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请在家长指导下阅读科普

[已注销]
2009-01-21 看过
这是最坏的小时代。在资讯汹涌如超新星爆发的次元里,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更不如天涯海角的超级计算机。只要有Google,海量信息即唾鼠标可得,如此几近不劳而获的获取方式节省了时间,却也使我们的知识结构逐渐退化成一地零碎关键词。但这只不过是云计算时代的昨日重现——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现代科学高速发展时,阿道斯赫胥黎就忧心忡忡地指出“见多识广(well-informed)”并不等于“知书达礼(cultivated)”:“要见多识广,人们只须快速阅读大量信息指南;但若要知书达礼,他们则需静心品味少量书籍,这些书籍是由那些有故事,有思想,有内涵又有型有款的人写就的精品。" (注)
是敌托邦还是美丽新世界,取决于事在人为的态度。文青赫胥黎估到了这开头,却没估到这结尾;如果那些有故事,有思想,有内涵又有型有款的人去写信息指南呢?
——于是书店里出现了《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科学松鼠会第一本“科学写作集”。

科学松鼠会是个很有趣的组织,一干硕士博士圣斗士们不是老实地设计火星探测器或者制作小白鼠大脑切片,而是化身成隐藏在群众内部的科普工作者,以“专业、好看、活泼、有容”为口号,以“让科学流行起来”为己任,锲而不舍地娱乐大家,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这是芙蓉姐姐的精神……正如松鼠会创始人姬十三说的,“科普”这个词显得居高临下,而“平等地分享思考的乐趣,共享科学知识”才是科学写作的推动力。有这样的作者群,《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也就成了一本非传统的科普文章选:首先,这本书不是很严肃——目录里的《屁股的生存哲学》《专业尿官》《天屎》等题目(以及不大不小不黄金比例的尴尬开本)都暗示着此书应该放在卫生纸卷旁;另一方面,这本书也不是针对少儿的——《催情助兴全仗它》《纵欢时刻》《老鼠和毒品的故事》等等题材,即使出现在《男人装》上也不失礼。事实上,松鼠会当初在选文的时候,就是按“成人向厕所读物”的定位来做的,毕竟忙碌的成年人只有在厕所里才有空玩iphone,忘带iphone的时候才有空看书……如果这书还端着脸做“嗟!来学”状,很可能会被骂“你有没有作为厕所读物的自觉啊?”
向成人科普比向孩子困难,因为成人并不是没有好奇心,而是生活里有太多其他当务之急;但同时向成人科普也非常必要,因为社会分工的细化让我们变得目光犀利却视野狭窄,生物学博士对量子物理的理解可能不比清洁工大婶更深刻。而在这个科学和大众似乎渐行渐远的时代,在这个奥巴马都要在总统就职宣誓上疾呼“我们将恢复科学应有的地位”的关头,和成年人分享科学知识更加显得紧要,因为成年人是决策者,执行者和消费者,他们对科学的好恶很可能决定科学的发展方向,倘若初步了解都谈不上,何谈好恶?

中国近几年来常有一波波的密集型科普,可惜的是这些科普往往都是灾难发生后的事后诸葛亮,让人学习时总觉得有苦涩相随。难得有《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这样以轻松好看做卖点的科普书。书内令人忍俊忍俊,最后却还是失禁的句子俯拾皆是,比如“一个地方鸟粪的多少,是鸟儿对此地欣赏程度的投票。”(《天屎》)“现代净化器去除了尾气中99%的CO,传统自杀方法即难度加大,几近失传。”(《密室里的谋杀》)“为了令研究简化,艺术家的死亡方式不成为这次研究的一个变量——尽管有些人异常的死亡方式明显会玷污数据。凡高同学,说的就是你。”(《一份人寿报告》)“你永远无法预料什么会降临到头上——等的是幸福,结果是傻鸟——这是什么鸟事啊。”(《纵欢时刻》)我甚至觉得它应该象《银河系漫游指南》那样在封底用大号加粗字体印上“不必恐慌!(Don't Panic!)”,因为读者并不需要身怀心算开方绝技或者兜里揣着数个对找工作无益的学位证才能阅读,只要你想找科学的乐子,这本书就很适合你。虽然文中有时候会出现一些三角函数四维盒子的图例,但是它们其实也是外强中干,慢慢看,跟着作者的思路慢慢走,最后常会有豁然开朗的乐趣——这荣耀都归于作者们;他们文理兼修,锦心绣口,有时候化身为咖啡桌旁讲八卦的同事,有时候是笑容友善的博物馆讲解员,有时候变成神秘猥琐的印度神油推销师,却绝不会成为电话那头兜售保险的干巴机器录音,因为他们不怕表现出私人情绪——科学研究容不下主观情绪,科普为达到知识传递的效果却需要引起读者共鸣,于是有《美好的知识》里,"青春期早已遥远地要用天文望远镜来看"的宅男自嘲,也有《退行性关节炎和我的爸爸》里,女儿如何报得三春晖的拳拳之心。但是他们同时也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并不越俎代庖冒充诗人,一谈到"什么是幸福""玫瑰和爱情"就趁乱抒情,而是拿出心理学的统计数据和植物学的观测报告说话。许多文后附有参考文献,是科技工作者不能割舍的小严谨。优美处,有“这边是夕阳刚刚消散,丝绸一般的蓝色,混合着温暖的橘色;那边星星挂上天空,锈铁一般的黑色,混合着冰凉的灰色。一亿多年前的内蒙古宁城地区,银杏林中,苏铁树下,虫儿叽叽啾啾,且听一声轻啸,那速度如同切开风的刀子一般锐利,倏然轻跃向邻树”(《养一只翔兽做宠物》)和“在这里,奇妙而丰富的景色常将我惊住,我就会意识到自己原来远离家乡。我会思念起通向香山的小河边二月兰那紫花一片;想起东灵山夜国度妖艳的绿尾大蚕蛾,以及还在等待我们继续命名的“西瓜蛾”、“足球蛾”们;还有那,只属于我们的青山背后,香气一直蹿到鼻子里去的野核桃……我多希望若干年后我可以在北京的家中拥有一方小园,里边一百种北京土生的花草混杂生长,她将容得下小田鼠、小兔子,甚至野猫咪来休憩。她将是我的“伊甸园”。(《Like the time they go》),难以一一枚举。
这些文章若要谈及渊源,可以看出很多名家的影子,比如亨利法布尔《昆虫记》的诗意,卡尔萨根《伊甸园里的飞龙》的严谨,刘易斯托马斯《水母与蜗牛》的渊博,史蒂夫莫斯基《反重力思考》的幽默。但最让人激赏不已的,是作者们将科普本地化的努力,将科学与华人文化结合的尝试,比如"青蛙身上的脖子只不过是一个雏形而已……他们如果想“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却还得依靠整个身体的运动。" (《为脖子干杯》);“宋丹丹说‘移动电话移动着接呗’——她要是移动猛了就还得涉及到基站‘击鼓传花’的过程。”(《手机和爆米花》);“”当然李莫愁喂在冰魄银针上的毒可能还是蛇毒之类的高级毒药,毕竟这样的“仙子”级的人物常常喜欢只用贵的不用对的。”(《毒门秘笈》);甚至还有“屁股就是一只随身携带的真皮沙发,如果你动作太慢没有抢到一楼,屁股就成了板凳。”(《为屁股干杯》)这种网络语言。这些“中国制造”的标签消除了翻译作品的文化隔阂,也让读者觉得作者以人为本的诚意。

在选材方面,这本书包含了“很多有用的知识,以及很多虽然无用却很有趣可爱的事实”,堪称科学化的潮人指南——有样学样,即可有形有款:比如跟晚餐同伴聊《核爆炸与葡萄酒的年份鉴定》,跟普鲁斯特爱好者追忆《关于记忆的记忆》,与戈雅和马奈的扇子讨论 fMRI成像和《天生的审美家》,同 Cheesecake factory的可爱女招待用《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调情,向对影成三人的寂寞文青推荐《一种双人游戏》……

硬要说缺点的话,就是这本书的题材尚停留在授人以鱼的层次,普及的还是零散的知识点,鉴于科技新闻每天推陈出新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不可能也没必要全部记下来,所以我觉得普及“质疑+循证”的科学精神将是下一步需要做的授人以渔。

“难道喜欢星空、花朵、笑容这样的美好事物也需要理由?我承认,我只是好奇” (《话说金星凌日》)。如果你看完此书后看山不是山,而是正弦波,那么祝贺你,你刚刚发现了一个看世界的新视角,即使全球经济低迷,想想头顶星空和脚下地球的历史,也会觉得“哪怕生活本身很荒谬,也要活得合情合理”(《关于记忆的记忆》),还有陪在身边的松鼠会,幽默而诚实。

于是这将是最好的时代,and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注:"To be well-informed, one must read quickly a great number of merely instructive books. To be cultivated, one must read slowly and with a lingering appreciation the comparatively few books that have been written by men who lived, thought, and felt with style." 出自《Texts and Pretexts: An Anthology with Commentaries》,1933
164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5条

查看全部25条回复·打开App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