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愛詩可以,別愛詩人

安狐禅
2009-04-18 看过
爱上诗歌,那是如何幸运且美好。爱上诗之余又爱上了诗人,还是别这样干吧。吃过猪肉,没有必要一定肯定及确定的想要知道那只猪长成什么样子吧。

迪伦•托马斯,此君谁也?生于威尔士,生于1914猝于1953的英国著名天才诗人。看一个诗人是否是天才,看他的寿命就可以了,此君只活了39岁,正当而立之年却撒手人寰,可见天资聪颖。英国人认为迪伦•托马斯是继奥登之后最重要的英国诗人,评论认为,托马斯的诗作受到现代主义诗歌和浪漫主义传统的双重影响,技巧圆熟,关注读者的情感诉求,具有强烈的抒情性。对于现代诗(或者说抽象诗、后现代诗歌、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我一窍不通,但此君名气应该很大,我看了资料,说美国摇滚巨星鲍勃•迪伦(Bob Dylan)本名叫做Robert Allen Zimmerman,因为他由衷的崇拜着大洋彼岸的迪伦•托马斯(Dylan Thomas),所以把自己的姓改为了迪伦,由此可见一斑。

电影《爱之边缘》说的便是英国天才诗人迪伦•托马斯和他妻子凯特林及情人薇拉之间微妙的情感故事。妻子凯特琳原本是著名人像画师奥古斯塔斯•约翰的情人,但迪伦•托马斯对美艳的凯特林一见钟情,不顾一切的追求凯特林,最终如愿以偿。薇拉则是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人,在15岁的沙滩上,薇拉的第一次贡献给了迪伦•托马斯,从此两人纠缠于微妙而无法言说的暧昧情感。迪伦•托马斯终其一生都纠缠在两个女人身上,他酗酒成瘾,经常留恋于那些小酒馆,在里面旁若无人的大声诵读他那些天才的诗歌,一时粉丝无数,众人仰慕。薇拉的丈夫威廉是一名军人,正值二战期间赴前线抗战。托马斯和凯特林及薇拉住在海边,三个人之间的情感纠缠让人差异而费解。威廉回来,面对流言蜚语,醉酒之下持枪扫射了托马斯的房子,虽然没造成人员伤亡,却被送上了法庭、薇拉恳求托马斯作证,以说明威廉没有伤人之意,托马斯却作了伪证,索性最终陪审团认为威廉是醉酒之后无意识的举动,无罪释放。

故事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迪伦•托马斯与妻子凯特林和情人薇拉之间的情感纠缠。直至结尾,你也没法确定,托马斯到底爱的是谁?或许他如诗一般的言喻早就已经下了定论,“薇拉是我的天空,而凯特琳是我的土地”,一个可以与他相濡以沫,一个自是他灵感之源,他没法离开这两个女人。薇拉在卫生间里对托马斯说的话似乎可以窥伺一点端倪,她说“你爱的薇拉不是我,是15岁的薇拉,是那个一直活在你心中的15岁的薇拉”,或许那次沙滩上人生的第一次,给了托马斯真正天才诗份的灵感,才让他就此迸发了诗歌的爱,他把对两个女人连他自己都无法界定清晰的感情注入了自己的诗歌,也给后人留下了津津乐道的诗人的花边野史和改变成为故事话剧电影的素材。

影片没有过多纠缠于诗人同妻子情人之间的关系,而是把更多的故事内容留给了凯特林和薇拉之间。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是情敌又是姐妹,同情而又嫉妒,关爱而又仇恨。友谊与伤害并存,纯洁与暧昧同在。毫无疑问,她们两个都爱着诗人,但现实已定,徒增烦恼而已。这两个女人之间微妙的暧昧关系,甚至可以让敏感的观众嗅到了一丝别样的气味,难道其中没有断袖之癖?猜测可以产生难以说清楚的暧昧来,影片也到处可以窥伺到这样一丝的暧昧纠葛。虽然并没有言之凿凿的表露,但在床上相偎、在浴缸共浴的桥段似乎已经做出了佐证。当然,我们没有必要掉入这个陷阱,无非是编剧和导演为了说明托马斯身边两个女人的重要性以及复杂关系而已,因此而假设了种种诸多让人难以揣摩的片段来,虽然说现实也可能如此。

在影片里,不要妄图去界定什么是爱情,什么是背叛,什么是婚姻,什么是幸福,因为在诗人的世界里,这些所谓世俗的观点都是不被接受的,生活在诗人周围的人也要摒弃那些,哪怕它真实存在。所以,如果是试图进入诗人的世界,那就暂时扔掉那些玩意,藏在心里就好。影片的结尾并非结局,正如诗人只活了短短的39年的人生一样,结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总之,我还是要警告诸位,爱诗可以,但别爱诗人!

电影中迪伦•托马斯部分诗歌摘录:
1.空袭后的庆典(节选)
myselves 我自己啊
the grievers grieve among the street 在被化为灰烬的大街上
burned to tireless death 哀悼者满心伤痕
a child of a few hours 才几个小时大的婴孩
with its kneading mouth 小嘴枯皱
charred on the black breast of the grave 烧焦在坟墓黑色的胸脯上
the mother dug 母亲在灰里挖掘
and its arms full of fires 他幼小的臂膀只怀抱着熊熊火焰

2.
the lion once known as Jehovah
rose up and cocked its leg over
the lioness roared
Jehovah had scored
all over the living room sofa

3.among those killed in the dawn raid was a man aged a hunderd 黎明突袭的遇害者中 有个百岁老人(节选)

when the morning was waking over the war
he put on his clothes and stepped out and he died
the locks yawned loose as a blast blew them wide
he dropped where he loved on the burst pavement stone
黎明空袭中受难的人里有一位百岁老人
当黎明在战争中醒来
他穿上衣服,走出去便死了,
炸弹把还在打呵欠的门锁炸得粉碎,
他在他热爱的人行道石板上倒下


4.
there was a young hero called Killck
who marched to the top of a hillck
he stood legs astride and whipped out his pride
and spread brylcreem all over his fillck


5.空袭后的庆典(节选)
forgive us
forgive us your death that muselves the believers
may hold it in a great flood
till the blood shall spurt
and the dust shall sing like a bird
as the grains blow
as your death grows
through our heart
crying your dying cry
child beyond cockcrow
by the fire-dwarfed street
we chant the flying sea
in the body bereft
饶恕
我们饶恕
我们将在洪水中
用双手捧起你的死亡
直到鲜血再次涌出,
尘土像鸟儿一样歌唱
在我们的心中,谷粒吹散,你的死亡生长。

哭泣
你的死亡

哭泣,
黎明之外的孩子,我们在大火毁灭的街道
在被剥夺的死尸里
歌唱飞翔的大海


6.疯人院里的爱(节选)
the stranger has come
to share my room in the house
not right in her head
a girl mad as a birds

she has come possessed
who admits the delusive light through the bouncing wall
possessed by the skies

and taken by light in her arms at long and dear last
i may without fail
suffer the first vision that set fire to the stars
疯人院里的爱

一个陌生人走来
分享我的房间,她的脑瓜子有病
有位少女疯狂如鸟

她走来,拥有
并承认那穿透弹性墙壁的欺骗性的光
为天空所拥有

被她手臂里的光如此长如此久地带走
我或许没有错过遭遇
那把火置于星球的最初的幻影。

7.Lament挽歌 (节选)
When I was a windy boy and a bit 当我还是个追风少年
And the black spit of the chapel fold, 曾目睹礼拜堂信徒口吐黑沫
(Sighed the old ram rod, dying of women, 严守清规的老头子叹息道 他渴求女人
I tiptoed shy in the gooseberry wood, 在醋栗丛中 我踮起脚前行
The rude owl cried like a tell-tale tit, 猫头鹰的嘶叫 如告密的山雀
I skipped in a blush as the big girls rolled 一群姑娘耍着地滚球经过
Nine-pin down on donkey's common, 我羞红着脸 悄悄溜走
And on seesaw sunday nights I wooed 那个动荡的星期天晚上 我向你求爱
Whoever I would with my wicked eyes, 向走进我眼中的你
The whole of the moon I could love and leave 月圆时光啊 我可以爱你 也可以弃你
All the green leaved little weddings' wives 新婚燕尔的妻子 身上的绿意渐渐褪去
In the coal black bush and let them grieve. 在那漆黑的树丛中 让他们哀悼
 
 

8.In My Craft or Sullen Art 我的手艺或沉寂的艺术(节选)
In my craft or sullen art 我的手艺或沉寂的艺术
Exercised in the still night 在静静的黑夜研习
When only the moon rages 当只有月亮在发怒
And the lovers lie abed 恋人们卧睡在床
With all their griefs in their arms 怀里含着悲伤
I labour by singing light 我在轻吟的灯光下写作
Not for ambition or bread 不为抱负 不为生计
Or the strut and trade of charms 也不为在象牙舞台上趾高气扬
On the ivory stages
But for the common wages 只为了他们最隐秘的心
Of their most secret heart. 那最普通的一点回报


二十四个年头   
二十四个年头时时提醒我眼中的泪珠。
  (将死者埋葬,以免他们走近分娩时的坟窟。)
  我蜷缩在自然之门的腹沟内,犹如裁缝
  就着食肉的太阳光
  为一个旅程缝制一套尸衣。
  我穿戴整齐去赴死,肉感鲜活的大步流星,
  殷红的筋脉满当当地流淌着金钱,
  在基本元素的小镇,我循着最终的方向
  前行,永恒多深我走多远。

  蕨山
  你应该在这个黎明和每一个黎明,
  从乡村的睡梦中醒来,
  你的信仰就像循规蹈矩的太阳
  在呐喊,用不死亡。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老人在日暮时也需发光发热;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尽管智者的言词不如雷电轰轰烈烈,
  尽管深知归于黑暗是不变的法则,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碧绿的海湾点滴事迹舞姿摇曳,
  最后的浪花中好人的呼唤更加清澈,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为时已晚,狂人让太阳徒生悲切,
  抓住飞驰的太阳唱一支赞歌,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严肃的人临近死亡渐渐丧失视觉,
  失明的双目象流星闪光充满喜色,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我盼你或祈福或诅咒泪水火样炽烈,
  父亲啊,就在这最为悲痛的时刻。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
  1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毁灭
  使金色的地区荒芜,
  没有粮仓安置丰收,土地冰冻
  在酷热里,冬天冲走了
  僵直的爱情,拿来的少女
  在他们的热潮中淹死了满载的苹果。
  这些光之男孩,其愚蠢是些凝结者,
  弄酸沸腾的蜂蜜;
  严霜的面包树,手指伸进蜂群;
  阳光下他们把寒冷、疑惑、黑暗的丝线
  织入了神经,
  而月亮的信号是空间的零点。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母亲身子里
  用劲撕裂子宫的气候,
  以小巧的拇指分开昼与夜;
  在深处,在四分之一的月亮
  和太阳的阴影中,他们漆着母亲,
  就像阳光漆着他们的脑壳。
  我看见通过种子的变化
  这些男孩将塑成无用的男人,
  或者从热里以跳跃弄瘸空气;
  从他们心里爱与光的三伏的脉搏
  砰然冲破他们的喉咙。
  哦,看那冰里的夏天的脉搏。
  2
  季节受到挑战或踉跄于
  协调的时刻,
  那儿如死般准确,我们敲响星星,
  那儿冬之沉睡的男人吐出
  黑舌头的时钟,
  没有吹回月夜正当她在吹。
  我们是黑暗的否认者,让我们
  从一个夏天的女人身上召集死亡,
  强悍的生命来自情人的痉挛,
  来自美丽的死者,他涨红了大海
  明亮的眼虫闪耀于海妖的灯盏,
  也来自于稻草人种植的子宫。
  我们夏天的男孩旋转于四面来风,
  似铁的海草的绿
  高举喧闹的大海并抖落鸟群,
  拾起波浪与泡沫之球,
  以它的潮水闷死荒漠,
  为一个花环梳理乡村的庭园。
  在春天,冬青穿过我们的前额,
  血与浆果如此之高,
  把欢乐的花花公子钉在树上;
  这里爱之潮湿的肌肉干了、死了,
  这里无爱的追求打破一吻。
  3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毁灭。
  男人在他狂想的荒芜里。
  男孩充满口袋并属外来。
  而我是你父亲那样的一个人。
  我们是燧石和沥青的儿子。
  哦,当他们穿过,看那两端亲吻。

我切开的面包
  这片我切开的面包曾是燕麦,
  这生在外来树上的酒
  曾果实垂落。
  白天的男人,夜里的酒
  使庄稼低下,葡萄欢乐。
  这酒里夏天的血,
  曾敲破饰着藤蔓的果肉。
  这面包里,
  燕麦曾在风中欢欣,
  人打碎太阳,把风拉倒。
  这切碎的肉,这让你饮的血
  在血管中造成了孤独。
  燕麦和葡萄天生具有
  肉感的根与汁。
  你撕咬我的面包,你喝我的酒。

我与睡眠结伴
  我与睡眠结伴,它吻着我的脑筋,
  让时间之泪垂下;睡者的眼睛
  朝向光,像月亮照着我。
  布置好紧跟,我沿人们飞翔,
  跌入梦或向天空。
  我逃出地球,全身裸体;攀登天空,
  到达远离星辰的第二级;
  那儿我们哭泣,我及另一个死魂,
  我母亲的眼睛闪耀在高高的树梢;
  我已逃离大地,轻若羽毛。
  我父亲的球叩响轮觳与合唱。
  我们踩着的土地也是你父亲的土地,
  我们踩着的这土地承受了一群天使,
  他们羽翼中父性的脸如此甜蜜。
  这是些做梦人,呼吸并凋零。
  凋零,我肘部的幽灵,母亲的眼睛
  吹动天使,我失落于云的海岸,
  那里紧靠唠叨的坟墓的阴影;
  我把这些梦者吹上床,
  他们继续沉睡,不知魂魄。
  活跃于空气中所有的物质
  提高了声音,在词汇之上攀登,
  我用手和头发拼出我的幻象。
  多么轻,睡在这沾泥的星星上。
  多么深,醒自这满世界的云层。
  那长高的时间的梯子升向太阳,
  鸣响爱情或丢失,直到最后一次。
  人的血一寸寸嘲弄。
  一个老而疯的人仍在攀登他的亡魂。
  而我父亲的亡魂在雨中攀登。

心之气候的进程
  心之气候的进程,
  把潮湿变干;金色的射击
  向冰冻的墓地猛袭。
  四分之一血脉的气候,
  变黑夜为白天;阳光里的血
  照亮活着的小虫。
  眼光中警告的进程,
  盲目的骨头;子宫
  在死亡里驱赶就像生命冲出。
  黑暗在眼睛的气候里,
  是一半的光;深不可测的海
  乱撞于无角度的陆地。
  那造就一片腰的森林的种子,
  叉开一半的果实;一半坠落,
  在沉睡的风中减缓。
  肉与骨中的气候,
  又湿又干;快速者与死者
  在眼前若两个亡魂游动。
  世界气候之进程,
  鬼影变幻;每一个受母爱的孩子
  坐在双重的阴影里。
  进程把月亮吹进太阳,
  扯下皮肤褴褛的帷幕;
  它抛开了它的死亡。

当微光再不锁住
  当微光再不锁住,
  却锁进我手指的长虫;
  不要诅咒海,它疾驰于我的拳头。
  时间之嘴像海绵吮吸,
  牛奶的酸于每一个铰链,
  吞干了胸中的水波。
  当海的乳汁被吮吸
  以及干燥的海底打开,
  我派我的家伙侦察天空,
  那天空的头发与骨头
  把我的物质的瓶口扎向他的肋骨,
  还以神经和脑筋缝补我。
  我的雷管已定时充满他的心,
  他吹燃就像炸药吹向光
  并与太阳一起举行安息日。
  当星星,假设形状,
  把睡眠的稻草拉进他的眼睛
  他在梦中淹死了他父亲的魔术。
  所有的流血穿上盔甲,坟墓中
  红头发的癌症仍然活着,
  白内障的眼睛蒙上了布匹;
  一些死者没剃掉灌木的下巴,
  苍蝇飞出血的口袋;
  他已经记住基督划过十字的死亡。
  睡眠航行于时间之潮,
  干燥的坟里的马尾草
  把死亡抛进忙碌的大海;
  睡眠在海床上滚动着沉默,
  那儿鱼的食物是喂养的阴影,
  而谁通过花朵潜望天空。
  当微光的螺旋翻转,
  母亲的奶像沙一样硬;
  我将我的大使送向光,
  由于机会的诡计他落入睡眠,
  施法招回死尸的形状,
  并从他心中抢走我的液体。
  醒来,我的睡者,面朝太阳,
  一个工人处于城镇的清晨
  他显示了留下的罂粟的马屁精。
  光之栅栏垮了,
  除了骑者,所有的一切摔倒,
  而世界吊在树上。

婚日纪念日
  天空已被撕破
  这褴褛的结婚纪念日
  在合拍的三年中
  双方徘徊在誓约的路上。
  现在爱已不存在
  爱及他的病人在锁链上哀嚎
  来自每一件真实,每一座火山口。
  卷着阴云,死亡撞击他们的房间。
  错误的雨中,他们太迟了
  呆在一起爱却分开。
  窗户灌汝他们胸中
  房门在他们头脑里燃烧。
1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狄兰·托马斯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狄兰·托马斯诗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