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几乎就是这本书的宿命

[已注销]
2009-05-16 看过
前两天刘瑜写了篇文章叫作资本主义新人,里面引用了韦伯对于新教伦理的论述,认为这本书“在本质上就是给被马克思臭了大街的‘资本主义’四个字正名”。我在豆瓣状态里指出她这个观点错了。有很多人发信来质问我哪里有错,我说你去看我在豆瓣上写的书评,他们看了以后仍然说觉得刘瑜没错。弄得我很沮丧,突然觉得沟通有困难,难道我属于那一小撮脱离正常人类的亚种咩?

这里简单提点两句。我觉得韦伯和马克思在对资本主义的本质的认识上,并没有根本的分歧。资本主义就是为了追求利润而追求利润,盈利本身是目的。不同的地方在于马克思更为偏重物质层面的解释,比如能够让人变成“自由”的劳动力的社会历史背景,而韦伯往后退了一步,新教伦理更偏重于社会心理学层面的解释,韦伯本人也一再强调他写这个东西并不是为了跟唯物主义的解释对着干的。

我觉得开头那部分其实说得挺清楚,人不是天生就不要命地想去赚很多钱的,本来是够花就好,能够满足自己基本的生存需求就好,一天赚十块就能吃饱的话,没必要害自己很辛苦非得去赚三十块。新教伦理让人多赚钱别享乐,这里的所谓“勤奋和锐意进取”,不能简单作价值褒扬的理解。

至于一个人从每天赚十块钱就够,转变成即使十块够花也要拼命赚三十块这个过程,是不是好,是不是“光明”,最起码我没觉得韦伯有这层意思在里面。相反,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他老人家对其后可能发生的悲剧是很忧心忡忡的。

当然,刘那篇文章主要也不是写韦伯,而且以她的心气,要想说明资本主义的出身特别光明,即使不扯上韦伯,我想她一定也是能够做到的。对那些认为刘的责任在于用民主的细节给全中国人民启蒙的她的粉丝来说,韦伯到底讲了点啥,根本不是个重要的问题。这些我都理解,而我也就只是想说,她写韦伯,写错了。

后面的评论,第一部分是我一年级上方法课的时候做的一个小论文的提纲。后面有评论说用社会科学方法论硬套经典,是套不出什么东西来的。这个我也承认。我只是想说明,那些用所谓的社会科学方法论来批判韦伯的做法,即使从社会科学方法论的角度来判断,也错了。一来希望人们不要学了一点以人口统计学为代表的当代实证主义社会科学就觉得自己有资格批判经典了,二来是希望做个思维训练,用方法论来为经典自圆其说。其实现在很多开口闭口方法的人,都是只学了一层啦,缺乏严格意义上的方法论训练的。

第二部分是个内容概括吧。因为不少读者都来信说,你这个书评看了以后根本就不知道韦伯到底在讲啥,这个让我怎么对付读书笔记捏?我觉得这个批评也挺有道理的。既然想为别人提供服务,那么就要提供到家,所以后面又补了一段。

我对韦伯的理论也就是一般的社会学研究生的熟悉程度,写这个东西主要还是从一些基本的社会学命题和方法出发的。他的书当然不是只有搞社会学的人在读。如果有错漏之处,也在所难免吧,大家尽可以指出。

修改于2010年4月21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一点半,论文写得瞎七搭八,一会儿还得去上一堂课,讨论一本我看了二十页就没兴趣再往下看的书……

====================================

今天刘瑜来信,坚持说自己那个韦伯给资本主义正名的观点没有错。她说,你又不是韦伯肚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想给资本主义正名,从文本上来分析就是在给资本主义正名。

好吧,你说文本,就来分析文本。这里先引用一下zelda同学的分析,我觉得讲得挺清楚了:

“(and above all) the idea of a duty of the individual toward the increase of his capital, which is assumed as an end in itself.”& "it is not mere business astutenes; it is an ethos."。韦伯是在说,资本积累究竟是目的还是手段呢?他反驳古典经济学家认为人类天生就是要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假设,然后强调文化--文化才是推动人类行为的最终王道。所以提出“克己”只是用来反驳那个利益最大化的动机论,而不是用来说资本主义是好的。(我在想是不是伦理这个词有点误导性质,ethos的意思是“the characteristic spirit of a culture, era, or community as manifested in its beliefs and aspirations”,其实是一个中性的词,像“风俗”。你不能说,资本主义是符合一种风俗的,就等于资本主义是好的。)
  
事实上韦伯这系列的研究就是为了说资本主义没有特别好。古典经济学家觉得资本主义牛啊牛,西方人都是理性经济人才弄出这个牛东西来,其他地方的人没有资本主义是因为他们不够理性。但韦伯说,这只是文化不同造成的,而文化或者价值观本身是无所谓高低的,最后通过这些不同文化的参照,回归到对西方社会的所谓理性的批判。”

简言之,说给什么“正名”,就等于在说什么是“好”的。而即使我们不是韦伯肚里的蛔虫也应该看出来他这里绝对不是在说资本主义“好”。韦伯自己在讲故事的时候也强调,新教的这种做法在utilitarianist view那里看来是件很荒唐的事情——你赚钱赚得累死累活还不花。

至于那种每天明明每天十块够花还要拼死拼活赚三十块的行为,最终是怎样变成了我们这个社会宣扬的一种叫做“勤劳”的高尚的价值,并不是韦伯此书要解决的问题。韦伯只是说,有的文化里面赚十块够就让大家赚十块,有的文化里赚十块够还偏要鼓励你赚三十块,赚了以后还不准花。后面那种文化正好和资本主义为积累而积累的特点相契合,于是就产生了资本主义。不同的价值体系而已,韦伯本人还强调对于不同的价值体系的理解的嘛,他怎么会说其中的某一种价值体系好过其他的呢——还给资本主义“正名”,还“本质上”……汗死。

我被搞烦了。为自己这种锲而不舍地作解释的行为感到惊讶。爱怎样怎样吧。我尽力了。

添加于2010年4月26日凌晨两点。刚刚给老板交了论文。还有个presentation没有准备呢。

======================================

Parsons那个翻译的版本前面的Giddens的序言里面,总结了几个后人对于Weber这本书在方法上的批判。看看还是挺有意思的,顺便讨论一下研究方法的问题。

有人说,Weber只研究了Anglo-Saxon的新教徒,而如果把目光放到更广的范围来看,新教和资本主义发展的相关性就不存在了。我对这个批判的评价是,人们固然有理由去问,Weber对某一个地方的研究成果能不能推广到其他地方,但是苛求个案研究(权且算个个案研究吧)的代表性,是把人口统计学的定量研究的逻辑硬套到深度的个案研究头上去了。Weber想要做的无非是提供一个新的可能的因果链,告诉我们意识并不总是物质基础的反映,有的时候它是可以反过来推动社会结构的变化的。所以找一个两者关系更加明显的个案做研究,是完全可以自圆其说的。因为这个研究的目的在于展现两个因素如何相互作用的机制,而不是为了描述两个变量之间的统计相关性。我们不知道Weber当时是只有这一个地方的资料呢,还是选择性地忽视了其他地方的资料,或者是有意识地从很多资料中挑出来了这个地方写文章。不过这都无所谓。这一条批判是不足道的。

还有人说Weber误读了新教伦理。对这个批判,我无话可说。因为我自己不信教,对加尔文教义更一无所知,所以没有资格评判Weber有没有误读这个教义。问题的关键在于Weber的解读随意性太大了,或者说他没有用一种很严谨的方式把他解读的过程给呈现出来。所以读者只能姑妄听之。Weber认为研究人和研究石头不同,前者的行动充满意义,所以不能用自然科学的方法,要去从个人的角度“理解”或者“阐释”这些行动背后的价值。当然Weber并不总是按照他所声称的那样去做研究,我个人认为《新教伦理》这本书就并没有做到这点。所谓的“阐释”,单从文本上来看,只是Weber对于教义的解读以及适度yy。当然人们对于大师在方法上的种种问题总是又苛刻又宽容。苛刻的地方在于,人们总是要求大师们在学术研究还没有被制度化的情况下按照今天的职业标准来从事研究,不管他们当时所处的环境以及可以接触到的经验材料;宽容的地方在于,人们批来批去,批完了该看还是要让学生都去看的。

还有人说Weber的因果机制给弄反了。我的建议是,从哪个角度批判Weber都行,千万不要从因果机制的角度。因为因果的概念在Weber那里实在是太复杂了。他要是活在今天,断然是不会认同社会科学家们画一堆表格或者用软件挑出充分必要条件的做法的。在Weber的世界里,一切是一切的因,一切是一切的果。社会学家不是不要提炼因果关系,而是不能搞得太随便。于是他本人在书的开始和结尾处都提醒了大家一遍,说我不是要做决定论啊,我知道还有很多其他因素的啊,我这回就只说这一部分啊。所以很多人认为Weber在说新教伦理推动了资本主义的产生与发展,并在此基础上把Weber狂批一通,就好比没事干先往自己身上捅两刀,然后跑大街上去叫唤“大家快看啊,Weber捅人了!”。这个,不是很好。

当然,通读Weber的其他著作,比如religion in China等等,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新教伦理这本书。或者我们可以把这本书看成Weber为自己今后的宏大的经验研究计划所实行的一个pilot study。一个很要命的地方就在于,我们非得看了Chinese literati和Caste in India之后,才能明白原来Weber讲的不是意识对于社会变革的推动作用,而是文化传统与社会结构之间的互动。比如中国的文化里并不是缺乏催生理性化的资本主义的精神,但是有这些想法的人呢,并不处在一个有利于推行这些想法的位置,所以最后不了了之了。(Weber关于中国的那本书之后专门另写一篇。)也就是说Weber的所有命题的成立都是有条件的。新教伦理这本书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把这些条件给说清楚。用现在的行话来讲,就是对于context的描述不到位。非得和其他的对比了看才能明白context。但是好在Weber没有倒霉到写完新教伦理就撒手人寰,我们还是有机会把他的想法给弄明白的。

Weber似乎悲观地意识到自己的著作问世以后一定会被人误解。所以他反复强调“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也不是那个”。可是误解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我想他的问题在于,他没有预料到新教伦理这本书会变成一本畅销书,很多很多人都会去读,而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读完这本书之后将来决不会再有兴趣读Weber其他的书。当然Weber可以用写religion in China的方法来写这本新教伦理,这样误解自然会少一些的。但是估计啰里啰唆转过来转过去的,也就没有那么多人要看了。

所以,被误解几乎就是这本书的宿命了。momo Weber,你就忍了吧。

前两天看到FL功的D-A-J-I-Y-U-A-N报上一片评价新教伦理的文章,有感而发。

============================================

好吧,鉴于有读者反应这个书评没有主要内容介绍,那么我就再写两段吧,希望能给广大正在赶工读书笔记去交作业的网友们带来福音。

Weber认为资本主义就是一种以追求利润为最终目的的制度,资本积累不是为了花钱享受,而就是为了资本积累。(accumulation for the sake of accumulation)而新教伦理告诉教徒,一个人能不能被救赎,其实是命中早就注定的,谁也改不了,做好事或者成天上教堂也没用。但是你可以通过努力工作来试探自己是不是被救赎,因为上帝不会让他选中的子民在生意上遭殃的。所以这群新教徒就拼命工作,不为别的只为看看是不是自己被上帝选中了。他们一门心思赚钱不是为了享受生活,而是为了给上帝增添荣耀。因为这帮人工作很努力又赚了很多钱,还不花,所以原始资本就积累起来了。最终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崛起和发展。但是资本主义真正发展起来以后,就把新教伦理给甩了。人们努力赚钞票不再是为了给上帝增添荣耀,而就是为了自己花钱享乐。这个赚钱的行为对于以前的新教徒来说,本不过是身上的一件大衣,想脱掉的话随便什么时候都是可以脱掉的,但是现在就没门了,这个大衣最终变成了囚禁我们的铁笼。

Weber这个故事讲得还是充满戏剧色彩的,用社会学的行话来说,叫做“非意图性后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

既然“被误解几乎就是这本书的宿命”,那还是主要来讲讲怎样不要来误解吧。

首先,Weber并不是说新教伦理是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原动力。他要表达的想法是,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制度的出现,并不仅仅是物质生产层面的变化,更是社会意识层面的变化。人并不总是“天生”就想赚很多钱。从功利主义的观点来看,Weber描写的那群努力工作拼命赚钱但最后又生活得很节俭的人,是非常不可理喻的,因为他们赚钱的行为最终并没有增加他们生活的福利。而资本主义恰恰意味着把赚钱本身当作目的。新教伦理本身能够推动资本主义的发展吗?不能。但是资本主义的发展需要人们内化这种“把赚钱当成最终目的”的精神,新教伦理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推动作用吗?Weber说,yes!

其次,Weber不是要以一个单方面的唯心主义去代替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历史观(我真讨厌这些标签啊)。Weber这本书描述的不是idea对于interest的作用,而是两者的交互作用。这个得看了Girth and Mills编的那本Weber的社会学文章的集子才能完全明白。简要来说,不是谁能决定谁的问题。一个idea要在社会上广泛传播并长久存在,必须适当地和interest结合起来,但同时idea又决定着人们判断什么才是自己的interest,而且追求interest最终需要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idea来支撑,这就是合法性的问题了。觉得Weber有点绕吧,这就对了。

第三,关于最后那个悲观的预言,应该说它开辟了一条批判现代性但不同于马克思,且最后部分被法兰克福学派继承的传统。我当时看这本书的时候,想着Weber的论述少了点东西,就是资本主义体系从支撑它的宗教价值体系中挣脱的过程和机制。因为对这个没有具体的描述,所以最后的预言显得有点突兀。这个问题要怎样解决呢?同样,还是要读Mills的集子才能比较好地理解。其实新教的作用有点像扮道工,在历史的某个时刻改变了人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然后车就上了另一条轨道了。既然已经上了另一条轨道呢,扮道工的使命就完成了。然后这个车会在另一条轨道上开啊开啊,直到下一次克里斯玛运动的出现。这个观点非常像后来流行的路径依赖理论。

而Habermas的交往行为理论,就是从Weber的这个预言开始的,简单来说他想把我们从现代性的铁笼中拯救出来。至于他是不是真的做到了这点,见仁见智。

看了douban上诸位的评论,觉得还是有必要把以上几段给写出来……
844 有用
3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2)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