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关于摇滚乐

[已注销]
2009-05-18 看过
见此书p50-62

《音乐遗忘了身体》

从1950年代至今的音乐发展历程也反映了对身体认识的变迁。身体逐渐与语言(理性的象征)分离开来,与“同他人的关系”分离开来。……许多形式的音乐都与毒物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们的所谓“翱翔”其实就是想脱离身体,否认身体。平克弗洛伊德乐队和滚石乐队等都宣扬毒品是音乐创作的源泉,这是错误的,究其根源,也是有“脱离身体”的欲望。

音乐模式里的不利于清晰认识身体映像的倾向比原来更强了。新生的摇滚乐是从爵士乐演化而来的,而爵士乐是从黑人灵歌发展而来的。灵歌原来是来到新大陆的黑人用来表达他们心理状态的一种音乐,他们用它来表达基督信仰,表达从奴役中解放出来的愿望,表达他们一生中所经历的几件大事的宗教含义。它是抱怨之歌,是要求之歌,用简单而紧密的节奏反映出人的喜怒哀乐。……最后,出现了摇滚乐。1960年代的青少年用它来表达自己的反叛意识。愈加支离破碎的节奏,反映了他们所感到的身体的“破碎”。青少年的暴力音乐反映出他们想去一个更理想的地方的愿望,同时也反映出他们的身体错位。

不仅音乐潮流能反映出社会心理的变化,歌星现象也可以。……
……
有一位摇滚歌手,因为他表演时善于显示其最强健最性感的体魄,所以非常有名,并被他的歌迷当做“雄性”的象征,人们可以从中得到强烈的性满足。那么,由一个肌肉突起、全身是汗、嗓音深沉性感的家伙塑造而成的“雄性”形象,反映的到底是身体的充分发展还是反身体的胜利?的确,如果我们潜意识里假设身体是敌人,这就是我们从身体里“解放”出来的一次胜利……歌迷们都明白与明星有真正的色情关系是不可能的,明星的作用仅仅在于强调力量和活力,歌迷们想凭借这些“逃离”自己的身体。……尽管明星作为一种社会映像,是许多人参照的标准,但明星(比如那个摇滚明星)实际上只是普通人。在爱情生活里,他是平庸的伙伴——即使他不停地更换女朋友,也不能改变这一点,他用粗鲁的进攻性动作弥补其在性上的不足,这是让人遗憾和失望的。总而言之,不管什么样的社会领导人物,他的存在反映了社会群体的某种不安,而这不安是他所代表的映像能延续下去的原因。

……

摇滚乐除了具有新节奏的吸引力,还反映出一种焦虑情绪:失去身体的焦虑(这一焦虑还带来了吸毒、青少年自杀以及失败的性关系)。尽管身体处于危机之中,如今它却更多地被陈列和被强调。肉体的分裂导致了意识形态的分裂,今天的人面对重大的思潮——无论是哲学的还是宗教的——都感到难以接受。这是因为现代人的内心也不再有“连续性”,心理是分裂的,是暂时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邪教、密宗和巫术之类又沉渣泛起——如同历史上每次出现“意义”危机时一样。事实上,只有完全不了解身体意义的人才会被这些幻觉所迷惑。
摇滚乐是同当代年轻人一起出现的。它对这个把年轻人的身体奉为榜样的潮流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以为这种音乐强调了、表达了、解放了身体,但事实恰恰相反,它开启了年轻人身体的时代,即“想象的身体”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衣服和各种徽章成了真正的皮肤,最终抹杀了性别,典型的例子就是男女统一的牛仔裤的流行。

……

摇滚歌手既不爱自己的身体,也不爱他自己,他们常说,除了摇滚反对一切,这种心理状态其实是原始的施虐狂心理。事实上,摇滚乐连“自恋情结”都不能促进,它所能促进的只是自我色情。
当然,并非喜欢摇滚人格就注定有问题:人的心理是有抵抗力的。……

摇滚对身体的否定更进一步就是朋克了。朋克族的人格有更明显的精神病症状(爆炸性的),他们从头到脚都处于谵妄状态,完全不对身体作限制。他们的性心理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其中同性恋心理占据着优势,否认男女差别。朋克族未分化的人格都具有攻击性质,而且他们中的女子比男子更希望显示出自己的男性化特征。他们的头发根根直立,整个身体如同刺猬,要使别人碰不得他们,可以说,这种对身体的否定已臻极致。

摇滚乐和大多数“心理断裂”现象是同时出现的,并且与它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先是把性和爱分裂开来,接着又把性和生殖分裂开来,于是心理被“解理”的个体习惯了“把这些分裂开来”的生活。……

……

对身体的否定正逐渐发展着,我们每个人都置身其中,这一发展预示着“非性化”的方向,并带来了许多新的特点。仔细研究现代音乐各个流派的发展,对认识这一点是有帮助的。摇滚乐开始过时,取而代之的是发源于岛屿上的音乐。摇滚乐否定身体,而这些“岛上音乐”象征的是随着波浪起伏的原始的身体。牛仔裤满街跑的时代过去之后,全裸开始大行其道。牛仔裤是把什么都展示出来,全裸则是什么也不展示。事实上,失去了象征意义和情感的身体变得空虚了,身体的性的含义和历史含义不复存在。在摇滚乐之后的各种音乐先是吸取了非洲音乐的节奏,现在又大量采纳“岛上音乐”的元素。这都反映了现代西方人幻想着另一个身体和过另一种生活方式。于是,不同人种的人在“认识自身”这一问题上互相影响。……这种互相影响的认知过程自然对时尚也是有影响力的:今天,白人都喜欢把皮肤晒成古铜色,把头发烫卷,而黑人则将皮肤漂白并把头发拉直。比如迈克尔·杰克逊,他作了很多次整容手术,就是为了改变他的外形,甚至可以说,他十分典型地反映了当代社会和身体映像的冲突。

……

与摇滚乐密不可分的毒品也是对身体的否定和轻视的一种表现。至于对异国情调、香水、色彩、远方的景物的兴趣,都会使身体的自我色情倾向更加严重。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倾向,即试图为自我色情找一个根源或是传统。于是,有人便在思想潮流、音乐流派,甚至餐饮文化里找这种所谓的传统。要知道,这种做法丝毫不意味着身体被更好地接受了——尤其在今天儿童与母亲关系过分亲密,心理上没有明显的父亲映像时更是如此,而缺少一个象征着强而有力的父亲的映像,其结果便是儿童无法成为他自己。人们不禁要问,为了重新让心理和身体协调起来,妥协的办法是不是接受一个“好野人”的身体映像——我们的祖先曾拥有过的那种乌托邦似的身体映像吗?

(原文后接下一节《“好野人”的裸体》)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被遗忘的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遗忘的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