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改变了我对传统政治的看法

倪考梦
2009-06-07 看过
刚看了一位朋友写的比较黄仁宇与钱穆的文章,觉得不错。
黄仁宇的书我差不多读完了,钱穆的书才读了一本,所以还不能完全比较。就目前的感觉而言,两个人的书都很好读。相对而言,黄仁宇的作品因为很多是英译中,所以当代人读起来更流畅些;反倒是钱穆有传统文学基础,所以当代人可能读起来累些。举个例子说,钱穆的书里,就会写黄梨洲、王船山,到了黄仁宇的书里,就不会这么写了。还有"常川“一词,像我这样文学底子差的,都是第一次读到,实在是惭愧。

钱穆先生将很多细节的地方说清楚了,倒是让人对传统政治新增了一分景仰。过去读历史,是学生读历史,没有实践。现在读历史,是自己在体制内工作,了解当代政治如何操作,然后发过来看钱穆先生写的历代的制度与人事,就特别有感触了。

举个例子说,当代的地方政治,以县为例子,一般是县委书记提出想法,秘书班子写稿,办公室主任核准,书记签发。由于大部分时候书记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没有完整思路,所以秘书写作班子要“努力听懂领导的半句话”,其实就是自己动脑来勾划政策法规,这是为什么秘书们老是自诩是“关起门来当书记”。

如果是重大政策,那么主任会带着秘书班子先下去调研本地的实际,同时参阅其他兄弟县市的经验,拿出初稿后,还要反复征求来自各方的意见,召集部门及乡镇的领导讨论。与大家所设想的不同,这些人会字字计较,即使这些政策上的文字不一定都能落实。对他们来说,这就像是进了“政事堂”一样,参政权一定要把握。反复征求过后,改好的稿子会交给常委会商议,最后由书记拍板决定。为了确保稿子能通过,事先肯定会先征求过几位核心人物的看法。所以,中国政治其实还是一直有制度可言的,只是制度因为清朝的一些秘密政治的传统还在而总是处于不透明的状态之下。

还有一类部门性的政策,是由部门先草拟方案,然后由县委办公室(中书省)来负责核准后交书记签发。

还有一个趋势很有意思,总体来说,地方政治中,一把手主义在弱化,更多的政令都是集体决策,大概与谁都不愿意承担太重的责任有关。

……

说多了,不知道这篇评论能发出来不。
216 有用
2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5条

查看更多回应(35)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