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提斯塔的荣光》——不对等的信息,不平等的悲剧

欧阳杼
2009-05-05 看过
我一直对医院有一种恐惧心理,我不喜欢福尔马林的味道,不喜欢白瓷盘上放着的冰冷器械,更不喜欢护士拿起尖尖的注射器,给我打针的模样。其实我父亲就是医生,小时候我也经常在医院玩,看着走来走去的白大褂和神色不豫的病人,我心里的印象并不见得好;而且医院里的护士阿姨每次和我们这些小孩子开玩笑,所用的威胁之语,都是要给我们打针。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很害怕打针,就连打预防针,也要皱着眉头,不断央求护士小姐打针的时候轻一点,因为我很害怕那尖尖的东西;而长大之后我也一直逃避去医院,就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吧。
当然,医院是个奇妙的地方,生病的人进入这里,便把自己的信任和生命交给另外的人,期盼在别人的救治下,让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续。医院也是神秘的地方,病人虽然把自己的生死交到医生手里,但是透过白大褂,仍然对医生的救治抱有疑问,担心医生的疏忽或者刻意而导致医疗事故,对自己造成伤害,尤其是在医患关系日益紧张的今天。我们信任医生,又不信任医生,这种矛盾的触感,便是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一个诱因。
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病人和医生掌握的信息量不对等。就医学这个领域来说,普通人极难一窥真颜,也很难知道医生治病时用药的依据,也不知道医生的所作所为如何与治病联系起来。布兰德在《绿色危机》中借考克瑞尔探长的想法,说了这样的话:“医学这东西,就是把自己的知识都装在一个整齐的小盒子里,外行人都不知道。”当然,现代社会行业繁多,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行话和自己的专业知识,从这个角度来说,医学并不比其余行业更专业,信息量上的不对等性,基本上是涉及到行业推理的普遍现象。问题在于,医学所涉及的,恰恰是人类生与死的问题,从这一点来说,医生恰好站在生与死的边缘,他们的一举一动,可能就会影响到病人的生命。医学推理小说与其它行业推理小说的不同点,我想就在于此吧。
但若是医生利用自己手中的医学知识,对病人下毒手,这样造成的悲剧,绝对是不平等的。医生动手脚的时候,病人没有还手之力,而侦探在调查真相的时候,也绝对是困难重重。而且,医生本来就是在生与死边缘游走的手艺人,一时疏忽和处心积虑的界限极难分辨,从一开始,调查方和被调查方就处在不平等的地位上,无论是《绿色危机》和《白色巨塔》,还是《巴提斯塔的荣光》,都有这种困难场景的描写,而侦探也常常陷入痛苦的迷局中,不得要领。推理小说并非一定要讲究公平性,而医学推理,恐怕把推理小说的不公平性发挥到了一种极限。由于专业知识的欠缺,很多东西或许你能看得见,缺未必能意识到,贸然涉入新领域的陌生感一时半会无法消除,待到自己熟悉时,恐怕一条人命又过去了。
不对等的信息,不平等的悲剧。
可事实上,我们是否想过,医生每天处在生死边缘的那种紧张感?自己的手术刀或是处方,稍有差池,就关乎一个人甚至几个人的性命,高度的责任感对于执行人,同样有强烈的反噬。我在想,从这个角度来说,发生医院谋杀案,这种悲剧,不仅对病人不平等,对医生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吧?身负的责任是如此重大,而犯错的几率又如此高。而如果用这种责任感,用病人的信任感去杀人,自己的良心真能承受吗?一旦出了问题,似乎没有人是赢家,所有人都输了。
而侦探最终破解案件时,似乎也不会有欣喜之感,只有对死去生命的追悔和杀人动机的痛惜吧!
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巴提斯塔的荣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提斯塔的荣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