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和拉--读后感

[已注销]
2009-01-17 看过
春节将至,尚有十天左右,而农贸市场和超市里已经是人头攒动。今天早晨,我见到一个菜市门口赫然挂着一只去了毛的猪,倒让我想起伦伯朗的一副画来。
春节是我们中国人最重要也是特别长的节日,这个节日说白日了就是回家吃妈妈做的饭,家族聚餐。虽然大城市的人和有钱的人有更多的选择度过这个节日,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小城市和乡村的人来说,除了忙着准备吃的东西,串亲戚吃,逛商店,打麻将,看电视,就这些了吧,总而言之,以吃为主,其他均为辅。以三十的饺子开始直到十五的元宵结束,几乎一个月人们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
本书作者孙隆基先生说中国人是典型的口腔文化,就是吃的文化。众所周知我们中国的饭菜最香,可是厕所也最脏最臭。我小时侯在太行山的一个小村子里,每次上茅房都会很害怕,因为那个大茅坑实在很象一只巨口,似乎要吞掉我这个小孩子,直到现在我做梦还老是梦见自己要掉到厕所里去。里面除了粪便就是蛆,亮晶晶的,透明的,还有蛔虫--可能是我的,间或也会跑进来一只猪,那时候我妈就拿棍子轰。
不怕大伙笑话,我三十五岁家里才安装了抽水马桶,以前一直是蹲坑。
很有意思的是,我觉得茅坑很象一张嘴,而抽水马桶则象生殖器。

我想不起来是哪个企业家了,好象他在考察一个合作伙伴时,第一要看这个企业的厕所,他认为从厕所的洁净程度可以判断一个企业的内部情形。
孙先生指出,中国人的口腔化倾向的反面就是肛门化,这两个词都听着那么别扭,好象除了吃就是拉。口腔化意味着要不停的吸食以消除个体的焦虑与不安全感,而肛门化意味着大小便失控引起的无社会责任感与自律能力的弱化。这个只要看看公共厕所的--我总是去麦当劳的厕所,的污垢,有的简直要--特别是火车站和火车的厕所,吐还是好的,踩上点东西才恶心。孙先生认为这完全是儿童时期的随意排便养成的恶习,所以公共场所的卫生一直困扰着官方和民众,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后来的五讲四美,什么爱国卫生运动--这个词语本身简直荒唐,卫生居然要上升到爱国的层次了!至于其他司空见惯的拥挤和公务人员态度恶劣,楼上滴水往下倒垃圾,都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和教育中过分的束缚头脑和心灵,而让身体处于一种原始的不受约束的状态,可以任意的随处的排泄自己的粪便与愤怒,而完全不顾他人与公德。比如小孩子可以在教室外大声喧哗,但是在课堂上却不能指出老师的错误。这种教育本质上就不是培养人的教育,而是养家畜和奴才。虽然那些圣人也有不少经典的论点,但是被历代统治者拿来灌输在人民头脑中的只有听话顺从--注意是只听那个给你食物和好处人的话,并不是真理和道德。粪便这东西自然是非常私人化的,谁都不嫌弃自己的大便臭,但是就象裤头和胸衣一样,可以随意的晾晒在大厅广众之下,所以中国人的私人化程度极低,没有对于自身的一种客观的认知,而另外的一方面就是在公共事物中搀杂个人的喜好,公共事物完全被私人的利益填充,所谓的损公肥私。谁也不把其他人的利益放在心上,所以整个国家实际上是处于一种令人惊异的无人关心的状态,只顾自己和家人,没有人真正关心自己的国家兴衰,所以亡国就是家常便饭。每个人的家庭都装修的金碧辉煌,而出门就是垃圾堆却熟视无睹。实际上一个从小没有学会约束自己行为的人,很难成为负责的人。一盘散沙的状态就是对此最好的注释,当然这非常有利那些统治阶层的人,他们要的就是民众的这种状态。
西方人是生殖器导向的人格特质,在心理学上这是一种成熟的阶段。只有这种阶段的人,人性才会全面发展与盛开。遗憾的是,我们中国人似乎离这个阶段还有距离,所以我们中国人就少有具有雄性风格的男人和性感的女人。除了小美男就是老头子,女人就更为可悲。中国的女人从小就接受了吃苦的教育,心计计多,所以我们中国的历史上几乎总有女人影子,那些丧失了女人本性心狠手辣的女人,这不是中国女人的骄傲,而是耻辱与血泪。所以至今为止,我们那些著名的女明星几乎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她们的眼睛里是有一种功利化的神情,少见真正的女性魅力。中国人历来是矫惯男孩子而对于女孩子采取励志的态度。虽然现代的年轻人似乎有所改观,不过什么时候中国足球让人不泄气再说吧。

回到我们吃的问题。
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特别是新教国家是食物最乏味的,越是严谨的国家,食物就特别的不好吃,比如德国和日本,而具有美食传统的国家大半都不发达。
中国的厨房和厕所--尤其是小饭馆的,是最脏的两个地方。坐在臭水沟边吃油条喝豆浆也是常见的事情,可能是我们的食物太香了,以至于人们忘记了周边环境的肮脏混乱。其实我们中国人真的对于外部的环境采取的是一种熟视无睹的态度,今天走在首都附近的小镇子,我在20分钟的路程中计算了一下,街道上的粪便--狗屎,足足是每五分钟出现一次,至于塑料代和其他垃圾就别说了,我以前总抱怨小城市脏,其实大多数城市都一样。,而周围的店铺都堆满了水果和其他食物的盒子,完全没有人注意这些东西。中国人被所谓的礼乐教化了两千多年,还是这副摸样,我就怀疑这种虚伪的教化到底是给谁制定的,据说到了国外最脏乱的也是中国城,难道这就是圣人教育出来的民众吗。
一个阔人嚷嚷着要读经,一群人就嚷嚷着要读经,仰慕中国文化的人翩然而至,鲁迅是这么说过吧,怎么到现在还是再炒冷饭。还是倒掉吧,那拯救不了我们的民族。
我想到老子真是一个最了解中国人的智者,他那种小国寡民老老死不相往来的死水状态倒是能够保证大家平安平均,一动就乱了,富裕了也不好,简直是不可收拾。不过现在毕竟是你不想动也不由你。

所有力图改变中国人国民性的人倒最后都不免失望了,我想什么时候我们的公厕干净了,人人冲水了,那可算是一个真正伟大的改变。自尊自立,舒舒展身体,解放头脑,知道自己是一个人,知道敬畏真理和神灵,而不是浑浑噩噩的活着,要活得好而不是活得长。
当然还是先从约束嘴巴和屁股做起。
普鲁士参谋本部的训条是,少说话多做事,
我们应该做的是少吃多做事,不包括那些还没有吃上饭的人,那些饭馆前带有特殊标志的豪华车的驾驶者最应该少吃。
少吃点,中国人,便后冲水。
75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4条

查看更多回应(24)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