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词看柳

柱子熊
2009-02-21 看过
   将柳词作为日记,你会享受那段“桃花”源里的烟花时月,将柳词作为自传,你会融入那段精彩绝世的不羁旅程。
   诗酒飘零的年岁里,做一个白衣卿相。荆棘求仕之途,品美酒,作辞章,且饮且吟,纵是“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也要如鹞鹤破云冲天,纵是梦断皇爵,也要奉旨赋词,于酒肆滥觞、秦楼红歌中,尽享妖娆美景,尽数柳腰清娥轻吟曼舞,于碧野晴川、市井薇径里,览千百山河气壮,厉大千尘世。这便是我在词间看见的柳永,一个流连于世间烟花的大隐者!
   寥落孤寂残影相随,长短阙歌终生依伴,少时尝世间百态,老来决情意绵绵,看人之不见,尽人之不能。也许这便是柳词能自成一派的根本原因。在长短句尚未执板引吭前,是他以一己之力将刘禹锡开创的词发扬开来,有世语“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为证。也正是这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宋代卑微“专职词人”将“柔风软骨”刻上词章。
   自古以来,读柳词的人不在少数,惯以赏辞藻,意情思,然而我却独爱其景,换而言之,我更享受的是在脑海中将词中美景复刻出来的过程。无论是《望海潮》中描绘的“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还是《雪梅香》中写到的“渔市孤烟袅寒碧,水村残叶舞愁红。楚天阔,浪浸斜阳,千里溶溶。”,柳词中的美景总是极富灵性,每临词句,竟有若玉手牵引一般,让人读来轻松自若,一物一景皆呈眼待望,使人以为自身早已依山伴水了。想来,柳永无疑是“诗界国画大师中较为杰出者之一”,虽不能做到像王维一样“诗中有画”那般,但也算是“按图填词”,只不过那画是他观景后画在自己脑中罢了。
    每个人读柳词都有不同的角度,于我则偏爱晚期柳词。较之柳词中的灿烂篇章《八声甘州》,我更喜欢《曲玉管》,一首道尽沧桑的追忆词。每读到“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阻追游。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仿佛那个悲天悯人的白衣卿相就在眼前,仿佛他笔下的词章画卷般在眼前荡漾开……
10 有用
0 没用
柳永词选 柳永词选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柳永词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柳永词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