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檀木香,旖旎梦境临

锦色
2009-03-01 看过
    迦楼罗火翼的《燃犀奇谈》一直被我摆在床头,不是不喜欢,而是想等某个闲适的午后,坐在阳光下细细品读,因为隐约中总是觉得这书将会把我带进一个散发着淡淡檀木香气的悠扬梦境。
  迦楼罗火翼说:我生长在扬州城一角的老房子里,终日与屋宇间盘踞了数百年的幽暗为伴,任何小孩子都会产生奇妙的幻想,并且渐渐模糊了这幻想与现实的界限。于是,我被她泛着檀木香气的文字带到那个南方小城,借“燃犀少年”的眼耳窥见彼岸那居住着古老神灵的领域。
  
    燃犀是一个传说,传说
  世界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一层层的花瓣叠压着,彼此隔绝又紧密相连。
  在昼与夜、山与海、繁华的都市与宁静的乡野构成的那片花瓣上,人类生存着;看不见也听不到近在咫尺的另一片花瓣上的光影与飘荡的声息,于是,人类便心安理得地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而且从不怀疑。
  直到某天,一个名叫温峤的人在牛渚矶滨点燃通天犀牛角,那不可思议的光芒竟然照出潜伏在水底的精灵鬼怪!在这占光片羽里,世界之花的本相一闪而逝,温峤如愿以偿了,但付出的代价却是他的生命。
  这个化为传说的男人也许并不知道,有种人能像点燃的通天犀角那样映照出彼岸世界,这些人和他一样生活在这片花瓣上,因为能让彼岸世界无所遁形,因此借了他的典故称为——“燃犀”。
  
    书中少女火翼与其堂弟冰鳍是能感知彼岸世界的燃犀少年,正因如此,接连二三的卷入奇异事件中。人,神灵,精怪……一一登场,带着不同的故事在笔墨间演绎出动人的篇章。
  我一直钟爱那些关于神灵的古老传说,并且坚信经久的事物定会带上某种奇异的力量。而读《燃犀奇谈》总会让我觉得像是自己曾经模糊的幻想遇到了适合的土壤,生长出了覆天藤蔓一般,有种梦境再临的感觉。但又有所不同,就好像我的梦境只是冬日里攀附着墙壁的枯枝,而《燃》中的梦境则是夏日里覆住了整座楼宇的葱郁藤蔓,它们不再是枯枝模糊的影像,而是有着蓬勃生命力的繁盛花木。所以,我是爱极了《燃》的,它把我带到了梦境与现实的交界点,让我找回了自己失落已久的对于传说的幻想,和一双面对世界的清明的眼。
  《燃》中讲到了许多神灵,那些神灵有时真实得让我觉得不像神灵,有时又优雅高贵得让人想匍匐在其脚下虔诚的膜拜。
  《燃》中的神灵太温柔。他们有着太多属于人的情感,会悲伤,会孤寂,会执着,会爱。然而,这所有的情感又太过纯粹,他们爱就爱了,执着就执着到底,孤寂又会孤寂得让人看了都会觉得心碎。拥有强大的力量,却没有如人类般贪婪的欲望,他们就真如迦楼罗火翼说的“屋宇间盘踞了数百年的幽暗”一般,只是安静的在属于自己的领地生活,若是有人越这界限也只是索取自己应得的,多一分不要。而这“索取”又与其他故事中“神的怒气”之类无半点牵扯,因此更值得敬畏。
  《燃》中的神灵太淡漠。千百年对人类来说近乎于永恒,而对他们而言却只是白驹过隙的匆匆瞬间,所以他们可以用清明的眼看世事繁华。人自以为可以囚禁神灵,自以为可以献给神灵什么,自以为神灵想要从自己身上索取什么,其实人囚禁的,祭献的,索取的,都不过是自己的欲望和贪婪。天边,神灵的眼依旧清明,淡定且安然的睨视着如跳梁小丑般的人类。
  《燃》中的神灵太优雅,像一场梦境让人迷醉。孩子气的阳炎,执着的雪神,寂寞的天狮子……他们在铅字间现出精致美好的脸,经年月的洗礼仍不改最初的纯净,像一面古镜,带着岁月沉淀下的睿智和“一出生便是这种形态”的纯真,映出身边人类的万千姿态……
  我不敢谈对这故事有多深的理解,写下这些也只是因为太喜欢这故事,喜欢那些生性淡然神灵、精怪,和一些我从奇幻故事里看到的真实。
  我开始喜欢上扬州那样的小城,迦楼罗火翼让我坚信,在南方那些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小城定沉淀了一些悠久的记忆,去看看走走或许会找到遗失在童年和少年岁月里的悠扬梦境,泛着檀木香气,有午后阳光一般的静谧和安然。
2 有用
0 没用
燃犀奇谈 燃犀奇谈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燃犀奇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燃犀奇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