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及其他

南山
2009-05-30 看过
【一】八卦

【1】 当仆人的好处

  古代的仆人可是不好当,虽然不必吃草吐奶,但肯定得整日介勤勤恳恳,小心翼翼,打不还口,骂不还口乃是必修课。但谁让你生在万恶的旧社会呢,能忍就忍吧。更何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当大户人家的仆人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起码…………,娶媳妇儿容易一些——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更有甚者,家族的首领和店主、作坊主通常会细心地保证从属他们的人毫无反抗的理由。他们从不会无理取闹,并且一旦见到仆人或雇员攒了点儿钱,便会想方设法地为其娶亲。做下人的,虽说早起晚睡,又不断受到其主子的指挥差遣,却比当农民有个大大的优越之处:其生计相对有保障。在大户人家做仆从,还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即有把握在家中的女佣中讨到老婆,这也是诱使人们担当此种特殊形式的苦役的主要刺激之一。”(P83)

【2】 龌龊鬼和洗澡狂

   鼎鼎大名的王安石竟是个出名的龌龊鬼,整日蓬头垢面?你别不信,这可是真事儿,他的两个同事不得不强迫他每月洗两次澡,并且给他留下干净衣裳待出浴以后更换。王安石,你也太过分了!你摆名士的谱儿不修边幅也没关系,但总得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呀,司马光没准儿就是因为受不了你浑身的汗臭和嘴里的大蒜味儿才反对你呢,呵呵。
   有不爱洗澡的就有狂爱洗澡的。大书法家米芾可是出了名的洁癖,每隔几分钟就要洗一回手。不过跟蒲宗孟比起来,米芾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人家蒲大人洗浴的花样儿都那么多:小洗面、大洗面、小濯足、大濯足、小洗浴、大洗浴,一帮婢女在旁伺候着,一次要用五大桶热水。唉,他们虽然比王安石强,但还是要爱惜水资源呀。

【3】 相亲

   别以为古人结婚只是通过花言巧语的媒婆儿,婚前连伊人的高矮胖瘦、美恶俊丑都不知道,人家也会充分尊重双方的意见,搞个相亲仪式哩。双方先把个人资料互相交换,然后选个日子,男方备上酒菜,或在小花园,或在小画舫,看上一看,聊上一聊。女方同意了呢,就把金钗插在冠髻中;男方不同意呢,就给人家姑娘彩缎两匹,名儿起的还比较委婉,叫“压惊”。(P149)

【4】 巾帼不让须眉

   要是再有人说中国古代史是一部广大妇女朋友的血泪史,我非得跟他急,人家南宋杭州一带的妇女也不会同意这种说法。那时两浙的女人,就是有个虚荣心,喜欢吃好的穿好的,还不爱干活儿,那怎么办呢?“贴夫”呗——找个有钱的相好,公然出入,好吃好喝不说,面子问题也解决了(谁还管他是不是和尚呢)。可怜的丈夫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婆娘跟着别人快活玩乐,但那也没办法呀,谁让你娶得起养不起呢!(P153)
   看到这些我突然想起了欧洲中世纪的贵妇,你要没有几个小情人儿,人家别人还瞧不起你呢!


【二】商榷

   正经点,人家可看着呢!
   ………… 好吧。那就来正经的。我们来讨论一下学术吧。
   戴密微写得好,刘东先生译得佳,但有几处原文可能得还原一下。

【1】 鲍丁男(Oderic de Pordenone)
   Pordenone是意大利东北部的一座城市。这位传教士还是译为人们比较熟悉的“鄂多立克”为好。正如如果有地方出现 Ricci Matteo de Macerata,我们不能译为“马切拉塔”,而要译为“利玛窦”。

【2】 P111
   “在杭州城内有许多澡堂,其门口悬盆以为标记”。这句话可能出自吴曾《能改斎漫录》:“公所在沐处,必挂壶于门”。(原文未出注,无伤大雅)
    注[1]《直腊风土记》当做《真腊风土记》。

【3】 P112
   “蒲承蒙”。王子今先生认为应是“蒲宗孟”,甚是。(http://www.gmw.cn/01ds/2001-08/22/06-2E958E54D905BDDC48256AB00001FD9B.htm
    鼠日和兔日(the day of the Rat and the day of the Hare),译为“子日”、“卯日”更合理一些。《论衡》卷二四《讥日》:“子日沐,令人爱之;卯日沐,令人白头”。戴密微先生的依据或许在此。

【4】 P123
  “此果(赌徒按:波斯枣)呈糖色,皮肉皆甜,吃起来感觉到它是先在炉中烤过,待其干燥。” 译文提到了《萍洲可谈》,原文为“色类砂糖,皮肉软烂,乃火烁水蒸之味也”。

【5】 P163

   一道发布于963年的敕令宣称:“在开封以外的地方及其他地区,人们近年开始焚烧死者遗体。此种做法须加禁止,除非因为尸体必须远途运送(习惯上要将死者归葬故土),或者死者是佛门弟子或外国人。”
   963年为建隆二年,《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提到此次敕令。手头无书,或许在《宋大诏令集》能找到原文?

【6】 P165
  “7月15日的中元节和10月1日的送寒衣节”,译为“七月十五的中元节和十月初一的送寒衣节”或许更合适,因为毕竟有阴历和阳历的区别。

【7】 P204

  12世纪最负盛名的一位道士对于其宗教中任何带有魔法味道的事物均怀有敌意,并且试图达到(佛道儒)三教合一。根据他的看法,“人必须通过控制欲望而意识到他身体内部得之于天的自然整体,尤其是要控制性欲,因为它使人们缠绵于尘世并玷污了其天赋本性,设若人能够将其天赋本性保存完好,他就有把握长生不老和得道升天。”
  12世纪最负盛名的道士大概是林灵素了。他还写过一卷《释经诋巫道教议》,但手头无书,仍无法检核。

【8】 P219

  “打双陆”在宋代甚为盛行。根据一位12世纪的作者的说法,“富人的赌注是他们的奴仆和马匹……穷人们则谁输了谁付下一轮的酒帐”。
   原文或出自洪遵《谱双》卷五“赌赛”:“北(赌徒按:原文如此)人以金银奴婢羊马为博(原注:以所获男女或买到人谓之奴婢),贫者以杯酒胜负”。

【9】 P228

  “向入海失舟,偶值一本,浮行得至大岛上”
   “本”或应作“木”。
5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