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大理论与经验研究

[已注销]
2009-03-28 看过
想想还是在这篇文章贴在中文版的自杀论后面吧,因为观众可以稍微多一点。

涂尔干的自杀论常被认为是定量统计方法在社会学研究中应用的开山之作(其实此说并不准确,同时代用定量方法的还有杜波伊斯),确立了社会学实证研究的典范,最起码,毫无疑问的一点是,涂尔干的自杀论比马克思和韦伯的研究更“像”今天大多数社会学家所从事的那种社会学研究。可是究竟像在哪里呢?这点是要深究的。

自杀论开篇仅对“自杀”这一概念作了详细的界定(而事实上涂尔干在随后的经验研究中并没有很好地贯彻他的这个定义,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方法上的问题,以后可以另撰文详细说明),并且说明了为什么从个人心理层面研究自杀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自杀率。然后就开始分析气候、环境等等对于自杀率的影响,而这一百多页的两大章无非是为了证明其实气候等等因素是不影响自杀率的,这书要搁在今天写,这两章是不会出现的。接下来涂尔干开始分析“社会因素”。他几乎是直接就进入了变量与变量之间关系的分析——自杀率和宗教信仰之间的关系,自杀率和婚姻状态之间的关系。然后寻求理论上的解释——当然是“社会整合”方面的理论的解释。这个过程非常像传统的方法教科书上说的“归纳”研究,因为几乎就是从经验材料出发的。

但事实上这个判断和我们的直觉正好相反,《自杀论》肯定不是一个归纳研究。我们都知道涂尔干关于社会整合的想法是在他研究自杀问题之前就已经有了的,他当然不是通过观察自杀率和宗教信仰之间的关系而总结出社会整合这样高抽象程度的社会理论的。我们都会说,在很大程度上,自杀论这本书是涂尔干在一个已有的理论框架之下做的经验研究——不是用经验材料检验或者证伪理论框架本身的正确性,而是通过解释一种社会现象来展现他的宏大理论在应用于各种社会现实问题的时候非同一般的解释效力。如果把自杀论看成一个个案研究,它在方法上最“优雅”的一点就是选取了一个长久以来大家都认为完全是个人选择的一种行为——自杀,涂尔干试图告诉大家,即使是这样一种看似全然由个人的性格、经历、一时的情绪所影响的行为,也是由社会结构所决定的。当然我们并不知道涂尔干是不是真的出于这样一层考虑而选取了自杀作为研究的对象,但是难能可贵的是他在书的最后一部分讲述自杀和其他失范行为的关系的时候,对自杀的这一层含义做了非常详细的介绍。这就是我前两天说的“为自己所选择的方法自圆其说”。没有哪一种选择必然是对的,方法用得好坏关键在于你如何为自己的选择自圆其说。

所以,自杀论肯定不是一个归纳法的研究,那么,难道它就是一个演绎法的研究吗?或者我们可以说,按照今天的学术规范,自杀论完全可以写成一种演绎法。先告诉大家理论框架,提出一个命题作为假设,社会整合程度高,失范就少。然后概念操作化,deviance用自杀率来表示,社会整合程度则由宗教信仰家庭等等一系列变量来表示,前者是依变量,后者是自变量。然后,如果涂尔干能申请到一大笔研究经费的话,他可以自己组织机构来收集经验材料。在收集经验材料之前还得预先想好变量之间相互影响的机制是什么。比如信天主教的人比信基督教的人更不倾向于自杀,中间变量是free inquiry,最好还能想出方法来测量这个变量。然后数据收上来开始跑回归模型。

今天我们看自杀论,觉得好些地方可笑。大致原因还在于涂尔干的时代里,社会学研究的数据收集工作并没有制度化。即使在今天的中国,这项工作也没有制度化专业化。于是涂尔干得用警察局弄来的二手数据。而二手数据最要命的一点就在于它并不总是包含着你想要研究的变量。所以涂尔干的自杀论表面上是基于实证的经验研究的,其实涉及中间变量的时候,几乎从来都没有实证数据支持而全靠他一人yy,而这个yy又是在极大程度上出于他早就已经框定的宏大理论。涂尔干生活在“前回归模型时代”(这词是我自己编出来的),于是他最多只能同时分析三个变量,并且对与变量之间可能产生的交互作用束手无策。这个我们当然都不能怪涂尔干,毕竟他生活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统计显著性”的时代。

而涂尔干对于自杀的分类更是出于理论的。他在开篇就说明我们不能从警察局的记录当中来寻找自杀的原因,因为那些记录往往是不准确的。(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涂尔干意识到了对于自杀原因的记录是不准确的,却似乎没有意识到对于自杀本身的判断就很有可能是不准确的,这点可能是为后面现象学的批判落下口实最多的地方。)然而他也没有说自杀为什么一定要分成egoistic altruistic anomic这几种类型,他就这么一章一章接着写下去了。真是他从经验材料里面总结出来的呢,还是他脑袋里面早就分好的,或者两者交替进行产生的结果?这些我们都无法从自杀论这个文本里面找到答案了。

这篇文章实在写得有点文不对题。

今天为什么大家没有兴趣来讨论这个问题了呢?因为在很大程度上,今天的学术研究是有明确的分工的,做经验研究的人越做越琐碎,而做理论的人也像是刻意规避着经验研究。传统方法教科书上写的所谓,从涂尔干的理论中找出一个经验命题再到数据当中去做假设检验,这纯粹就属于一种思维的实验,事实上现在没有人这么做研究。人口学那群人做研究很大程度上是不需要理论的,他们写研究计划绝对不会从涂尔干开始,总是一个非常具体的经验问题:残疾人为什么不工作?什么原因让母亲选择母乳喂养?而研究理论的人也真就是从概念到概念。当中的地带也确实有很多人的,但是经验研究一具体,宏大理论的意义就被处理得像一层背景色了。
169 有用
5 没用
自杀论 自杀论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自杀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杀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