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做一件事

Sahmoli
2009-04-09 看过
原文在这里:http://lijuan.yo2.cn/2009/04/09/%E4%B8%80%E7%94%9F%E5%8F%AA%E5%81%9A%E4%B8%80%E4%BB%B6%E4%BA%8B/

       作为一个在青藏高原上研究野生动物的博士生,我有幸和夏爷爷一起出过几次野外,很多次听他提起这片他童年梦中的“香巴拉”,听他讲如何多次跟随羌塘的藏羚羊去找寻它们的产羔地点,讲羌塘藏族短暂的迁居史以及他们现在的生活状态。但是直到看到《西藏生灵》这本书,我才把夏爷爷跟我讲过的一点一滴串成了一个完整的、立体的故事。里面许多近距离的野生动物照片、对生态系统朴实生动的描述,以及对当地藏族真实生活状态的记录,为我们描绘了羌塘广阔、壮美的图景,它偏僻、不为人所熟悉,但却充满着生机和诱惑力。
       此外,作为一个野生动物学家、保护生物学家,对于如何看待人与野生动物、自然环境与宗教和文化之间的关系,夏爷爷向我们展示了他独特的视角和理解,这也是我觉得这本书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我们知道,就是在他与众多合作者的不懈努力下,中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羌塘自然保护区才得以成立。



看完了最新翻译出来的乔治.夏勒的书-《西藏生灵》,摘抄里面最喜欢的三段话:

    无论何时,一个人在异域工作,最需要的就是关怀、帮助、感情交流和信任,而在西藏的多次旅行中,正是凯给了我这样的安全感,就像前几十年我们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漫游一样,不论是呆在帐篷里我的身边还是钻在睡袋里只露出金黄的头发,或是在美国等我回家,她总是我的情感中心。对于她的奉献、支持和陪伴,我表示最深切的感谢和爱意。

    在两个月里,我在集中不同的现实中穿梭生活:在康涅狄格州的家里我是一个郊区居民,在北京和拉萨与政府官员商谈时我是一个外国专家,在牧民的帐篷里我是漫游的动植物学家,而现在我与历史比邻而居,成为石器时代的猎人。

    保护问题大多很复杂,而解决方案要兼顾原则与可操作性,就更为复杂。生态保护就如同神话中的九头蛇,砍掉其中任何一个头,马上又会长出两个头来-旧的问题刚刚解决,更多新问题又出现了。


每次看夏爷爷的书都不禁感慨:夏爷爷平常少言寡语,其实是一个内心世界非常丰富的人。

看夏爷爷的文章举重若轻的讲述复杂生态系统内部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总会有种错觉觉得做野生动物研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真正开始去做才知道,原来那些灵动的文字背后是夏爷爷专注于野生动物领域五六十年的积累的结果,比如生物地理、遗传、进化、动物行为、甚至考古学等等。

我一度认为在“google时代”,我们不需要去记忆太多“知识”。可是后来我相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人工智能”“语义网”这些技术的实现还是无法去超越人脑的神经系统对于复杂相关知识建立联系的能力。而且“人工智能”“语义网”也是建立在一些知识已经被发现且被描述的基础之上的。所以,像夏爷爷这样的对一个领域的相关知识的长期积累还是必需的,它是我们的大脑神经对知识建立联系的基础。然后我们才能在联系的基础上去产生洞见。而且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是如此。

所以就像彭明辉教授说的那样:“们所需要做的无非只是想清楚自己要从人生获得什么,然后安安稳稳勤勤恳恳地去累积就是了。”
10 有用
0 没用
西藏生灵 西藏生灵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西藏生灵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藏生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