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男岂易二主

黄小米
2009-06-11 看过
大方得体的古代文学评论每每归纳能力惊人,断语下得只可补充演绎而难于翻案。夏公(二爷)强调文学评论是历代读者的观感,代代累加。颇有三人成虎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意思。

李渔的纤巧和工于针线,在戏剧和小说都有表现,或一菜两吃,比如远兜远转巧团圆的《生我楼》也是戏曲。有人做人也步步为营,做戏当然更应该,不然或许没有做戏的实感。

序作者称“笠道人将以是编偕一世人结欢喜缘,相与携手徐步而登此十二楼也,使人忽忽忘为善之难而贺登天之易,厥功伟矣!”似乎十二个故事应当一步步从低入高,劝人从善如流。看惯中国古小说的作者自然会对劝诫的部分自动忽略,故事要紧。最后当然多是团圆结局,且夫妻双双似乎不够,非要三美团圆,《合影楼》不仅娶两情相悦的,连自动送上门的也收了,自由恋爱与媒妁之言结合;《拂云楼》颠覆红娘形象,在撮合小姐王孙之余连带自谋出路,王孙也乐得歆享齐人之福,和红娘上演欺瞒好戏,不仅骗得大美,还反令小姐求得小美红娘半推半就做偏房;《夏宜楼》里,王孙用西洋望远镜骗得笃信神仙落凡的小姐一家唯恐嫁他不成,原来王孙不仅仅为了小姐本人,还要收尽小姐家中“群芳众艳”,开篇群裸池浴王孙早已看定了货。

有点欲笑不能的是《十卺楼》,公子娶九次不如意(关键在于合卺不成),把个正常男子憋得有如虎狼:“姚子榖到了此时,也是饿得肠枯、急得火出的时候了,无论娶来的新人才貌俱佳、德容兼美,就遇着个将就女子,只要胯间有缝,肚里无胎,下得人种进去生得儿子出来”,最后和石女妻欲火难抑,竟在恶疮中凿取通路,这则李渔写顺了手,性情流露。

恶人得报,却终有遗憾的是龙阳被严嵩儿子霸占成阉人的那则《萃雅楼》,到底是身有缺陷的贞男烈夫了(当然他被俘入宫前,上下半夜各劳一军,都是自己爱的,再辛苦也还值当),最后心理变态的报复桥段也很可怖。

从温柔敦厚的文艺作品里熟悉人生的读者,大部分时候永远也是人生的读者,连刺激性的社会报道也看得汗涔涔。看《萃雅楼》也难免食不落,掩卷仍旧难忘这则。很为自己的消化力之弱担忧。唯一的劝善处只在龙阳喊出的一句名言“烈女不更二夫,贞男岂易二主”。



6 有用
0 没用
十二楼 十二楼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十二楼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二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