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到出发的地方

hellen
2009-03-19 看过
   当看到书的最后,诗人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丝气力说出对母亲的爱时,我没有感动,却有一丝悲哀。他的确是非常非常的疲惫了,没有力气再追求“别处”的生活,他最终回到了他一直要挣脱的“这处”,这处安全的母体,出发的原点。他选择了妥协,所以诗人死了,不仅在肉体上,作为一个诗人,他也死了。
    在生命的最初,我们一直在逃离命定的东西,那些附加在自己身上的无法选择的环境、身份,包括母亲的爱。诗人一生都在逃离母亲的烙印,包括她的爱。他向往那个不在母亲身边的男人,几次对挂在墙上的父亲照片感到骄傲。这是每一个成长中的孩子渴望挣脱的束缚,那种以爱的名义的束缚。他要挣脱母体,他要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但是,这条逃离的道路却异常艰辛。他通过诗歌来证明自己拥有独立的思想,通过女人来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而不是男孩,通过融入一种新的政治制度表达自己对过去的彻底否定。
    是的!诗人的所有都是要对过去进行全然的、彻底的否定。如同书中所说:人类的解放要么是彻底的,要么就根本谈不上解放!还有:尤其不要愧疚!否定就是要否定,不论对错的全然彻底的否定,否则就谈不上自由,谈不上解放。这就是年轻人喜欢革命的理由!在那个时代,每个年轻人都为诗歌、青春、激情、革命、甚至鲜血而激动着。那是他们的一次集体的成人礼!
    但是,我又要说但是。在生命行至青春最绚烂之处。诗人死了,这个发表了很多诗歌,拥有了女人,甚至走上了政治前台的诗人死了。
    我们不应当无视一个男人是通过何种方式,在什么样的生存环境下死亡的。正如革命家只能死于火焰中,他们的一生成了炽热的信号,成了灯塔的光芒,照耀着以后的漫长时空。而诗人没有如一个革命家般地死去,尽管他一生向往并追求成为革命家。他只死在了母亲的怀里,可怜的他死前并没有看到火焰,而是看到水,如同突然看到了极大的恐惧。这恐惧来自他一直竭力要否认的东西——他不是女人!正如在最后章节里革命者对他的怜悯像是一个无法承受的侮辱,他必须反抗他不是女人。他永生希望自己是一个革命者,火一般的男人。
    他生命的最后感到了恐惧,他没有成为他要成为的男人,他一生都在证明,在摆脱男孩的梦魇,还有他也不是女人,他是男人!男人要做的事情是拥有女人,去革命,与过去与旧世界告别!去创造一个新世界!
    但最终他在彻底绝望中想到了死亡。他没有真正的拥有女人(他的痛苦和敏感之处就在于它没有办法全然彻底的占有她,他只遵从他的绝对标准:全或者无,生或者死。如果不是全部那就等于没有。)他的诗歌没有得到全部的尊重,一开始是他自己为了政治谄媚而背叛自己的诗歌,到死前也被他人侮辱。他诗歌的独立性遭到了质疑,也就是他本身的独立性已经被怀疑。他感到受辱而想到死亡。
    诗人最后真的死亡了。的确,到了这里,他必须死了。他所追求的一切开始幻灭。他已经没有脸面再面对自己。他也没有力气再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去战斗了。他输了,他回到母亲那里,对母亲的憎恨变成了疲惫的爱。除了她,他还能拥有什么呢?只有这处是安全的。梦想不是现实。革命时书写的口号是错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成为一个革命者,甚至一个诗人。他只是一个男孩子,无法真正长大的男孩。死前母亲还强调说你很漂亮,你很像我。多么悲哀的诗人,他死前听到的是一句他最不想听到的实话。他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完成成人礼。他像无性的孩子,或者是女人,就是不像他想成为的男人。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生活在别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在别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