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荒诞---母亲节有感

[已注销]
2009-05-07 看过
此间一位朋友认为这篇小说情节荒诞,主人公的悲剧应该归罪于万恶的旧社会对妇女的压迫。显然,这是一位幸运的年轻人,有幸免于亲眼见到换了人间以后仍然天天上演的荒诞剧。
那么长在红旗下,生活在和谐社会,读着亦舒,张爱玲,奥斯丁一路走来的新女性,当真已经获得了那种至今西方女性也从未完全获得的女性解放了吗?
请解释下面的事实--
为什么一个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女人,要签定一份保证若干年不生育的工作合同?
这是不是荒诞?剥夺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利,难道那一纸卖身契和当年柔石笔下卖老婆的典当文书有什么两样?
不都是卖了自己吗?
一个家庭妇女和一个职业女性,假如一个是没有爱情却仍然维持家庭为了一碗饭吃,,一个白领女性为了薪水要遭受老板和男人的侮辱,和人们鄙夷的应召女郎有什么区别呢?假如都是为了生活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大家彼此彼此。
我是没念过什么书的,一辈子生活在内陆北方的小城市,可是我看不出来,从浙江农民的老婆到日本的太子妃在实质上有什么不同,难道不都是作为生育工具吗?只不过一个是廉价的地摊货一个是香奈尔。

也许我一直生活在底层,从小在农村就看到了那些懦弱的农民是怎样突然变成了野兽,骑在老婆身上,拳头雨点般的落下来,女人发出凄厉的呼号却只引来围观人们的喝彩和哄笑,也看到了一个男人怎样用自己的单车带着老婆去那些长期住外的销售员住处,在完事之后又是怎样带着她回来,几年后一起离开了破旧的工人居住区搬进了商品房,我也从小就在院子里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神经病老太太,一个在15岁到工厂就被车间主任强暴,最后发了疯的女人,我见过为了吃一碗牛肉面就委身于厨师的美丽的女服务员。至于那些为了给瘫痪的老母治病,为了给烧锅炉的父亲争得一点脸面的女孩子出卖自己,然后给家里添置了家当,装修了房子,在为那个男人生了一个男孩染上了病,最后给那男人赶了出来,手里只有一张回家的汽车票。
我见过花儿是怎样凋谢的。

中国女人,即便是现在看着ELLE,VOGOU ,骨子里又有几分真正独立的思想和自我意识。其实,我觉得她们实际上都很传统或者说本身就有强烈的男尊女卑不平等的思想,一个从小就受到功利和专制思想熏染的女孩子,即便是读了大学,有工作,总是更换时尚发型,和自由民主思想熏陶的人,都让她们穿上一件香耐尔或者阿玛尼,那味道自然不同。
自由和真正的品位不是买来的,乃是精神的体现,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时尚女性,比如AGYNSSDEYN,那风采和魅力不是别的,正是自由。而我们那些可悲的女名流,无非是富人的点缀和花瓶,通身都是庸俗与奴性,当然即使她们身着昂贵的时装,还宛如一个女奴。

生孩子这件事,本是天经地义的最自然的事情,我们经常看到西方的女人根本不在乎的一个接一个的生,还是那样的风姿卓越,事业兴旺,可是到了我们这里可是件大事,有的害怕耽误了事业,有的把这当作噱头,有的干脆的为了绑住男人不惜送命。生孩子在我们这有极其重大的意义,从历史上的皇后到平民百姓的小媳妇,都深知,一只不下蛋的母鸡是要被宰了吃的,生,而且要生男孩才能够保住自己的位置,就是现在,大家不都也找偏方吃药,做B超,一心生男孩吗,这真是男女平等了,社会进步了?怪了,我怎么闻到一股腐败的气息。一个当今的女性,不仅要从小和男人竞争学业,工作,然后还要拼命的找男人,给他生娃,钱得挣,饭要烧,娃要生,还不能保证哪天被小三把人抢了去。遇上个难缠的婆婆和多事的老妈简直是焦头滥额。
苦啊!

可是中国女人非常能忍。所以再苦再委屈,只要还有个男人在身边,一切都认了,这可不是什么坚贞不虞 的爱情,而是一种心理上的依赖,这种依赖就是至今不能实现真正独立自主的一个主观上的重要原因。女人一定要具有真正的独立精神,不依赖他人的存在,能够象娜拉一样,意识到除了妻子,母亲,女儿之外,首先是一个人,才可以看到新生的曙光。

柔石的作品是为母亲写的悲剧,但是那两个可怜的孩子难道不也是悲剧,在一个贩卖妇女儿童盛行的国度,女人,孩子,都是商品和工具,只要这种可耻的现象存在一天,就不要谈论妇女的解放,儿童的成长,社会的公正。

只要因法律和习俗所造成的社会压迫还存在一天,在文明的鼎盛时期人为的把人间变成地狱并使人与生俱来的幸运受到不可避免的灾祸,只要--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这世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益的。--《悲惨世界》作者序
我把这序言献给柔石,即便他的生命如此短暂,他也为着自己的慈悲与善良,为着对于母亲与孩子的爱获得了不朽。

母亲节快到了,别忘了问候妈妈。





7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9条

查看更多回应(29)

为奴隶的母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奴隶的母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