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单一的中国文化

许骥
2009-05-18 看过
一塊“大磚頭”,放在書包裡,從家裡帶到辦公室,從辦公室帶到家裡,如影隨形,整整兩個禮拜,今天終於可以放到書架上去。這塊“大磚頭”,就是本傑明·史華茲教授的巨著《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真是歎為觀止!

看完這本書之後我最大的感想是:從今天起,再也不敢談論什麽“中國文化”了。何出此言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過去我也有模有樣地學許多“飽學之士”談論“中國文化”,或褒或貶,總之覺得“中國文化”大概像一個女人的相貌,可以指著眼睛說美、指著鼻子說醜、指著耳朵說大、指著耳朵說小……這不,前天,一陳姓老師還跟我說:“西方文化是講‘實證主義’的,中國文化是‘玄之又玄’的,所以導致了西方文化是‘講事理’的,而中國文化是‘不講事理’的。”我當時已經快把《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看完,得到了一些教訓,就跟他說:“您說的或許對,但是不要忘了所謂‘中國文化’並不是單一、純粹的,它有很多面:道家是一面,儒家是一面,墨家是一面,法家是一面……您說‘玄之又玄’的東西,在道家、儒家里或許比較嚴重,但是在楊朱那裡卻未必。”後來細聊我才知道,陳老師所強調的是後來把儒家作為惟一權威而造成的不良後果,以及統治者的不良引導。這個觀點我是基本贊同的,所以我說:“問題的癥結就在於,我們把所謂‘中國文化’看得太簡單了。它明明是一棵樹,我們偏偏要用一條枝或一片葉來代表它。這也就是爲什麽每個人都喜歡問:‘什麽是中國文化?’卻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用簡單的話語回答的原因。”他聽完未置可否。但這兩天我思前想後,覺得《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給我帶來的這一點感悟,應該是沒錯的。

哈佛大學史華茲教授(http://baike.baidu.com/view/493640.htm)作為二十世紀最富盛名的漢學家之一,最有特點的地方在於——他身為一名美籍猶太人,不僅懂得英語,還精通希伯來語、法語、德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日語、俄語、拉丁語、等十二種語言,當然也包括漢語。因此,史華茲教授有能力又有耐力潛心研讀了大量資料,在進行漢學研究的同時,不只是專注於對中文典籍的解讀,還會時不時把“中國文化”和他國文化進行平行對比。

比如在說到墨子的“兼愛”這個概念時,史華茲教授就拿它和霍布斯(《利維坦》作者)的理論進行了對比。根據史華茲教授的研究,霍布斯雖然也重視“每一個人反對每一個其他人的戰爭”,但總歸是相信歐洲列國能在內部建立起一個“聯邦國家”的。而墨子不然,他走得更極端。在他看來,除非提倡絕對的普遍的愛,否則任何團體或國家內部“部份的愛”都是徒勞無功的。一個國家內部的人相親相愛,卻還是會不愛另一個國家的人,這樣一來衝突還是不可避免。所以,除非“兼愛”,天下不可能太平。更何況,在墨子看來,孔子所提倡的什麽“仁”、“孝”之類的概念,只要實現了“兼愛”就根本不在話下——試想一個人如果“熱愛他人就像熱愛他們自己一樣,難道還會有任何不孝的行為麼?”

不止如此,講到孔子時,便拿他與柏拉圖、釋迦牟尼相比;講到老子時,便拿他與休謨相比;講到商鞅時,便拿他與克洛澤相比……一位學術大師的功力在此便可一覽無餘,觸類旁通,信手拈來皆是論據。

雖然這本《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讀起來有些晦澀難懂,但是“良藥苦口”,不無裨益。所以,我們不妨耐著性子把它啃下來。不要忘了這句話:“求知的痛苦是一時的,無知的痛苦是一世的。”
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