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弗洛伊德忽视的几个问题

一山·象数演义
2009-04-05 看过
当我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吃力。事实是,这本书我拿起了两次,第一次拿起来翻了几页,我实在难以忍受下去,放下了,第二次拿起来的时候亦同样有这样的感觉。我既感觉弗洛伊德在表述他的理念的时候,太过于哆嗦,亦太多于浪漫,简直有点不着边际。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克里斯那穆提,那位寻找灵魂的智者,我看了他的那本《爱的觉醒》的书,真正体会了一番形同嚼蜡的感觉。但我还是继续看下去了。只是我不打算用原来的方法去看,也即跟着作者的观点去看,而是用我的已有的知识架构去看,这样,我发现看起来轻松了许多。我理解了克里斯那穆提,也理解了弗洛伊德。我理解克里斯那穆提,因为我想到了那些玩电脑游戏的人,这些人是这样的痴迷,数量又是这样的多,这和克里斯那穆提的观点又有什么区别呢?玩电脑游戏的人痴迷的是一种虚拟的世界,而克里斯那穆提带着跟随他的人去的是他精心构建的心灵王国,这又有什么错?我理解弗洛伊德,因为,对于他刚刚接触的一些概念,并且对这个概念所包含的内容又未完全认知的时候,又如何期待他有条理地、清楚明了地对你进行描述呢?

因为我并不太了解哪些理论在弗洛伊德之前就有,哪些是他原创的理论,所以,我只是以现在的角度审视他的理论。而暂时无法站在历史的角度去评判他。因此,我对他的不同意见会多些,而缺少赞同的地方,实际上,这些评论并非针对他本人,而只是对他理论的一种探讨和补充,这一点是需要说明的。

弗洛伊德开了潜意识的先河,但他并未完全认识潜意识,确切地说,是他并未认识到潜意识的产生的根源。同时,他对于显意识产生的根源也不完全清晰,这使得他后面的研究因此产生了很大的偏差。潜意识产生于社会公共属性,产生于人类自然进化中的经验。意识是对客观实在的感知,这其中既包括精神,知觉,亦包括潜意识。显意识是能被我们所感知的那部分意识,很显然,显意识并不包括潜意识。但显意识可以部分地转化为潜意识,而潜意识又会在适当的时候转化成显意识。关于潜意识的产生根源,我在其他地方已经有所陈述,这里就不哆嗦了。

潜意识如同海底,显意识如同海面。潜意识起作用,则显意识就会有反应,同样,显意识有作用时,潜意识就有反应。又恰似天平,一边是潜意识,一边是显意识,我们可以通过天平的平衡状态而知道潜意识与显意识的情况。探知潜意识可能较难,然而,我们却可以通过显意识而探知到潜意识。人的异常的思想与行为的对立面即是潜意识。比如,一个人强烈地试图控制自己的性欲,那他潜意识恰恰就是对性欲的要求,当一个人很沮丧,颓废时,他的潜意识恰恰是对激情、振作的渴望。当一个人说痛恨什么的时候,他潜意识却对此怀有无限的爱。这是极大的矛盾,一个人的痛苦正是由此冲突而产生出来。但是,如果不去认训潜意识,我们将不可能知道这其中的冲突与矛盾。

弗洛伊德把我分成三个部分:超我,自我,本我。就像前面说的,因为他并未认识到潜意识及显意识产生的基础或根源,而我的三个部分又分别反映的是潜意识与显意识,所以,尽管他意识到了我的不同属性的存在,却不能对这不同的我进行清晰地说明。实际上,超我就是人的社会属性,也即现实中的、通常被我们所感知的叫作“我”的我,而本我则是指潜意识。弗洛伊德认为,还有一个我在掌控着超我与本我,在这二者之间进行调控,他把这个我称为“自我”。这样的区分也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好像意义又不是很大。但这并不防碍我们对于潜意识与显意识的认知。而事实上,他这一提法又是相当有意义的,但到目前好像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意义。也就是说,在潜意识及显意识之外,真的还有一个属于我的部分存在,也即人的自然属性,我把它叫作物我。这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一个概念。我会在其他地方进此进行说明。

弗洛伊德理解的自我实则就是身体,我们物质的身体,这是连接潜意识与显意识的介质。

因为弗洛伊德对潜意识与显意识产生的根源不清楚,使得他的认识很有局限性。比如,他认为“宗教、道德和社会感——人类最高级东西的主要成分。最初是同一个东西。根据我在《图腾与禁忌》中提出的假设,它们的获得从种系发生上讲出自恋你情结。”很显然,这样的认识是有偏差的。宗教是人们对于自身的局限性而向外寻求的可以使自己强大完美的需要之上产生出来的。道德是人类作为群体生存和发展中所积累下来的公共意识和社会准则,社会感是道德在人内心的影射,这与恋父情结没什么联系。他认为,“超我实际上起源于导致图腾崇拜的经验。”“自我基本上是经过特殊分化的本我的一部分。”从中不难看出他的局限。实际上他在描述这些的时候是互相矛盾的,这也正是起初让我感到难过的地方。

弗洛伊德把爱欲或性本能及破坏性本能作为人类的两大本能,这也不免片面。性是人的本能,但不是全部的本能。其他本能还包括求生的本能,饮食的本能等。他对破坏性本能的描述是很牵强的,他只是从“施虐狂”那里感知到人的破坏性的存在。但他只是站在一个点上,而不是站在整个人类的角度来看问题,当然这样理解是片面的。正是因为他太偏执于性,认为人的所有活动都是在性的基础上产生的,原欲(力比多)是人活动的能量源,这最终导致他在他的研究上始终存在片面性。

毫无疑问,弗洛伊德对于群体心理的认识也是很不够的。他所认为的群体是指某一群人的心理,而非整个人类共有的心理,他只是站在一群人的角度研究他们的心理,而不是站在整个人类,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待。当然,研究某一群体的心理也是有意义的,但那已经与我们所探讨的问题相去甚远。集体意识正是时间沉淀的结果,而不是因为一群人的凝聚而产生的。社会心理是产生超我的基础,正是因为他并未完全认识到社会公共心理,因此,他对于超我的理解也很局限。

因为弗洛伊德认为原欲是人的一切活动的基础,因此,在他对梦进行研究时,几乎完全是建立在性的基础之上的。这显然非常地片面。但他那时也只能认识到这么多了,所以,依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宁可自相矛盾,却绝不愿意承认愚蠢的谬见误解,因为这个谬见误解,也许会消灭我们在梦的问题上一切苦心研究的结果;而且会将梦和梦的潜在隐念混为一谈,则主张梦的隐念如此,则梦一定也如此”。他所说的“谬见误解”是别人对他的质疑。他对自己对于性的见解非常偏执,事实证明他的这种偏执是非常有意义的,这使得他在性方面做了非常深入地研究,特别是对于梦的解析方面,尽管开始我认为性并不是梦的全部,但在实践中我却发现,性与大部分梦都有关,并且,用弗洛伊德的分析方法,很容易地解开一个梦。而至于与性无关的那些梦,在解梦方法上也是大同小异的。

因此,我不得不向他致敬。

对梦感兴趣的朋友可加入“梦&解梦”小组一起探讨:http://www.douban.com/group/89937/
17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弗洛伊德心理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弗洛伊德心理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