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尽梨花月又西

季初_Hatsuko
2009-03-08 看过
圆月清辉,执箫人皎洁如梨花。一曲《小重山》,廿岁梦一场。

 
容若与琳琅,便隐隐约约是那宝黛的影子。她孤苦无依投奔而来,于悲恸之时遇见他,潇洒风姿,神仙公子。但纵是他殷殷地盼,纵是她隐忍地等,缘分从来就不完整。人常道是,落花有意水无情,却不知,翩跹飘落的残英是自己,潺潺流水,是那不可企及的命与缘。

 
冬郎,此生,便是这般了。我向来是薄福之人,亦不敢企求什么。只盼彼此两安罢。

 
这才是聪慧女子的做法。既然注定无缘,不如将过去深藏。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她不过是想求一个安稳,不过是想要一个依靠。那銮座之上的清俊少年帝王,赠予她深情与完满,六宫粉黛,皆不及她的清浅温雅。午夜醒转,她望着他山廓似的熟睡背影,心中尽是柔软与安然,仿佛他们只是这世上最普通的一对夫妻,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琳琅曾经爱过容若,但对玄烨,又有谁能说那只是虚意承欢?一入宫门深似海,那重重明争暗斗的波澜,不是她适合的生存之所。她太单薄无依,却承受了偌大的恩宠,如何能令人不嫉不恨?白玉连环,紫玉如意,件件指向她与容若的青梅竹马——彼时确是一双如玉小儿女,也怨不得皇帝要心生妒意。或许是因了那解不开的眷恋,他虽是又气又痛,却用尽办法也要保她周全。又或是,他在静夜沉思时,仍是信她的。他是明君,如何能读不懂得身边人的眼眸?


那见惯宫廷是非的太皇太后,隐隐从这个睿智的孙儿身上,看见了顺治的影子——“那样多的人,她不是最美,也不是最好,甚至她不曾以诚相待,甚至她算计我,可是皇祖母,孙儿没有法子,孙儿今日才明白皇阿玛当日对董鄂皇贵妃的心思,孙儿断不能眼睁睁瞧着她去死。”——只因这一句,我爱玄烨胜过爱容若许多。

她怔怔地望着面前的少年,恍然是当日的福临。于是柔黯了锐利的眼神。

她放过琳琅,却是以玄烨答应忘记这段情意为条件。

于是宫中有了“不受宠”的良妃,还多了个活在别人影子里的和妃。

锦绣年华,只能在这寂寂深宫里,一丝一缕地化为香艳却凄冷的尘。曾经有过什么,又失去过什么,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她命锦秋点了蜡烛来,伸手将那笺在烛上点燃了,眼睁睁瞧着火苗渐渐舔蚀,芙蓉色的笺一寸一寸被火焰吞噬,终于尽数化为灰烬。她举头望向帘外,明晃晃的日头,晚春天气,渐渐地热起来。庭院里寂无人声,只有晴丝在阳光下偶然一闪,若断若续。幼时读过那样多的诗词,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这一生还这样漫长,可是已经结束了。”

 
那袅袅的沉水香,亦无知无觉地燃尽了。

 
“良妃,王氏,满洲正黄旗包衣人,内管领阿布鼐之女。入宫后,于康熙二十年生皇八子胤禩,三十九年十二月册为良嫔,未几进为良妃。五十年十一月二十日薨。”

 
凉薄的风携了萧瑟吹来,梨花悄堕,遍洒玉阶。
不知金殿之中,可有那莲青色的身影入梦,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7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寂寞空庭春欲晚的更多书评

推荐寂寞空庭春欲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