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也是一种诺言

于是
2009-04-11 看过
我常想,当母亲给孩子念bed time story的时候,被怪兽和杀戮吓到的人到底是母亲还是孩子?或许孩子会认为那是天经地义的:王子要夺回公主,必须挥舞利剑,必须砍下野兽的头,只因为孩子并不知道何谓残暴。或许,母亲才会害怕,只因担心孩子太相信世间充满了魔法,甚至认定巫婆肯定会被打败,公主一定能和王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童话的奇妙,不在于动物会说话、色彩丰富的森林秘境。我们所知的童话,或许只是一种精心处理过的美好意愿。童话的奇妙,其实在于它会——变。主人公永远是孩童、动物和植物,但对不同的人有变形,在同一个人的不同时段里也有变形。
用成人法则对童话重新诠释,这个不稀奇,很多国家、很多个版本,既有发挥淫邪特长的,也有专攻血腥镜头的。所以,这本书里对童话的续写并不是重点。
此处删除500字,免剧透,也免得和众多名家书评重复叠加。

喃喃自语的书,引发了多少和现实貌合神离的编撰啊!Ink Heart也是这样,因为那个世界,需要你我的想象为滋养,而且并无定论,你我都可以改造经典,把自己的人生和情感投进去,让原有的主人公在新的逻辑里做另一番演绎。
书,是孤独、忧郁的戴维唯一拥有的世界,他以为保护书就和保留母亲的存在一样重要。搬到继母家之后,他住在一间放满旧书的阁楼里,发现,书是会说话的,悄声细语,恍如惶惑。而此时,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了,二战时的轰炸逼得人心难宁,童话书痛恨报纸上的新闻——它们急功近利,处处是血腥、背叛和谎言。就这样带着童话的假面,击毁现实的不堪。
他总觉得,书里的世界披露了越来越多的诱惑,它们说,他将是王。而它们的声音里,最惶惑他心的,是母亲的声音,她说她没有死。他更觉得,对继母和弟弟的恨,足以让他不带留恋地钻过树洞里的缝隙……
恨和爱共同施力,一切都可以被抛在身后。

所以了,这是读者我所看到的重点。如何处理爱——弥留、失去和怀念,又如何处理恨?
没错,康纳利笔下的《失物之书》是颠覆了经典童话,但又自成一体,塑造出了一则动人又骇人的新童话。但毛尖在序言中所写的才是一针见血:还有什么比失去童年更恐怖的呢?
戴维在童话世界里逃亡,一点儿不比在现实世界里痛恨继母和弟弟好受。为了回家,他必须找到老国王的《失物之书》。而那本书,分明就是老国王对美好童年的回忆。这让戴维明白了:哪怕他没法爱现实——现实夺去了太多,不是吗?但戴维无论如何也不能命名自己恨的对象——因为
恨也是一种诺言,也会驷马难追。

真正的善,意味着面对残忍的真相;真正的恶,恰是躲藏在伪善的童话里一手遮天、称王称霸。
尤其是,假如你受过伤害,你恨过、也爱过,你会明白:童话从来不是避难所,恨和爱都该有节制,而想追回失去的美好?那必将意味着逃亡。

看过这本书,我想到曾经恨过的人。然后问自己,假如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称王,只为了抹杀他,我会不会说出那个名字??

151 有用
9 没用
失物之书 失物之书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失物之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物之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