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

The 星星
2009-04-19 看过
安东同志站在林子里,看着林子里的蘑菇,想象着自己如果带着这些蘑菇回家,一定会被丈母娘好好地表扬一番。我会心的笑了出来,卢基扬年科真是越来越无厘头了,换作是《魔戒》,你能想象伟大的人皇阿拉贡在蹲在林子里采蘑菇,然后拿去讨好艾隆么?安东就干的出来这种事情,所以即便安东是他者,也要比阿拉贡更真实,当然,我们也爱阿拉贡。
在看无主的空间时,我的速度简直慢到了极点,因为我的脑子里总是不停的闪现出阿琳娜妖娆的挡开安东的攻击,一只手抚摸着娜佳的头,另一只手可能正风情万种的玩弄自己的头发,她应该穿着素色的袍子,光着脚,大腿裸露着——她在勾引安东,一定是的,可为什么是安东呢?而安东,跪在地上,衣服上沾满污泥,无力的看着小女儿,他周围弥散着刚刚的“死亡本能”,雾气中,斯维塔从第五层黄昏界,像幽灵一样出现,手中拿着一把刀,大概是那种漂亮的土耳其弯刀,眼睛里放出的是那种只有幼崽受伤的母兽才会发出的恐怖光芒……真见鬼,如果那群拍电影的人继续乱搞下去,《守夜人》系列就被他们彻底糟蹋了。
尽管卢基扬年科想尽办法让《黄昏使者》看起来不那么沉重,但整个《守夜人》系列的主题就是沉重的,善与恶的划分并不像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那样泾渭分明,抑或即便是这两个阵营间的界限也不像几十年前那样清晰了,无论是他者的世界还是现实的世界,都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或许两股力量得高层都从未想过彻底消灭对方,他们存在的所有意义只不过是为了维持平衡。一个像科斯佳那样的理想主义者,值得敬佩,但永远不会成功。没有绝对理想的社会,没有绝对的平等和自由,至少,我不相信。就像潘海天写的《白星的黑暗面》,人类总是不能理智的使用与控制那些突如其来的天赋。如果把我放在安东的位置上,我可能都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信仰,可无论是他者,还是人类,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都要继续生活,所以,当守夜人巡查队员安东同志一手挽着斯维塔,一手抱着娜佳,一步步走向那个无论他的法力多强都无法预知的未来时,我衷心的道了一句:“安东.戈罗杰茨基同志,我希望您幸福!”
1 有用
5 没用
黄昏使者 黄昏使者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黄昏使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昏使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