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的SY和郁达夫的YY(有趣的博士论文)

安之*小小
2009-06-23 看过
    首先承认我其实还是一个俗人,所以不可避免的对书中讲到的一些可能不怎么大雅的东西十分感兴趣。比如书中讲到郭沫若私生活的一些故事。在后记中看到这本书的主译者王宏志先生讲他年轻的时候看这本书也有同样的兴趣点。顺便提一下最近正在看的王宏志的另一本书,《鲁迅与左联》(http://www.douban.com/subject/1820621/),也是新星出版社出的。推荐一下。
    李欧梵在这本书中先是将浪漫一代作家(他讲了七个)分为两大类,少年维特式的和普罗米修斯式的。郁达夫属于前一种,而郭沫若属于后一种。据作者引述郭沫若自传讲郭沫若大郁达夫六岁,小时候大家都看《西厢记》,结果郁达夫看的多愁善感顾影自怜,郭沫若倒是从中得到了性的启发而且从11岁开始沉迷于自慰。然后15岁的时候开始读初中,非常前卫的搞起了同性恋,并且招男妓。以前是没有想过郭沫若还好这一口的。郁达夫就很惨了,早一步到日本留学看到喜欢的女孩子还不敢直接追,总是有一种自卑感。然而在郁达夫还在多愁伤感的时候郭沫若早已经和一个日本女人同居还生下了六个孩子。差距实在太大了。
    据说后来田汉去找郭沫若游玩,黄昏回家时田汉对郭沫若说:“其实你很像雪莱。”“何以故?”“雪莱曾学医,你也学过医……不过你有种关系又像歌德。”“何种关系?”“妇女底关系。”
    那个谁说的,文人都是邪恶的,无一例外。至于什么郭沫若三个儿子养三只家兔,跛脚的那只叫拜伦,其余两只分别叫做雪莱和济慈这种事情自然也都是颇符合郭沫若个性的了。
    

    李欧梵可算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学者,在海外汉学家中也是。他师从史华兹和费正清,然后在对待中国以及中@共的态度上都比较中立。不像夏济安和夏志清那一对提起中@共就咬牙切齿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虽然说确实是有一些黑暗的地方,学术上的批评也是理所应当。但夏氏二人完全是从意识形态对立角度出发有些地方就难以叫人信服了。
    李欧梵是搞历史的,书中也注入了较强的历史以及历史中的个人的兴亡盛衰感的一些感触。很明显的他有点为郭沫若后来左倾丢失了个性而惋惜,对郭沫若之前的率性也是比较欣赏的,对后来建国后郭沫若的复杂处境及内心矛盾也有触及。此外他又是很同情蒋光慈的,那一个为了女人或者还有个人原则而选择退党结果被党开除最后所爱的女人也离他而去的年轻人。对于肖军李欧梵大概是既有惋惜也有一些批评,尤其是在他的人品方面,具体表现便是他对待鲁迅以及对待萧红的一些问题。
    书中作者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真正的浪漫主义者永远不能在任何确定的制度中感到自在。他追求乌托邦,却永远不能实现梦想。这也是作者对于他所讲到的这几个浪漫一代作家身世遭遇的一个总的感慨。
    总的来说这算是一本在学术方面不错的书。看到有评论说这本书没有立足于作品来讲,其实这个也可以理解。李欧梵他毕竟是写的在哈佛的博士论文,美国人对于中国现代那些作品的具体文本不仅不甚熟悉,另一方面也不怎么关心。他们的研究关注的更多还是从这个浪漫一代作家及文学中体现出来的中国的现代的历史以及中国文化的一个线性前后结构和内在精神。至于文本细读,国内的学者也已经做了不少了。
    
1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