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世界,你的影子——《少年残像》

水晶蓝雪
2009-02-19 看过
——《少年残像》
令人发指的杀人魔终于得到了惩罚。有期徒刑140年。美国人就是这么有趣,累加出超常的有期徒刑却不干脆判定终身监禁,也许人人都抱着希望:活过寿命的极限,创造奇迹。
安德利昂不这么想。“为什么不送我去罗连士那里呢?”他杀了那么多人,理应以命抵命,却只被判处监禁。然而安德利昂一定感受到了这惩罚的力度,或许他曾想:人们是否发掘了更残酷的刑罚——断绝一切他与罗连士重逢的可能性。
安德利昂绝不可能预测到,杀掉第六个人的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个少年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那个有着黑色发丝的少年,他从事着自己痛恨的职业,他目睹了自己从命案现场逃离,他有着那样一双仿佛洞穿一切的眼睛——从任何角度来说,罗连士都应该被安德利昂当作目标。然而他没有马上成为第七个牺牲品。甚至,谁最先沦陷,都很难确定。
罗连士在安德利昂眼中该是个深不可测的孩子。这并不是因为罗连士捡到了他为宠物蜥蜴沃耳非准备的项坠。即使不情愿,安德利昂也还是要再见罗连士,因为罗连士不肯放过他,与其说左右着他的是那个项坠,倒不如说是罗连士的眼神。
安德利昂一心想做个好老师,他是认真地爱着他的学生。他会不顾一切地杀死与自己接触的卖春少年也许与此有关,那种他所不能容忍的遭到腐蚀的纯净与青春。然而每次感受到由热变冷的血的温度,他会震惊,会恐惧,他对杀人感到恐惧,又怀着恐惧杀人。不仅仅因为杀人,他对自己的行为,自己的存在,自己的降生,一切一切都感到恐惧。十岁就知道自己是不应该出生的孩子,是罪恶的果实。杀死了母亲,这种罪恶无法解脱,无法消除。所以安德利昂是那样惧怕与自己一样的孩子,那样憎恨“污浊这个世界”的孩子。他要在污浊蔓延前将它清除掉,他想在罪恶发生之前把它消灭掉,他想杀死的,是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你想杀的人,”罗连士说,“是你自己。”
他说:“你可以不用再杀人了,你可以原谅……自己。”
罗连士来了,安德利昂得到了片刻的救赎。
事实上,安德利昂先前对于罗连士的顾虑显得有些多余。罗连士只是个孩子,比一般人更单纯、美丽而显得世故的孩子。黑色永远成为不了他想要的生活,钞票像雪花一样覆盖周身时,罗连士感受到的只有耻辱和痛苦。他是靠着那“很怪异很悲伤”的笑容才重新想起“希望”是怎么一回事的啊,所以,谁都可以那样对他,只有安德利昂不可以。
以卖身为生的罗连士,对安德利昂唯一的要求是“给我自由”;与年轻的牛郎们做着血腥交易的安德利昂,最终的愿望是“消除肮脏和龌龊”,两人都奋力想要摆脱命运的纠缠不休。这算讽刺还是无奈?也许罗连士所说的两个身体“不自然”地贴合在一起,冥冥之中还是有根据可循的。
“片刻”,不是永远。
由贵香织里的笔调被概括为“颓废唯美”,我喜欢这种概括,只是觉得有时还应该加上“残忍”。看到罗连士兴致勃勃地谈起自己的哥哥,看到他开怀笑着冲进安德利昂怀里,我们,还有他们自己,都天真地以为被黑暗和鲜血玷污的王子最终会生出白色的羽翼,飞到某个纯洁得自己也认不出自己的地方。然而这种希望在罗连士被带上车的一刹那彻底粉碎了。罗连士也许意识到终究会有这么一天,他问薇葛:
“……如果我和老师彼此相爱,你还会喜欢老师吗?”
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对罗连士的“偏见”不以为然。她向他保证,“大家都喜欢”。
罗连士笑了。等待他的也许是悲哀的别离,也许是莫大的恐惧,也许是难耐的痛楚,他只想证明,自己没有做错。
罗连士的哥哥,一言以贯之,“狠”。这个人,出乎我们的意料,正是罗连士的“老板”。他把亲生弟弟作为招牌菜,恣意地折磨他,摧残他。他对亲生父母和弟弟怀有我们不可理解的仇恨,因此他要报复,他要罗连士亲手杀死安德利昂——这对罗连士来说,是极刑。
会有人爱一个人爱到想要杀死他吗?或许有人回答“是”,但我对此很是怀疑。我说,那不是爱。
爱,大概是最缺乏理由的情感。有人会对一个我们看了想吐的人一见倾心,有人会对一个粗暴的人逆来顺受,当然也有人会爱一个身负六条人命的杀人狂——没有理由,无缘无故。爱他,就表示接受了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而杀了一个人,就等于抹掉了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抹掉了他的存在,还谈什么“爱”呢?所以我绝不相信爱一个人可以爱到要他死的地步,那时,即使有爱,也早已被各种各样其他的情感因素所埋没。
罗连士不可能杀死安德利昂。因此他准备了空白的信,空匣的手枪,还有谎言。罗连士说出的“不再需要你了”让安德利昂重新置身于那个狂热而空旷的游乐场。每个人都想抛弃他,没有一个角落可以让他立足。母亲叫嚣着痛苦与怨恨的蚀骨之音,十岁时的片段使他无处逃遁。罗连士的眼睛,那双他最爱的眼睛,此刻传递着与母亲以及被他杀死的六名少年一样怨毒而鄙夷的视线。安德利昂战栗了,疯狂了,他不能眼睁睁地任这视线将自己刺穿——
罗连士赢了。由于惊讶与疑惧,安德利昂没有注意到那句“我比任何人都更爱你”,那是罗连士整个把戏中唯一的真实。
刀锋贯穿胸口的瞬间,罗连士在想什么呢?他将自己的血印在安德利昂唇上,也许他想,如我所愿,让这个傻瓜自己活着去后悔吧!
他要他后悔,为了他,活着后悔。
但罗连士不会后悔。因为最后还是安德利昂,将他从无尽的地狱中解放出来。十四年暗无天日的生活,也许连上帝也会为之蹙眉的人生,今朝终于获得了自由——至少,罗连士可以自由地选择死亡,选择灵魂的归属。
不管过程如何,从形式上看,罗连士最终成为了第七名受害者。

残像,心理学上认为即视觉的刺激消失后所产生的视觉后效,是后像的别称。一般来讲,刺激强度越大,时间越长,后像的持续时间也越长。
那样说来,残留在安德利昂脑海中,罗连士那灿烂明亮的影像,一生都不会消失吧。
所以,安德利昂不再惧怕,身前的空白,身后的孤独,还有这个亲子之情手足之谊统统疯狂、旋转、消弭的时代,这个连爱也望而却步的世界……
因为罗连士会来接他的。罗连士不会让他孤单一人。
他来了。在晴朗的白天,阳光充足的天台。眼前的少年与安德利昂脑中深藏的影像重合了。依然光彩夺目,却竞不过那美丽无邪的笑容——那只为他绽开的笑容。
安德利昂终于可以自如地笑了。他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放手,只要扑过去紧紧抱住他,他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了。
已经有了给你的气球了。
飞吧……

划过天际的残像,薇葛和沃耳非看到了。
13 有用
0 没用
少年残像 少年残像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少年残像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年残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