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乎书的书评

苏上坡
2009-05-12 看过
   总算是完整地读完了《我的团长我的团》,一个故事两本书跨了一年。
    跟很多突击迷一样,早一年便在巴巴地望眼欲穿等团长上映~书只是副产品,可是去年底看过书的上部之后,我便对电视剧失去了期待——不是对故事失望,而是我几乎笃定康洪雷拍不出兰晓龙写的东西。电视剧上映后我看过几集,我不打算说康导拍的不好,文字跟影像总有很微妙的关系,之前我只知道某些影像表达无法用语言清楚表述,所谓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现在我意识到某些文字亦无法转换为影像,团长这个故事便是如此,即便段奕宏是我认为最具张力的内地演员,即便张国强长了迷龙的脸迷龙的魂,即便邢佳栋笔直往那儿一戳活脱就是书里的虞啸卿。这个故事却只有在黑白的文字里才有生命力,才能把魂魄剖出来给你看~即便这样你也看不清,何况隔着表情隔着肚皮隔着一堆框定你想象转移你注意力的布景。
    
    这两本书一直让我挺别扭的,你要问我写的好不好,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好;你若问我好在哪里,我便答不上来了。故事构思好?我觉得没《哈利波特》好...语言精彩?我觉得《盗墓笔记》更活灵活现点儿...兰晓龙的故事构架和语言风格都是别别扭扭的,零碎而混乱,好像所有东西都是掰成一个奇怪的角度呈到你眼前。你觉得这话不该这么说,情节不该这么发展,他偏这么说了,偏这么发展了,你便迟疑地跟着他走,像孟烦了迟疑地跟了龙文章走,不情不愿的,心服口服的。
    有时候我很疑惑这样的书怎么会出自这么个年轻人之手,没上过战场没经历过惨烈的死亡从履历看甚至没经受过重大挫折,而书中所表达的关于死亡、绝望、尊严、信念、生存、背叛、忠诚,种种理解,全不像是这个年纪这个经历所承载和背负的。我这浅薄的阅历更不敢说我能够全盘体会,但我能模糊地听到故事背后那一声长长的叹息,无悲无喜,并不叹谁也非自怜,不沉重也不轻盈,就那么一声慢悠悠低沉沉拖着音,叹尽沧桑却无波无澜,像是自很久以前而来,又像是要叹到很久以后。
    
    我看见一个笑容,一个老兵的笑容,他笑着对我说话“当时我们有八十多个人去了前线,回来时只有二十多个。我每年都要回中越边境看看那些战友们。现在中越关系很好,他们什么都算不上,他们的死什么都算不上。”我记得那天昆明的太阳很好,照的宾馆房间里白花花一片,明晃晃的背景里叔叔眯缝着眼睛笑的很可亲,他面前年少张狂的孩子一分钟前正在激昂地谈论政治和战争,此刻怔在那里。他是爸爸的朋友,我并不知道他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事实上在此之前我无知地以为全中国上过战场的只有那些已风烛残年的抗日英雄。而那一天那个满头黑发正值壮年的生意人带着一个含义不明的表情看着我“我早该死了,现在每一天的日子都是老天的赏赐。”那个表情看上去是个笑容,可它包含了太多我看不清的东西,唯独没有笑意。
    这几年又见过一两回那个叔叔,逢年过节他从云南回家乡来,饭桌上还是那样眯着眼睛笑。大概是我想太多,我始终觉得他的眼睛从未笑过。我也听到零落的关于他的故事,关于他为了阵亡战友的抚恤金问题跟他的上级大打出手,那一架从一楼打到三楼,打的全师部轰动,打到他又多等了三年才升任早该属于他的团长位子。
    爸爸结交的人里部队出身的不少,小到班长大到师长,甚至包括正受器重头衔吓人的舰长。但始终只有这个叔叔让我印象深刻,敬佩?景仰?我说不清。那场战争并不是什么光辉历史,他也不是什么战地英雄,或许他根本就是被迫的迷茫的被扔到了前线,或许第一颗子弹从头顶飞过的时候他吓的尿了裤子——四年前我不会允许也不屑于自己有这样英雄气短的猜想。那个时候我是武断而固执的,黑白是非在我眼里还是一刀切下去截然两段的,我如同站在橘子洲头的毛泽东一般心高气傲豪情万丈,倘若世界交到我们手里,坏的就要被清扫,对于敌人便毫不迟疑地打,有人牺牲是必然而值得的,是为了更伟大的事业。可是那番对话,那番叔叔如今肯定早已忘记的对话,叫那个夸夸其谈的少年闭了嘴~不是当时,当时的我是楞一楞便要梗起脖子坚持己见的~但那是一个转变的开始。
    
    从前不懂的苏轼的一句词是“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在了解到这个世界并非一刀两断那样简单明了之后,这句词成为我的最爱,我着迷于那样一种经历到极致复杂矛盾到极致之后反而一切淡下来静下来失去了表达的感觉。
    这也许多少可以解释为何我喜爱这本书吧,它将一切融合的那么彻底,生的渴望和死的欲望搅在一起,最彻骨的绝望和最汹涌的希冀共存,最卑贱和最骄傲共生,它包含了太复杂太多的情绪,你却看不到它的情绪,它没有情绪,没有观点,没有判断。它塑造一个个鲜活的人,让他们从你眼前走过,走向各自的结局,不推崇谁,不贬低谁,它将所有人物的爱恨生死绝望期盼妥协坚持信仰怀疑揉在一起,揉成一声平缓悠长的叹息,穿越光阴和尘世。尘世蒸腾着世俗的烟火气,生生不息的喧嚣,一切意义便在这烟火气中消散了。活着,简单的琐碎的活着,一代一代,欢欣的,艰难的,痛苦的,茫然的,平淡的,张扬的,无论如何,这是唯一亘古的。
109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0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我的团长我的团(下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团长我的团(下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