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置”者的学问

葳蕤君
2009-04-30 看过
    参禅者有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的境界之分,艺术中也有“有法”、“无法”的争论。似乎一切领域中的修行,都有从不得门径到登堂入室,再到从心所欲的三重境界。

    窥门径是不容易的。记得读大学时,一位老师说:“一门学问,读到博士才算入门!”顿一顿,又加重语气:“读到博士也未必入门!”言犹在耳,十年过去了。托教育扩招的福,不入门的硕士博士数量恐怕更胜往昔。如果说,专业学人之间相互讥讽“不入门”,还多是门户之见的话,那么,说如今那些如雨后春笋般、联想丰富、天马行空的民间学者们“不入门”,并不过分。这些人在专业人士看来,往往是“废了”的。像“三轮车夫”蔡伟先生那样,路子很“正”的自学成才者有几个呢?

    入门难,出门更难。常听得老生常谈的教诲曰:要入得去,还要出得来。这是说着轻松!如今的专业领域,自个儿内精深,外延广阔(又有交叉学科)。任选一块儿钻进去,都够研究一辈子的。入得门去,都只顾低头爬山,哪有暇张望?加之各级管理部门督导有方,专业人士只能牢牢抱定了自己的饭碗,仰天乞食,即使有些余力,也不敢做出门之想。
    这种境况,能出门,不但须要有学有识,还要有点儿魄力、有点儿胆量(也可以是被逼出来的),最好还有点“游戏”的态度——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也别太把自己的专业、或“学者”的名头当回事儿。

    李零先生可能是这样的。他对自己的身份一直有一种“悬置”感。他不在乎自己是否学者,而显然又具备了极高的专业水准。
    学术研究中,“悬置”感是善于寻找问题、发现问题的一种素养;而身份上的悬置感,则促使研究者跨越学科藩篱,开辟新的研究领域。

    “无招胜有招”,张无忌学了太极剑之后,令狐冲学了独孤九剑之后,都讲求一个“忘”。只有将招数之真理、之精义内化为学者自身的“本性”,再将外在的规则、形式统统抛却,才能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才是最高境界。
    不过,进一步设想:如果张无忌同时领悟了独孤九剑的妙谛,或者令狐冲又学到了太极剑的精义,然后统统忘却……又会如何呢?金庸没有写,那或许太奢侈了。
    
    感谢李零。对于我们这些没能力也没魄力跳出自己所在圈子的人,他说出了我们说不出也不敢说的话,道出了我们看不见甚或不想看的“庐山真面目”。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入山与出塞的更多书评

推荐入山与出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