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剪西窗烛

清秋雨薇MOMO
2009-04-16 看过

“吃一口黄连吃一口糖,王贵娶了李香香。”这是多么熟悉的诗啊,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唯有这句不经大脑都能顺溜说出。 至于安娜,那个与沃伦斯基苦恋未果最终命丧火车轮下的悲剧人物也是耳熟能详。 唯独难以把这个土得掉渣的王贵和高贵优雅的安娜连在一起。 偏六六就把李香香撇开,硬让王贵娶了如花似玉的上海小资小姐安娜。 这本书看得有趣,几乎是一口气看完的。轻松,自然,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没有死去活来,没有声嘶力竭,没有绝望透顶,没有沉溺不醒。它不是那种要你深思,要你费神,要你泪眼汪汪的书,它就像一幅画卷,给你展示活生生的家庭生活。 家庭生活首先从婚姻生活开始。而婚姻生活真是这样,你跟一个人结婚,就意味着跟他(她)的亲戚老表都结了婚。你不可能对他们对她(他)的生活参与袖手旁观。你必须无条件接纳对方的生活背景。话说皇帝也有几门穷亲戚。以前看《一地鸡毛》看得心里发酸,这里却是看得有滋有味,让人不觉得生活的艰苦,全是因着六六的生活环境与生活态度的不同。安娜也要每年负责帮王贵家里卖梨,为此得罪人,经常清理旧衣服送到乡下。这些都是婚姻的附赠品。尽管安娜对王贵咬牙切齿,但她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是死心塌地的好。生活不就要个“好”字。跟着涡轮司机也许会过上另一种优雅生活,但目前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自己也被“王贵老婆”“两个孩子的妈”定格了生活角色,就由不得肆意地去变化。 电影《一声叹息》里说,夫妻间久了,就会没有激情,好像自己的左手摸右手,没有感觉。但真要断臂,却会很痛。《手机》里也有所谓审美疲劳之说。王贵和安娜风风雨雨了几十年,彼此也有过动摇。王贵是打死不承认,安娜也没有大吵大闹,于是就给王贵留了一条回家的缝。王贵因此总结给女婿“同志,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捉奸在床,打死都不能承认,一承认,这辈子就完了。”安娜也在涡轮司机的深情里差点迷失,但她最终对他说“时间就像河流,只能向前奔走,无法 回头。人不能同时踏进不同的河流,也不可能拥有所有的幸福。" 生活塑造了人生。真的是这样。没有馅饼,没有神奇,没有意外,这就是如常的人生。命定的角色,怎么都转不过去。夫妻间感情的撒播象钱包里的钱,不知道是怎么用出去的。怎么写流水账然后对账,总会对不上。夫妻间点点滴滴全是流水账。 六六说,王贵是她的最爱。其实我更喜欢安娜,尽管她有追求小资情调,比如她最听不得“拉屎”,一律要求用“嗯嗯”和“嘘嘘”代替。吃饭食物要再嘴中含化,不能上嘴唇打下嘴唇,用牙齿咬断,尤其不能发出声响。要求王贵每晚“用水”。。。。。。 对于王贵,这个安娜总认为可有可无的“种不好”却也在日子里让她逐渐心生怜惜。一次王贵回家进门就让安娜看到没关的裤门。安娜一声大叫后却只淡淡说“你长白头发了。”因为她仿佛看见王贵马不停蹄,连上厕所喝水都一路小跑的样子,自己心酸却不能让王贵觉得羞愧,她要保护他的尊严。没想到王贵因此上了心,担心自己的脱发问题,于是安娜经常“猫着腰,低着头,盯着地板,在家一圈一圈地溜达”只为藏起王贵的脱发,以便王贵自己找不到脱发也就不觉得自己在衰老。这段描写我看了几遍。这里没有情比金坚的山盟海誓,却让人从心里觉得安娜的善良与真诚的爱。 有一个有趣的情节:安娜在公婆刚来的时候带她上厕所,替她拉开了灯。过了许久不见公婆出来,赶过去看,发现公婆正起劲地把灯绳往上抛。老太太解释“你拉灯就闪,我灭它不是要扔回去。”安娜并没有因此歧视老人,反倒觉得她很会动脑筋。这个情节让我也象安娜那样笑到肚子痛。这种小情节在书里常会遇到,令人捧腹,也淡化了日子的粗糙与乏味。 王贵对男人的定义是叫女人孩子幸福的人。王贵的女儿得出的结论就是“要嫁就要嫁王贵。”而我的结论是“娶女当娶安娜”。王贵不是非要娶李香香,安娜也不是非要嫁涡轮司机。婚姻不是玫瑰色,好的婚姻就是娶(嫁)对一个人,彼此间牵挂着,细水长流的日子间共剪西窗烛。

5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5条

查看更多回应(35)

王贵与安娜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贵与安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