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西斯主义的角度看过来

梦亦非
2009-02-05 看过

        
        将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相提并论似乎显得强词夺理,首先是两者的哲学来源不同,共产主义源自启蒙运动、然后是理性、唯物主义、历史决定论的马克思,而法西斯主义则不同,用马克·尼古拉斯《法西斯主义》一书中的说法,“在法西斯主义的诸项论点之中的核心,是本质上反唯物主义的厌恶论。”
        法西斯主义的哲学来源是尼采、柏格森、索雷尔,强调的是对启蒙运动、价值的反叛,强调意志论、活力论、非理性、反智力、重行动,将社会问题变为伦理与心理问题。
        虽然两者的哲学来源不一致,但在普遍战争(斗争)上,两者是同一的。“对墨索里尼来说,历史是斗争的过程,是由集体的力量来进行的,至此他可能采用了马克思的观点。”尼古拉斯说。在墨索里尼的思想成型过程中,马克思是继尼采之后的重要思想来源。所以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都从社会主义变化而来,两者是娈生兄弟。但是,虽然共产主义对法西斯主义不无好感,但法西斯主义却声明自己是对共产主义的反对。
        我们从法西斯主义的角度看过来,可以发现共产主义中国有着法西斯主义的许多明显特征。
        “法西斯主义是一种宗教性的构想,在其中人被看做与一种高级法之间具有内在联系,具有超越特定个体,将其提升至一个精神社会的自觉成员的客观意志……法西斯主义的国家……是一种力量,一种精神力量,它是灵魂的灵魂。”共产主义本身也是宗教性的构想,我们的个人主义一种处于被压制状态,我们的国家也是“灵魂的灵魂”。
        “正是由于法西斯主义因为战争本身的缘故而美化战争,所以法西斯主义者才为这一事实狂欢:既不需要为战争本身寻找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为了理性的原则或社会和政治理由而进行战争。对于战争的美化并非因为其成就——比如说一个消除了战争的无阶级社会的未来——而是出于斗争本身。”看看我们电视上充斥着的《亮剑》之类的影视作品吧。
        “战争的重要性在于将其视为内心的经历、最高形式的政治活动、对现代技术超级运用,所有这一切的组合。”这正是我们对军事无比重视的主要原因。
        “民族在法西斯主义中处于中心地位。”共产主义不提民族,但中国却反反复复地提“中华民族”。
        “有组织的法西斯组织诞生于1919年3月23日,也促使我们认为,法西斯主义在某种意义上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产物。”我们的“民族国家”也是一战的产物。
        “民族主义被认为具有革命性,而社会主义则做出了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种首要的社会与政治的划分,那么墨索里尼就面临着如何解决可能存在于二者之间的张力的问题。他认为答案就在于他所认为的社会主义的目标和民族的目标之间存在着关键的相似之处:它们都致力于意大利的现代化。”这也是我国的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可以同时并提的原因。
        “无产阶级期望从民族的进步中也能得到(社会主义的)好处。”这也是我们中最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为何往往是社会低层的原因。
        “法西斯主义于是神化民族。”我们神化“中华民族”。
        “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者理解民族和国家在方式上的两个特点就变得至关重要了。第一,民族必须是被创造出来的,而且唯一能够创造它的力量就是国家……‘不是民族产生了国家,而是国家产生了民族’。”于我们而言,“中国”产生了“中华民族”。
        “国家必须设想出一种新的道德共同体的模样,以作为教会权力的替代者。这样,国家就是一个道德的整体。然而,如果民族取代了无产阶级成为革命的动因,面民族又是由国家产生的,那么国家实际上就成了革命动因和历史的主体,其任务就是将民族统一到一个更高的道德秩序当中。”这正是我们的国家与民族的关系。
        “伦理国家统合了人民的道德的、政治的整体,对伦理国家的需求使得法西斯主义能够把对自由和社会的民主的讨论变为对国家权力的讨论,从而回避了自由民主的基本问题……只要个人是国家的一部分,他就是自由的。”这是为何我们不被允许谈论自由民主的原因。
        “民族主义的到来……依靠低层阶级的政治洗礼。”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也是这样。
        “A·詹姆士·格里戈尔关于《法西斯主义的思想起源》的解释信赖于这样一种信念,即法西斯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一种变体。”在我看来似乎正是这样。
        “民族社会主义声称阶级将不复存在。通过共同的骄傲和欢乐把人民维系在一起,民族 繁荣就一定能得以实现。转向民族主义所做的最为重要之事就是使阶级斗争在意识形态术语当中销声匿迹。”自从我们提“伟大的中华民族”之后,再也不提阶级了,似乎阶级区分已从中国消失,像官方号称消除了“娼妓”、“口蹄疫”一样。
        “民族成为一种对现实做出新解释的概念,充斥着阶级的现实被重新解释为没有阶级的统一体。所有民族主义都是如此。”难道我们要努力地提“中华民族”。
        “纳粹分子将一切事物组织起来——注意是组织,而不是通过法制化的吸纳。”我们的组织也是天下无敌的。
        “法西斯主义的回答是强调政治高于经济。”所以我们“稳定压倒一切”。
        “它解决经济矛盾和资本主义危机的方法是更为独裁的国家权力。”所以我们可以感觉到在金融风暴中国家的权力被加强了。
        “由于它表现出既致力于现代性又致力于神化的过去这二者,法西斯主义既是现代的又是反动的。”我们的现状也是一样,我们的现代化建设、种种读经班共同例证了这一点。
        “纳粹党憎恨‘现代’艺术,但对技术和技术主题的挪用,以及对速度、运动和创新的集中反映了各种艺术现代主义之间关联。”这也是我们中国的艺术与技术关系。
        “意大利法西斯分子栽培的神话围绕罗马和古罗马精神崇拜。”我们崇拜上古神话与轴心时代的儒家价值。
        “对古罗马精神的崇拜除了在法西斯政权合法化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它还被更普遍的设计成用来灌输那些据说是一个国家所需要的美德:法律、秩序、公正、勇敢和为集体利益而献身。”这也是于丹们之所以在中国走红的主要原因。
        “当一个人谈论法西斯的现代性时,他也必须意识到这同时也是一种反作用形式,一种企图援用怀旧的形象来维持国家权力和社会秩序的尝试。”这也是我们的现代性之所以反动的原因。
        “法西斯主义为了民族和战争而盗用科技,引入技术以服务于普通的战争。”这是我们为神六神七升天而欢呼的原因。这种科技神话被国家宣扬,一来是用科技兴奋点来代替极权主义运动的“运动”,二来是极权主义国家一向“仇外”,三是“普遍战争”的欲求是法西斯主义的本质。
        “正如布雷特所言:‘700个知识分子崇拜一个油箱,’乞灵于油箱来‘消灭我们自己,使我们成为一个集体’,这并不足成为以使社会变得有序的基础。”700个知识分子崇拜一个油箱,这个“油箱”正是我们的神州X号,为何官方一直大力宣传,正是为了在这种科技神话的神化之中,让我们成为“一个集体”,也为了让社会更为有序。但是,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法西斯主义拒绝参与理性社会的建设,但却利用了对这样一个合理社会的渴望,它能做的只不过是试图掌握一个神话般的过去,将之设想为光辉的、同质的民族的自然秩序。”这也是我们在这混乱的社会里一直“重建传统”的原因。
        “法西斯主义把民族看做是一个自然的实体而非想像出来的共同体是有根据的……我们也把变成民族一员的过程称为‘归化’。”中国一直是将所有人都“归化”为“中华民族”,向来王化外,今入版图中,一直是最大的功勋。
        “把焦点集中于自然使得法西斯主义可以突出土地问题及其对于人民和民族的重要性。举个例子,纳粹‘血液与土地’教条就暗示了人民的血液(民族)和国家的土地(自然)之间密切的联系,表达了一个种族的人民及其国土的统一性。因此,一些形式的法西斯主义就把焦点集中在农民和农业上。”借用艾青的两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也是我们“建设新农村”的政治原因。
        “法西斯主义者都在讨论创造新人类,其结果就是对待一些人类连动物都不如,甚至是连植物都不如。”所以有德国、苏联与中国的大屠杀。
    “法西斯主义的最高成就是一堆尸体,其历史就是一个毁灭人类的目录。”六十年来我们的现实。
12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推荐法西斯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