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判案

windx
2009-04-25 看过
读到《列王记上》(3)这一段有关两个妓女争夺孩子的描写:

那妇人说:“不然,活孩子是我的,死孩子是你的。”
这妇人说:“不然,死孩子是你的,活孩子是我的。”他们在王面前如此争论。
王说:“这妇人说‘活孩子是我的,死孩子是你的’,那妇人说‘不然,死孩子是你的,活孩子是我的’”,就吩咐说:「拿刀来!」人就拿刀来。
王说:“将活孩子劈成两半,一半给那妇人,一半给这妇人。”
活孩子的母亲为自己的孩子心里急痛,就说:“求我主将活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
那妇人说:“这孩子也不归我,也不归你,把他劈了吧!”
王说:“将活孩子给这妇人,万不可杀他;这妇人实在是他的母亲。”
以色列众人听见王这样判断,就都敬畏他;因为见他心里有神的智慧,能以断案。

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对话的顺序是这样的,为什么在第一个妇人说了“把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之后,第二个妇人还要说出“把他劈了吧!”这样残忍的话,显示出自己不是真正的母亲呢。

如果第二个妇人不啃气,所罗门王将如何继续判案呢?按照常理,一个人做了亏心事,即将导致严重后果时,赶快作出让步,挽回局面,也是非常可能的。也就是说,那个赶忙说“把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的人并不见得就不会是假冒的母亲。

如果说“把他劈了吧!”的妇人第一个发言,真正的母亲接着说“把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这样则似乎更合乎这个故事的逻辑,更有利于情节的进一步发展。

但是,仔细一想,真正的母亲为孩子的性命担忧,当然会抢先发言,假冒的母亲毫不在乎,也就会赌气地说:“把他劈了吧!”

或许假冒的母亲已经知道所罗门王并不总是有令必行,他这样的命令不可能当真,所以才毫不在乎?假设那时的所罗门国王也有中国皇帝的威严:朕即法,无论对错,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么假冒的母亲还会说“把他劈了吧”这样赌气的话吗?在我们一般人看来,哪怕是争夺一只可爱的小猫,如果法官要当庭杀猫,无论是否猫的主人,都会情愿放弃,而不至于要求法官“把他劈了吧!”何况是争夺一个活人呢?

或许,我们只是以常人心态去衡量假冒的母亲,就像我们假设别人也像我们一样爱猫,而实际上,既有人收养流浪猫,也有人残害刚出生的小猫,人心并不都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不爱猫,又何必去争夺一只猫?

所罗门王玩的是心理战术,要想成功,首先必须假设两个对手都有着一样的常人之心。然而事实上,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只看见了真正的母亲是正常人,而假冒的母亲却完全不正常,是一个没有母性,也没有什么人性的女人。她的没有母性表现在自己的孩子死了不哭不伤心,却马上弃而不顾,接着把别人的孩子偷过来,放在自己的床上。这样的动作,显示了一个女人的精明,还是她纯粹的原始动物占有欲呢?(像企鹅一样?)如果她是一个相当精明的人,那么又何至于愚蠢到眼见孩子到手了,还要嘟囔出不该说的话呢?如果她是一个愚蠢的只有原始动物占有欲的女人,那么所罗门王神一般的智慧岂不是用错了地方?对付动物,哪里用得到神明?
2 有用
0 没用
圣经 圣经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圣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圣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