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比较《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林、施译本的中文功力

Jeol
2009-02-04 看过
我不是老林的粉丝,不过对比一下,还是老林的好。
施自身的语文水准没有老林高,行文有风格不统一,杂糅,啰嗦的毛病。
比如,“对于长期作业实在至为重要”,这个实在+至为太累赘,我不知道是不是村上自己在这么强调,翻译的时候有没有必要这么强调。(有一个双重强调的常用用法:“实在+太”,但“至为”本身是一个比较书面化的,不太常用的,强调语气更重的词,而且,是双音节。实在+至为看起来很过。)如果是施先生把一些副词或语气词硬搬过来,多少有点碍眼。

林的“这对于长期写作是很重要的”,毫无别扭,生造之感。
我不懂得日语,这点存疑,请达人们再议。
 
  再看这里:第三四段交接处,
  “对待持之以恒,何等小心翼翼亦不为过。
    
  ……厚厚的云层从海面上飘来,遮蔽了头顶的天空,下了一阵细细的雨,便仿佛“俺还有急事要办”似的,就这么一去不返了,甚至来不及回眸一顾。”
  
紧邻的,不长的几句话里,就用了极口语和极书面两种风格的遣词造句,读起来似乎神经分裂,很不舒服。
“何等”,"亦不为过”,“遮蔽”,“回眸一顾”——这些都很书面。
“俺还有急事要办”,还有三个“了”(“遮蔽了头顶的天空”“下了一阵”和“就这么一去不返了”的“了”)——都是在书面语言的语感中支出来咯人的鱼刺。
“俺还有急事要办”,已经有筒子说被吓了一跳,而不停用“了”字也不好,使得文章很“水”。“了”表示已经过去,短短三句话里面,就过去了ABC三样东西,显得说话急急吼吼,索然无回味。如果你写的是口语化的小说那没问题,比如我吃了,拉了,又饿了,也有它的生动,但用了那么多雅词又“了”,“俺”显得很失控,很不舒服。
  
  看林的同样段落:
  “持续性上无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分。
    
  ……厚厚的云层从大海那边赶来罩住头顶,催生一阵细雨,而后像是说“有急事”似的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在施版的三个“了”轰炸后,再看林版这原文里的同一个句子,翻译得简单,顺。
  
而这一段里面,施用非常书面化语言的地方,林也只用较平和的词:
  施—————————林
  何等——怎么
  亦不为过——都不为过分
  遮蔽了头顶——罩住头顶
  回眸一顾——头也不回
  
再加上那个施陡然倒地口语化,而林仍然平和的保持住仪态的:
仿佛“俺还有急事要办”似的——像是说“有急事”似的
  
不是一直说林太书卷气,要还原村上的活泼,但这个新译其实更爱拽文,而且拽着拽着又突然大白话了,惊人。
  
两则译文看下来,并不觉得接受到的信息量有区别,但文字好坏却是分出了胜负。
  
如果最初我读到的村上是这本书那样,喜欢可能还是会,但是不至于对这本书高看一眼——因为它的文学语言乱七八糟,不配做个出色作家的作品。
  
我并不是老林的FANS。实际上,林家铺子一统天下的时候,我持保留态度,因为老林爱用汉语四字成语,我就疑心外国语哪有那么好套进成语的意境的,莫不是NO SMOKE NO FIRE=无风不起浪?这样对原意确实有损失。爱用成语的译者当不是太爱忠实原文。
  
如今这世道,走进某贴,随便说几句,就被大白眼呲笑,林粉云云。
好笑,老子从来就不是林粉。倒是他们,似乎是守着村上的白色苹果笔记本,亲眼看着村上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领会了村上胸中所有妙义,特飞临中华上空来传道的。
  
作为读者,当然期待有最好的译本,看看出版社还有没有什么强新人推吧。
142 有用
2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2条

查看全部122条回复·打开App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