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媚少年,夕暮成丑老。

夜翼
2009-03-01 看过
相隔8年,不知土屋先生看到了多少生离,多少死别?

这本08,从头到尾浸满了黑与白的对比,生与死的重叠,情与欲的纠缠,爱与恨的角力。薄薄的不足400页,却浓缩了数曲哀歌。

真的,说到纯本格的两个迷诡设计,虽依然精心而缜密,奇异而别致,当然也绝对有可行性,但放置在如此浓重的文字中,也许只是森林中一颗较高的树木,水流中一块凸起的石头。

反之对于千草这些名侦探们的描写,土屋先生却不遗余力,素笔白描,用眼睛发现破绽,用脚步丈量时间,用对话支撑思想,用直觉测试人性,笔力之精之劲,读来滋味无穷。

作家对作家的致敬,文字对文字的崇敬,无奈的生对决绝的死的质疑,串联了整部作品。其实08有些精致的过了头,但却丝毫感觉不到雕砌的痕迹,只有合上书后才能感叹作者的技巧。因为阅读中不经意间你已经看到了无赖派的痛苦,就如同坂口安吾在《白痴》中说“生活本身像路边的马粪般地被踩得一塌糊涂,太阳一晒干,风一刮就吹得无影无踪了"。虽然本书开篇即用的太宰治,然而这一脉相承的堕落与绝望,是否也是作者有意带领我走的一条阴暗的异途?

自己的痛苦别人永远无法知晓,我喜爱的阮嗣宗1700多年前就吟诵过这样的恐惧:朝夕之间,须臾已易。



                       另:题目出自阮籍咏怀诗八十二首之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盲目的烏鴉的更多书评

推荐盲目的烏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