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东南部炼金术实践

弗洛夏姆怪人
2009-02-28 看过
保罗·科埃略是巴西有名的富翁,人人都称道他获取财富的骤速。但私下里对于他熟通炼金术的猜测,却从来没有停止过。保罗知道这源于他年少时的疯狂,谈到这段经历,他总是默默微笑。

 年轻时的保罗特立独行,因为信仰,大学退学,开始像嬉皮士一样四处流浪,热衷于魔法、吸血鬼、炼金术,并接触了一些秘密团体和异教徒。在这些人中,保罗认识了一个来自东方的吉普赛人。他从那个奇怪的老人那里得到一本撕裂的书和一个奇形的炉子。自此保罗开始了自己的炼金术生涯,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里约热内卢,隐居在东海岸的丛林中,倚靠一块巨石,架起炉子,煅烧金属。他是从那本残书中获得的灵感。书中记述了一些著名炼金术士的故事:他们耗其一生,将自己禁锢在实验室中,致力于金属的提纯,他们相信,一块金属经过许多年的锻炼,最终会摆脱其固有的全部特性,余下来的则仅仅是“世界灵魂”,这是世上万物所共通的内容,炼金术士们将这一发现称为元精,元精分为两部分,液体部分叫作长命液,使人消除病痛,长生不老;固体部分则称为哲人石,一小块哲人石就能使铅变成金子。

 书的撕裂处是一个故事:

在昔日美丽的黎巴嫩森林里长出了三棵雪松。它们目睹了所罗门派遣的一支以色列远征军来到此处,后又看到了与亚述人交战期间血染的大地。它们认识了耶洗别和先知以利亚,两个不共戴天的死敌。它们观察到字母的发明,并被过往的满戴花布的商队弄得眼花缘乱。它们曾经就前程问题进行了一场对话。“目睹所有一切之后,”第一棵雪松说,“我想变成世上最为强大的国王的宝座。”“我愿意成为永远把恶变为善的某种东西的组成部分。”第二棵雪松说。“我希望每当人们看到我的时候,都能想到上帝。”第三棵雪松说。又过了一段时间,伐木人来了,三棵雪松被砍倒,一只船把它们运往远方每一棵雪松都怀有一个愿望,然而现实却从不询问何为梦想。第一棵雪松被用做修建一个牲口棚,剩余部分则用来做马槽。第二棵雪松变成了一张十分简陋的桌子,随即被卖给了一位家具商。第三棵雪松的木材因为没有找到买主,便被截断放进一座大城市的仓库里。三棵雪松深感不幸,它们抱怨说:“我们的木质虽好,却没有人把它用于某种美好的东西上。”

 书在此戛然而止,时间也在慢慢流逝,保罗不停歇的看着炼金炉中金属的变化,同时也为自己最近的梦而烦恼,他梦见夕阳下,在埃及的金字塔旁,一个老人对他说:“来到这里,我将给你宝藏!”作为一个炼金术士,保罗不会动摇,但已经连续两次做了同一个梦了,保罗开始犹豫了,他看着科科瓦多山上的基督像,基督张开双手,他觉得:我是该出去走走了。保罗将炉子和书埋在巨石旁,又开始了自己的旅行——埃及,金字塔。

 保罗将自己仅有的钱买了船票来到法国,现在他必须徒步行进,从法国南部穿越比利牛斯山脉,抵达西班牙加利西亚地区孔波斯泰尔的圣地亚哥。这是中世纪三条朝圣路线之一,保罗走了三个月,近六百公里的路程。然后偷渡到埃及,这是一段神奇之旅。不过保罗知道真正的旅行才刚开始。他必须穿过沙漠才能看见金字塔。在烈日下,沙漠的统治者是天空中的秃鹫,他们看着旅人们倒下,啄食其肉;沙漠中的风十分可怕,他会让你更加干燥,当巨风刮起,它会掩埋一切。保罗身边的水越来越少···

 第一天

保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帐篷中,一个阿拉伯打扮的老人坐在他身边。他知道自己得救了,来到了绿洲,没有成为秃鹫的午餐。保罗站起来感谢老人,老人示意他吃些东西。老人让保罗休息,沙漠的太阳灼伤了他的皮肤。保罗就这样静养了一天,他甚至无法站起来看看外面的风景,只能看着帐篷内的摆设。

 第二天

“异乡人,你来自哪里?”老人用纯正的英语问道。
“巴西。”保罗放下了手中的食物。
“巴西的新教徒,很少见”
“是的,正式因为我笃信新教,没有完成大学的学业。”。
“新教徒是新世界的创造者,他们发现了新大陆,因为他们更加注重纪律和传统。不过自从约翰·加尔文烧死了塞尔维特,新教也就由被镇压的异端变成了杀害‘异端’的凶手。”
“后来卡斯特利奥与加尔文辩战,为的就是新教的宽容与救赎。”保罗开始认真看着老人的眼睛。
“哈哈,苍蝇与大象的战争,为了异端的权利,就像十一世纪从天主教分裂出的东正教,成为了东方蛮族的信仰。”
“你是一个犹太人,却相信炼金术。”保罗指着一个一直燃烧的火堆和桌上的七烛台和无边圆帽。
“犹太人?那只是一种信仰,而远非种族,你看那埃塞俄比亚自称黑犹太的人,他们从圣经中找到自己的祖先:大卫王和示巴女王的子嗣。至于炼金术,我向上帝发誓,倘若我炼得了哲人石,我愿把我得到的一半财产献给上帝,而远非上帝规定的十分之一,到时我将在这沙漠之中、金字塔之旁建造比圣保罗还要巨大的教堂。”
“这就是你的存在,作为一个信仰上帝的异教徒?”
“如同人们批评亨利四世背叛了他的新教和一个天主教的女人结婚时,他的回答是:巴黎值得一次弥撒!而你,我亲爱的新教徒,你不也是一个炼金术士吗?”
“我更相信基督,我随时都会向上帝忏悔。”保罗抓起胸前纯银的十字架挂饰。
“十字架?那是人类最坏的惩罚,在死亡来临前,让你产生可怕的痛苦。然而今天人们却把它挂在胸前,挂在墙上,把它当作宗教的象征,忘记了他们面前的的是一副刑具。”

 第三天
“异乡人,你的伤痛也养好了,是时候离开了”这是老人下的逐客令。
“能跟我谈谈炼金术吗”保罗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古代的炼金术士们守在实验室许多年,观察烧炼金属的火焰,由于他们如此的关注,世上的虚荣也就被弃之脑后,炼金的结果可能得不到哲人石,但往往会使自身得到净化。这也许就是炼金术的秘密”老人从桌上取下一个背包,放到保罗的手中“这里的东西应该能让你更加明白炼金术,这是很久以前一个吉普赛人和我用面包交换的。”

保罗走出帐篷,看着夕阳下的金字塔,后面传来老人的声音“一年前我在金字塔旁,两次做了同一个梦,一个小孩领我来到一处基督张开双臂的山下,在海岸的丛林中,在一块巨石旁,小孩告诉我:从这儿挖,在一个炼金炉下,你能获得财宝。我并不愚蠢,不会因为一个做过两次的梦而穿过沙漠,越过大洋!”

 保罗微笑着,他知道是时候回去了。

 保罗得到了宝藏,同时还有那个炼金炉。保罗的家乡里约热内卢位于巴西的东南部,有关保罗炼金的传闻也就此传开。

 后来保罗打开那个老炼金术士给他的背包,里面有本撕裂的书,书里是一些关于盐,汞,龙和国王的传说。在撕裂处有个故事:

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有一对夫妻未能找到栖身之所,便决定在第一棵雪松建成的牲口棚里过夜。行将临产的女人疼得直叫,最后她在那里分娩,将儿子放在了用木料做成的马槽里。此时此刻,第一棵雪松明白了它的梦想已经实现:这个婴儿便是世上的王中之王。又过了若干年,在一个简陋的房间,十几个男人围坐在第二棵雪松制成的那张桌子的四周。在众人开始就餐之前,其中的一个人就摆放在他面前的饼和葡萄汁说了一些话。于是第二棵雪松明白了,此时此刻,它所支撑的不仅仅是一只杯和一块饼,而且还是世人与上帝的联盟。几天后,有人取出用第三棵雪松截成的两根木料,将它们钉成十字形状,随即将其扔到了一个角落里。几个小时之后,人们带来了一个被野蛮殴打致伤的男人,把他钉在了第三棵雪松制成的十字架上。雪松感到毛骨像然,对生活给它留下的野蛮遗产甚感伤心。然而,在三天时间过去之后,第三棵雪松明白了自己的天命:曾被钉在这里的男人如今已成为照亮一切的光芒。用它的木料制成的十字架已不再是苦难的象征,而变成了胜利的信号。所有的梦想总是如此,黎巴嫩的三棵雪松履行了它们所希望的天命,但是方式却与它们所想象的不同。
————————————————————————————————————————————————————————————
   文中的语句都是保罗·科埃略书中的片段。我裁剪了点,并按双梦记的结构拼凑成这个故事
17 有用
0 没用
炼金术士 炼金术士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炼金术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炼金术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