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窥看的书

胡天翼
2009-05-18 看过
  维特根斯坦说:“不要玩弄另一个人内心深处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样才算“玩弄”,所以我宁可尽量避免接触别人内心深处。我同时也认为,即使没有法律的禁止,任何人也无权去窥探一个人的内心隐私。

  《追风筝的人》中男主角的父亲说:“人最大的罪恶就是偷窃。”我怕我有意无意地会触犯这个罪恶:在别人发短信时我会尽量把目光移开,即使这会让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

  别人的信件是不能随便翻看的,别人的一些书在我看来也不宜窥看,尤其是揭露自己内心的书,比如这本——梁文道先生的《我执》。

  我特别钦佩如梁文道先生这样能够真实剖析自己情感的文人。要知道我们大多数人是无力表达情感,或者准确地说是羞于表达情感,表达情感时会有顾忌的。比如我,我就是一个羞于揭露自己的人,翻看我保存着的两百多篇文章,只有寥寥四五篇文章是表达自己情感的,即使有,大多数也没有发表。我没有公开地说出过我的骄傲之罪、贪婪之罪、迷色之罪、愤怒之罪、嫉妒之罪、贪饕之罪、懒惰之罪。我不敢写,我不敢,我怕自己赤身裸体地被人围观,我怕他认识了我的罪恶之后恐惧我。我不去看别人发短信,不听别人打电话,只是因为我同样也不愿,不敢让别人看到自己隐藏的无耻而同样不去窥探他人罢了。这也算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我曾经一度不能理解,道长为什么要写这种揭露自己思想的文章呢?为什么不轻轻松松地做个评论员呢?为什么如此无情地剖析自己呢?一个基督徒愿意把自己的罪孽倾诉给一个和自己的罪或者自己最深秘情感没有太大关系的神父,这我能理解——我们更易对一个无关的人说出自己的“悔意”。但敢于把真正的“自己”公开给大家,我无法理解。他不担心“他”看到吗?谁都知道,“他”是一定会看到的。

  “真想不到我写的这点东西都会有人看,真感谢你。”

  我明白了。这不是道长的客气,这本书道长不是写给我们看的。“秘学笔记”——私密之学的心得笔记,私密的东西是自己的,笔记也是自己的,也就是说道长在写的时候心中没有我们,道长心中真正的读者也许只有,“他”。“秘学笔记”像是一个悄悄话游戏,他向天空说出只有“他”才明白的话语,而所有人,我们,只能听着呼喊,似懂非懂地点着头,流着泪……

  我似乎更不应该窥看这本《我执》了,这不是给我们的书,而是他写给“他”的日记,一百二十八天的日记;也是他写给“他”的情书,静止于时间的情书。

  但我又舍不得放下“我执”,每当我喃喃自语,念起“我执”时,我不再是说着一个书名,而是袒露一种心境,一种每个人时常怀揣着的心境,想放又放不下的心境……

  我想把这份心境送给他,扉页上写道:“这是一本不能窥看的书。”

http://hutianyi.net/?p=900
158 有用
9 没用
我执 我执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2条

查看全部32条回复·打开App

我执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