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头--才能嚼完那苦涩的艾蒿

莉莉飞
2009-01-21 看过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是我最爱的女诗人之一。她的作品,那种浓烈,干脆,完全的气息又扑面而来。她的诗歌不仅如男性一般阳刚坚硬,也充满着女性的似水柔情。在最落迫的窘境里(放逐,流亡,贫困,作品不被认可没有市场,所爱一个个背弃远离......)她仍然坚定地肯定:“我深深知道,过一百年人们将会多么地爱我...”,她深信,她的读者将会追寻她的足迹,让她完成真正的存在。
       她的一生爱过很多很多的人,有人说她对男人和女人都有着强烈的激情。从作品里了解的她倾慕过的人名单长的不可思议,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对待每一个生命中出现过的人都是那么纯粹而完全,所有的情感几乎都可以化为作品,而几乎所有真正经历过的爱都充斥着伤痛,欺骗,和背叛。 罗素说“生命的源自三种动力:对爱情的追求,对知识的渴求及对人类痛苦的深深怜悯。”也许这也可以是对她生命的注解。

“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黑夜那里,从所有的金色旗帜下,从所有的宝剑下夺回你,我要把钥匙扔掉,把狗从石阶上赶跑----因为在大地上的黑夜里,我比狗更忠贞不渝...”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老皮缅处的宅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老皮缅处的宅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