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不敢偷懒

周六我要休息
2009-06-27 看过
写过上一篇“长知识”,有朋友调侃我“省事儿”了,因为我说“与其看我鹦鹉学舌,不如直接读书“。不敢偷懒,有感想都写下来:

160页没打算快快读完,总得写下读后感之后,再行往下读,才没觉着欠着自己的债—-- 不敢偷懒。

先概要说书。

到前几天读完了唐代部分。大体而言,作者每分析一个朝代,皆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政府组织,选举制度,经济制度,兵役制度,最后总之以“得失检讨”。具体而言,政治组织,主要会分析皇权与相权之分割,此乃中国历史各朝代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尤其能回答提到封建社会即以“黑暗专制”来总结的论点。考试制度呢,关于一个国家如何选拔人才,从汉代的选举制,到魏晋南北朝之九品中正制,到唐之科举制;经济制度主要分析税收制度,以及人口管理的方法。而兵役制度关于一个国家的国防安全,必定也是应该讲的。

如是这般,一般而言,这几个大方面提出来,基本上就把一个国家最主要的几件事儿讲清楚了 ———— 这,我成为“提炼知识结构”,提炼知识结构有助于自己和读者将大量繁杂的历史信息简化,透过纷繁事物看到最最精要的东西。在讲清楚了国家开门几件事儿之外,钱先生又往往能在讲述该项制度的同时,引出








...
显示全文
写过上一篇“长知识”,有朋友调侃我“省事儿”了,因为我说“与其看我鹦鹉学舌,不如直接读书“。不敢偷懒,有感想都写下来:

160页没打算快快读完,总得写下读后感之后,再行往下读,才没觉着欠着自己的债—-- 不敢偷懒。

先概要说书。

到前几天读完了唐代部分。大体而言,作者每分析一个朝代,皆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政府组织,选举制度,经济制度,兵役制度,最后总之以“得失检讨”。具体而言,政治组织,主要会分析皇权与相权之分割,此乃中国历史各朝代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尤其能回答提到封建社会即以“黑暗专制”来总结的论点。考试制度呢,关于一个国家如何选拔人才,从汉代的选举制,到魏晋南北朝之九品中正制,到唐之科举制;经济制度主要分析税收制度,以及人口管理的方法。而兵役制度关于一个国家的国防安全,必定也是应该讲的。

如是这般,一般而言,这几个大方面提出来,基本上就把一个国家最主要的几件事儿讲清楚了 ———— 这,我成为“提炼知识结构”,提炼知识结构有助于自己和读者将大量繁杂的历史信息简化,透过纷繁事物看到最最精要的东西。在讲清楚了国家开门几件事儿之外,钱先生又往往能在讲述该项制度的同时,引出该项制度的沿革,产生的原因和背景,并与前朝相关的制度进行比较;这样结构性之外,又提供了比较,局部图之外,还有全景图,这种比较并不是把两种制度放到一起排排坐就好了,而是深度的比较,此是治学,而不是猎奇或者简单罗列历史故事。

举个例子吧(还是不敢偷懒),在“唐代中央政府三省职权之分配”中,书中提到中书舍人之官位不高但是却有拟撰诏书的权力,继之分析中国政治上的传统观念注重“贤人政治”,并举例春秋之时即有“贤均从众”之说,并联系汉代将国家选举权托付于地方长官而不是地方民众之上。这是制度后有原因,有它的哲学思想和历史沿革;先不论这样的观点和方法是是否妥当(我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和才学做出判断),至少在此之后看到了作者的努力和思考,并且钱先生并不是仅仅满足于提炼知识结构或者比较政治制度,而是更进一步地在思索这些历史政治制度后面蕴含的政治思想和哲学。

历史上政治制度的采用,沿革,或变化总有其内在的起因或者传统,比方书中提到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九品中正制”,天下大乱,中央地方失去联系,由尚书陈群创设九品中正制,简要而言是由地方贤人(中正,大中正下产生小中正)推举人才(人才分九等,故称九品中正制)。 而这项制度到晋代统一天下之后,继续被政府采用,又没有被更新,于是产生问题,主要问题是人才流向大中正所在地区,而大中正在中央,因此人才流向中央,地方人才缺失,这样“地方行政效率减低,地方风俗文化,也不易上进”。

每一项制度须得针对现实(比如九品中正制是一时的救济措施,地方中央失却联系的情况下产生),而同时有得根据现实而变化;基于制度本原的精神,根据现实而变化—— 此谓制度的生长。(作者如是说“但无论如何变化,一项制度背后的本原精神所在,即此制度的用意之处则仍可不变。于是每一项制度,便可偱其正常轨道而发展,此即一项制度的生长”。)

钱先生更进一步指出,制度从现实中产生,而产生于现实中的制度,又有其理论和精神,“理论是制度之精神生命,现实是之营养血液,而这缺一不可”,我们既不能忽略传统政治背后的理论,也不应忽略现实的真实要求,若完全与历史告别而迁就制度,只怕是行不通的。有人比较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与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提出黄先生能够以史鉴今,而《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这本书中并未做到。我想无需再多举例就可推翻这个观点了吧。

再继续说上一篇读书记里提到的“不武断”。因为新近迁徙,家里所有的书都没有带来,只有一套不久前购买的《中国人史纲》,那就将这两本书的片段比较一下。

说唐代三省六部制。

即唐政府机构分:中书,门下,尚书三省。中书主发令,经皇帝画敕之后,行达门下省,每一命令必须门下省“附署“才能生效,否则就命令不得下行;而尚书省仅有执行命令之权。不经中书门下两省,由皇帝直接发出的命令,在当时是认为违法的,不能为下面的机构所承认,并且皇帝的诏敕本来就是中书省拟定的;这也是不同部分,并皇权与政府权力之间的互相制约。但是,钱先生指出,中国传统政治往往留下通融性。因此唐代的确有皇帝不经中书门下二省而发出命令的皇帝。但是:这样未经证实敕封手续的命令是为一般人所看不起的。 书中进一步提出:“中国传统政治本不由皇帝专制,也不能说中国人绝无法制观念。但是中国政治上所规定的一切法规,有时往往不严格遵守,此亦是事实”。

那么,在《中国人史纲》中关于唐代政府组织的讲述呢。
作者在列举了三省的运作方式之后,即说

“三省职权的划分,十分有趣,却也十分无聊,它只不过是皇权一权的琐碎分配。实质上,中书省只是皇帝的私人秘书室,门下省只是皇帝的私人收发室…… 只有尚书省尤其存在价值,但没有像国会之类或像罗马元老议会性质的制衡机构。中国传统文化中缺少人权思想,政治思想中缺少民主思想,再多的农民暴动或兵变政变,因缺少这两大思想的最高指导原则,所以始终无法产生代议政治或其他任何种类的民意机构”。

在这一段评论里有几个点,颇值得推究:
第一, 私人秘书,私人收发室的结论是如何推导而来,在这个结论之下是不是有一个已经设定的假设“唐代一切命令是从皇帝发出”,或者再进一步一点,这个假设是“唐代一切权力由皇帝拥有”。那么这个结论又是从何而来?至少从字面上来看对于三省功能的解释,是得不出这个结论或者假设的。
第二, 中国传统文化中为什么缺少人权思想,政治思想中为什么缺少民主思想?先不论这样的结论是否太过武断,那么这样的“缺少”是否有其具体的原因,是否有其哲学基础和传统沿革?另外,似乎这里还有一个假设“人权思想”和“民主思想”是极为高明的,无可争议的高明。那么我这个书呆子的矫情劲儿再发一下,这个假设是从何而来的?你有实证研究?有大量的统计数据支持?

写书著说,得结论,发评论,写意气之言,大概的确是不太难的;难的是那些假设,评论,意气之后的“为什么” ;而这类书往往读起来比较过瘾,有些结论或批评还颇有点儿力量,常能很容易驻扎在人的脑子里,因此朋友问我是不是可以给她十四岁的女儿推荐这类书,我的回答是“不”。

还是听听钱先生的,先把注意力放在“详密的制度上,却不必在专制与民主的字眼上来争执”。 问题还没弄清楚,先不着急贴标签。

好了写了这么多,确实也写累了。最后提一点,关于参考文献的问题。有人提出钱先生一书的参考文献列觉不够,比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要少得多。钱先生这本书本来是演讲集结集成书的,与黄先生的书不是一个类型,这样的比较就如同拿《哈佛商业评论》里的文章来和一流国际学术杂志的文章来比较似的,不太公允。

至于这两本书呢?对于历史,我的只是确实浅薄的要命。《万历十五年》读过两遍,准备把这本《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完之后,再去借来一读,也许会有所心得,再写吧。还是那句,不敢偷懒。

67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