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言片语<东藏记>

从嘉
2009-06-05 14:15:10 看过
教古代文学的老师,倒是喜欢看几本当代小说的。课上几番推荐《东藏》,便有几个同学找来看。一时便听得耳畔纷纷说到人物命运和字里行间的影射,也有人阅毕跑来问我:《西征》和《北归》出了没有?彼时尚不知道作者是否还在人世,无言以对。

《东藏》看得快。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文字像流水一样在心头洗过,流向未知的方向。看《南渡》是为了《东藏》,看《东藏》时却像是《南渡》留下的遗腹子,不忍不抚养长大。

当然,不算难看。美则美矣,了则未了,亦算贴切。只是看完了便是完了,万事不想,甚至都不去预测《西征》的发展——或许潜意识里根本希望它不要写出来。看完〈东藏〉的当晚,熄了灯在楼梯口看〈了不起的盖茨比〉,遇见萍,说起〈东藏〉诸君,还记得当时冷笑着说:你可曾看见过嵋和小娃那样又聪明又漂亮又懂事又有志向做的任何事情都正确成长过程中从来没遇到过大的心理问题的孩子?

本不过是镜像,我们都希望自己在镜子里的样子好看一点。作者生于1928年,南渡的时候10岁。

还有孟弗之和吕碧初。先生永远出来发表最正确的言论,夫人永远温柔贤惠吃苦耐劳,完美如画中眷侣。

有意思么?

〈南渡〉已是满纸精英化的自恋自怜,〈东藏〉更是八仙过海,脚不沾地。孟弗之吕碧初,嵋和小娃,无因和玮玮,卫葑和雪妍,秦校长萧子蔚,都是飘在云端的神仙人物。

好看的还是峨。峨真不像孟家的孩子——太真实太正常太“有问题”了,虽然总体来说还是一靠谱青年。峨和子蔚真的是有一段际遇的——从一开始便没有希望的情感和青春,淡淡的,绝望的哀伤,无声消逝一如流年。

殷大士出场时很“不和谐”,可惜没有张牙舞爪多久,便有了和谐化的趋势——所有爱情中的女主角必须是完美或比较完美的,殷大士你实在不应该早恋。

玹子也在逐渐走上和谐化的道路。依稀记得〈南渡〉里那个任性的,有点不管家国大事的大小姐,她恨日本人,因为挑衣之辱——而不像小娃根正苗红到从小就会刻“还我河山”。要接雪雪的班了吧。毕业,找一个没什么大意思的工作,漂亮,学历高,家世好,什么都有了——却总是不知道心在哪里。

难道只是要接班?曾经的伴娘新郎。真命天子是一个信自己所不爱爱自己所不信的孩子,外加圣母诞下的小耶酥。

想想便觉得人生没有意思。

雪妍的死像一场策划已久的阴谋。落雪坡,〈三国〉的小把戏。或许没有什么缘故,不过是要让位。回头去想那五枝蜡烛,真是残忍的游戏。下一个是峨么?还是玹子?若是后者,卫葑简直是克妻。

雪妍给我们的教训是:1,女追男永远没有好下场;2,不要让你的伴娘和你一样漂亮;3,如果你觉得某处应该修栏杆,就尽快去修一个

严家兄妹和李家的两个孩子,算是“地面人物”(区别于“神仙们),也都没什么意思。慧书挺可怜,她的小情敌是全能美少女孟灵已。颖书是靠谱青年——太靠谱了,只留下一个宽宽的背影。

还有“地下人物”,吕香阁,荷珠,尤甲仁姚秋尔。吕香阁可怜见的,没入张爱玲的小说,可叹可怜可玩赏的传奇只能隐在“是非精”的狐狸皮下,得一枝贱命不死的黑蜡烛,万劫不复。钱同学在西南对冯家做了什么?给这倒霉孩子留下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34 有用
1 没用
东藏记 东藏记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东藏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藏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