子就可以出卖自己,却不肯动他身上掉出来的价值连城的银票和珠宝;她爱他,她肯为了给他买酒而出卖自己,却不肯在他走后再让任何人碰自己;她爱他,她肯免费出卖自己,却不肯让别人惊扰正在病榻上养伤的他;她爱他。

全书最柔软而温情的部分来源于这个带着一串茉莉花的小妓女。她爱他,她不认得他的人,她不认得他的刀。她不怕他,他不敬畏他,她不嫌弃他,她爱他。

所有人都不明白一个婊子怎么会为了不肯脱裤子而杀人,傅红雪明白。

他又一次失去了爱他的女人,他又只剩下酒了。但这次他没有丧失在酒里,他的手更稳,他出手更残酷。他17天杀23人。公子羽认为他必定癫疯,因为他一次次的挥刀只会把自己逼入绝境。于是他让俞琴奏琴,暗示他生活已了无意义。

公子羽也许说的全对,但他却犯了最大的错误,他的对手是傅红雪。

“活着不是耻辱,死才是!”说这话的傅红雪不是神,他只是一个纯粹的不能再纯粹的人,但这话却足以摧毁一切神,公子羽也是一样。

于是公子羽必败,一切阴谋必败。

那个苍白的跛子又开始走了,他走到河边,一个系着一串茉莉花的女人在洗衣服。她靠这个养活自己,清苦而干净。她并不需要洗涤自己的过去,因为活着不是耻辱,但现在她却需要洗涤,因为她要生存,因为她已不能接受用原来那种方式生存。

至此,古龙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折磨了他那么久,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好结局。

他们互相凝视,我想,傅红雪的目光是温柔的,因为苍白和跛脚与温柔并不矛盾。
7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天涯·明月·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涯·明月·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