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一瞬间,他全懂了

湖人附近
2009-06-21 看过
第一遍看完,忍不住纠结在迷局的设置和破解中,忍不住想敲打可能存在的破绽,忍不住为石神难以置信的爱情感动落泪。

但有什么东西不对劲,让我耿耿于怀。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吗?这样的爱情是不是太荒诞太离奇了;这样的牺牲是不是太过于惨烈悲壮了?

这个故事的最大谜团,不在于石神如何做的,而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二遍,先翻到第十九章,245页,一年之前,石神准备自杀的时候。

这才是故事的开始。

石神差点迷失活着的意义。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他已毫无留恋,没有理由寻死,也没有理由活着。如此而已。

然后靖子母女出现了

“怎么会有眼睛如此美丽的母女?在那之前,他从未被任何东西的美丽吸引、感动过,也不了解艺术的意义。然而这一瞬间,他全懂了,他发现这和求解数学的美感在本质上乃是殊途同归”

再次读这段话,忽然全懂得了石神献身的原因。他的确是出于爱而行动,但不是出于爱情。世界上没有不要求独占的爱情,有也是虚伪的。

假如石神是像工藤那样爱慕靖子,那么牺牲自己成全工藤就多少显得假了。石神对靖子的爱,是对美的爱。

换句话说,工藤对美里,是对靖子的爱屋及乌;而石神对美里就和靖子一样,是对美好事物的爱。

只是因为靖子曾经是陪酒女,如今风韵犹存,所以所有的人,从老板,到警察,到汤川,直到靖子,都以为石神是如工藤一样的追求者。

错了,石神绝对不会拿着钻戒去求婚,不管他是不是买得起钻戒。他只要能看到靖子的笑容,听到母女俩的笑声,就满足了。

“他再次感到,自己并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他也有发表论文受人重视的欲望,但那非关数学本质。让别人知道是谁第一个爬上山顶固然重要,但只要当事人自己明白其中的真味,也就足够了。”

就像一个懂得欣赏名画的人,一旦发现杰作美丽的价值,并不会在乎拥有那幅画,而只要能够时不时看到画,就够了。他当然会为画能找到更好的归宿而努力,为画不被破坏而努力。

这就是石神做的。

而所有的人还以为他是在找一份普通的爱情。

包括靖子,“她从未遇到过这么深的爱情,不,她连这世上有这种深情都一无所知。”

靖子一无所知,因为她是一个陪酒女,习惯了简单的付出和获得。要么是富坚这样的坏客人,要么是工藤这样的好客人。她没有见过不计较名利,而追求单纯美感的数学家。

包括汤川。他以为还在比赛数学游戏,他以为自己在拯救石神。但其实,他还在计较谁先登上山顶,他一定要拖石神去玩后者已经厌倦的游戏。

如果石神看到汤川把内幕告诉靖子,对他来说,就像看见有人朝蒙娜丽莎泼油漆。

六哥提到电子版的最后一段,汤川把手放在呕吐的石神肩膀上。

请他把手拿开。

所以,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如果我们都从靖子、草薙角度来看问题,那么我们就只看到一具尸体。

整个故事中,最接近石神的,是那个不起眼的小警察岸谷。他自始至终对靖子母女抱有好感。

最后带靖子上场,也是岸谷。

岸谷当然是个糟糕的警察。

但我的偶像鹦鹉,几年前曾用凡尔杜先生的话告诉我,“人们应该对美做出反应”。


这也就是达摩石神献身的原因。

他对美做出了反应。
197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5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嫌疑人X的献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嫌疑人X的献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