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ing with movie

Florence
2009-03-27 看过
先截这些吧#

戏剧关注的是个人的决定、行为以及这二者带来的结果。
不管什么样的装备,说到底都只是一种表象。因为真正重要的是英雄的内在,而不是外在。
角色一定要有所变化,正是因为他没有变化的能力使得这部电影成为了一个悲剧。
对某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除非他自己决定。
影片主角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能够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负责。
如果一个真实任务重要到值得为他拍一部电影,观众显然已经知道了故事的重点,那么主要问题就是决定故事从哪儿开始。这个决定比那些传记事实更具有创造性,因为它决定了究竟要展示多少伟大的不可确定的中间部分,而这才是每个人生的独特之处。
一个人能给予另一个人最伟大的礼物就是认可、褒奖他或她的个人潜力;而最恶毒的诅咒就是使某人对自己的能力失去信心。
我们看见因,但是果--往往是疼痛,则被阻断了。
敌人的死亡往往是在一个远远的镜头,而好人的死亡用的则是特写。
要治疗乏味就得出其不意。所以大多数动人的故事都充斥着有意的误导。
正是逆转、对立、自相矛盾、不可调和使故事变得生动有趣。
没有一个天生有趣的人物,只有有趣的人物关系。
我们的决定和行为定义了我们的性格,决定了我们是谁。
对选择的限制通常都会增加兴奋、兴趣指数。
生活中一个人要想达到目标可以有很多不同选择,但在电影里往往只有一个。英雄必须足够机智,了解哪个是最重要的选择。
所谓艺术家就是那些不懈追求自我想象的人,他必须不断地与妥协作斗争。
悲剧通过持续上升的动作累积紧张,最终到达情绪的高潮。与此相反,喜剧累积紧张,然后通过笑声释放。
喜剧不仅肯定了感受的重要性,还对不确定性和反常规性赞赏有加。通过打破社会法则和其他法则,喜剧创造着一种不和谐。喜剧吸引我们,温暖我们,让我们在生命的苦痛中得到缓释,但是我们记起的却常常是悲剧。也许是因为我们总是记起痛苦多过忆起欢乐,也许是因为悲剧暗合我们的终极命运--失落、衰败和死亡的终极命运。
喜剧呈现的总是一个力量提升的过程。
同情跟认同直接相关,而认同是所有叙事成功的基础。同情绝不仅是一种肤浅廉价的感觉,而是一个思考的过程,一个引导我们去理解角色的过程。
宿命是一种超乎个人意愿控制范围之外的力量,它从后面推着你。命运则像一块磁铁吸引你奔向你想要得到的那些事物,它在前面吸引着你。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某个决定的施行效果很好,我们会把所发生的归于命运;如果很糟,我们则把它归于宿命。
细节往往能赋予故事真实性,让它变得真实可信。
真正重要的不是细节本身,而是故事的精确。因为它使故事可信而有趣。
记录片的结构是离心的,而戏剧的结构是向心的。记录片关注的是外部事物,如人物、文化、组织、历史事件和新近事件,因此就像离心机,它的力量指向是向外的,指向其所涉及的那个真实世界里的事物。而戏剧性的电影,邀请观众忘却他们所知的那个真实世界,进入由电影创造者营造出来的假想世界。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电影的力量的更多书评

推荐电影的力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