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在苦苦跋涉》缺失的部分

破c d
2009-06-18 看过
《我仍在苦苦跋涉》中最为珍贵的部分大概就是其中关于胡风的往事了,08年第一期的《当代》杂志曾发表过其中的章节《我与胡风及“胡风集团”》。后来阅读书籍的时候,总觉得这部分内容有些缺失,后对比杂志,果然一些比较“敏感”的段落被三联河蟹了。窃以为这一部分是全书最能体现作者立场的,于是将其贴出,以供豆友们阅览。当然为了此评论不被过滤,相应的词汇被填加了(水产)。以下引号内的全部内容都是转自杂志上的原文


  “为什么要批胡风和他周围的一些人”里:
第3段“有个例子可以说明....分配适当工作。”后被删了一段,是“毛(水产)泽(水产)东利用鲁迅是公开的,光明正大地利用他。毛(水产)泽(水产)东的‘讲话’和鲁迅精神是相悖的。鲁迅讲人性 人道 人情 个性解放,而‘讲话’讲阶(水产)级性,没有个性 人性。”
第4段“在一些人看来....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段尾,被删了一句,是“不剩一个,做得那么绝,真可怕。”
紧接这之后被删了4段“这些话,2003年6月我在现代文学馆纪念雪峰百年诞辰上讲过,我讲的都是根据雪峰和我一起住在‘牛棚’时的谈话讲的。
此前‘三联’有个座谈会,时间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参加的有邵燕祥,记得还有谢冕....我在会上也讲过。我1945年在城固青年会阅览室见到重庆出的《新(水产)华日报》,才第一次看到‘讲话’。我看了很多遍。他的‘讲话’不讲人性 个性,只讲阶(水产)级性,我当时就打问号,就怀疑,不能接受。
八十年代后期见到北大教授吴组缃,他说‘讲话’在重庆刊出后,文艺界开过座谈会,在会上,有不同看法。他不同意文艺完全绝对地为政(水产)治服务,否定人性 文学创作的个性。老舍的发言大体上也是这么看(有吴组缃‘日记’为据)。我说‘史料’可以发,他说现在不是公开发表的时候。
再后来,见到北大的孙玉石,问有没有吴组缃‘日记’,说没有。问有没有书信可发,也没见拿出来。我有所怀疑,我相信一定有,吴组缃不会随便说的。”

  “牺牲个人完成党”里:
三联出版的书里这一小节到“1957年8月,社里通知....(艾青也是1958年2月被开除党籍的)。”就结束了,实际上这之后还有4段:“我被审查后,我母亲找过薄一波几次。薄一波说:‘我说话没有用,毛(水产)泽(水产)东一个人说了算,别人说不上话啊!’这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
薄一波后来也不好,我舅父对他们有看法——八十年代末,对他们把胡(水产)耀(水产)邦刷下去有看法。
我舅父家八十年代后不挂毛主席像。
我们家从来不挂毛主席像,发了我也不挂。”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我仍在苦苦跋涉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仍在苦苦跋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