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婴儿反攻记或本杰明·巴顿前传

睡眠兄弟
2009-01-14 看过
【酸葡萄】
----------------------------原文的分割线----------------------------------------------------
至于新婚之夜嘛,拜托,好色的读者,我的儿子可能会看这个,他会脸红的,所以我必须在纸上保持一个孔雀开屏的姿势。彩屏后面,随便你怎么想,浓雾在身上凝结成珠;飘逸着夹竹桃香水的印记;一个十几岁的祈祷在三十几岁时如愿以偿;轻声呼唤心上人的名字,一个假名;燕子的振翅离飞。等等。
----------------------------原文的分割线----------------------------------------------------


【道可道,非常道】

秋日的旷野衰草迷离,黄昏的薄纱帐里坐着写故事的小男孩,稚嫩的笔触却寄居着一个老男人的沧桑情思,衰老的童年即将带你走向死亡,唯有迫不及待写下这尚未凋零的往事,画龙点睛让记忆之魂重走冒险旅程,只为收集足够证据,结局已经摆在你我眼前:我们每个人都是某人一生的至爱。

讲故事的人尚未梦回喧嚣的舞台,就被养母的甜蜜呼喊唤醒,该吃饭了,或许明天就要上学。兰西太太如是说。我是小麦克斯,经过时间的七十几层过滤,告别了恼人的老人斑,告别了潇洒的小胡子,告别娇妻,告别维多利亚式绅士装束,告别战场出生入死,最后一站抵达童年,途径让人羡慕的莎士比亚之夜,掠过略有惆怅的低调婚礼,枉然爱情的遗孤也被抛在身后,唯有风韵未减的娇妻犹在伸手可及之处,他是我的养母,卡通笔记本里的爱人,我被岁月放逐的儿子如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山米的妈妈。

在我即将缩回子宫之前,唯一有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莫过于我笔写我心,叙述的起点不可避免仍要落在重返之地,引领我到荒唐人生的阴道,承载了命运诅咒的无奈何之桥,白无常点点头恭喜重生拉开后现代人生的帷幕,通向里外不见光的黑无常般不可思议的生活。讲故事的人被架空在童年的鸡肋之上,谨言慎行还要忍受老来复得的腮腺炎痛苦,夜半做贼品尝些许滋味不再的寡酒安慰,无心睡眠的夜游人也来同尝杯羹,未来养子看着心事涟漪的爱丽丝只能假装无辜,醉意之眼掠过朦胧似在的新欢旧爱,主角永远是难登婚姻的某人,曾经的艾斯加•凡杜勒徒劳沦为初恋的陪衬。


---------------------------原文的分割线-----------------------------------------------------
李维太太倚着树站在我面前,抬头仰望星星,你会看见她的呼吸在冷洌的空气中清晰可见,像一个鬼魂的面具。我们都在呼吸,都带上了这些面具。这有点像一出戏,与明亮的月光、皮草、帽子,加上脚底下埋着的小汤勺充当观众。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看见李维太太低头微笑,爱丽丝对着星星大口地呼吸,她的面颊斑驳陆离。我察觉自己苍老的手挨着她的袖子,死乞白赖地想敲密码给她。我看见月亮掉进了她的咖啡杯,在那里像飞蛾般挣扎。接着,她倾身向前,用嘴做了个默默的吻,飞向月亮崎岖的表面,让它安静下来。我看见月亮轰然爆炸。
---------------------------原文的分割线-----------------------------------------------------


这个披着莎士比亚剧中戏袍的风情女人,那个弥留之际还叫你朗读色情小说的放荡母亲,演技无逊卡萨诺瓦的情场老手,一封情书让暧昧水到渠成,将我的初吻夺于无形,那本来是要留给你的,爱丽丝,很遗憾,但你妈真的让我魂销神荡,唔,少妇经验毕竟没的说,以上皆为画外音,但愿你暂时失聪什么都听不见。再纯洁的观众都会说,真有点乱伦意味,不愧是纳博科夫大叔的精神继承人,可恋母正太的英名不是随便就能当的,反过来可能败露的洛丽塔情结更让我无比纠结。时间用它无耻的拐棍在你我之间画地为界,有时幻想偶尔跨越惩罚马上就看得见,预设了倾诉却被一张老脸唐突地戳破,哎呀呀落荒而逃此义父原来是怪老头一个,爱丽丝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囧得欲哭无泪,你的出走又能怪谁,乃妈妈勾引无知少年这笔账我又要跟谁算。望天。捶胸。暗示无法接通情绪暂时搭错了线。相约在何年?无语对裤裆。

【名可名,非常名】

一个来不及成熟的青涩之吻,戛然切断初恋的哀怨之光,让走钢索的人彻底丧失了他勉力维持的平衡,爱丽丝母女的离去让我重陷咖啡月亮的碎影,在逆流而上的时间苦旅中俯拾皆是思念的碎片,向死而生的外貌下潜滋暗长着酝酿已久的花痴阴谋,一场匪夷所思的车祸就像母亲当年的受孕一样,揭开一段崭新感情的华丽篇章,偶然将邂逅定格在了毫不设防。

谁还记得西西里岛那位可怜的独眼巨人库克罗普斯?被谎托“谁也没有”之名的奸雄奥德修斯弄瞎眼睛后只能徒唤奈何,爱丽丝,你看,一个高明的伪名即可收服强敌,我有什么理由不依法炮制?选择父亲的名字好让离奇的失踪影射你我的将来,天真地以为幽冥之力能支撑起爱情的宫殿,闹哄哄刚从红地毯上轻盈地滑过,尚未品尽每个甜蜜清晨的回味余甘,就要被生活的波澜震得抓地不牢,想要稳住阵脚头脑陡然发烧妄想以真诚撼动漠然,真相犹如一地鸡毛无法哭个痛快淋漓还要看你拂袖而去。


-----------------------------原文的分割线---------------------------------------------------
也许婚姻是一种分量,一个镇纸,不让心随风乱飞。
-----------------------------原文的分割线---------------------------------------------------


爱丽丝,我是怎么说的,你的母亲真是我徒劳爱情的催命符,曾经恼羞成怒挥手打碎老少鸳鸯的愿景,如今还要以老病之身拆散我们透明胶带般黏而不牢的感情。那个老来得志的鸨母玛丽还说时间是站在我这边的,殊不知妓女的晚宴上已然预演记忆对理想的无情,无法忘怀的过去,在你我之间重新划界完毕,就像多年一觉青楼梦,如今女人们还是念念不忘玛丽的旧日臭名。即使父亲的遗产给黯淡的生活重新接上了电,也只看见空欢喜坐在餐桌对面,告诉我还有能力在你离去之后余生残喘。


-----------------------------原文的分割线---------------------------------------------------
她过去是说星“且”六的,以前任凭什么都不能改变我少女爱丽丝的发音,可如今我想她在西北部的生活和婚姻还是留下了痕迹,这就是了,还有她的急脾气,它们的变化微乎其微,你完全可以不以为意。毕竟,听交响乐时,我们不会硬要作曲家颠来倒去地重复一个旋律,而是欣赏他的变奏技巧。我曾以为对爱丽丝了如指掌,从而会喜欢她的每一个变奏,每一个大调或小调,因为,就像在一阙交响乐中,她的内在深度是永远不变的。
-----------------------------原文的分割线---------------------------------------------------


 瞧瞧我曾经那么坚信你内心的节奏,曾经信心满满对每个高低转折心中有数,什么时候需要放缓步调,什么时候需要渐变加强,心有灵犀本就存放于彼此的默契了然。多少回花前月下,狡黠的萤虫群星般近手可握,点亮你幽暗心事的每个角落,在醉人的薰衣草香阵中,八月的夜露轻轻淋湿干燥的渴望,想要洞穿你心就如横穿无人之境,就算你遁入地底三万尺,掩埋了每个提神悦目的诡秘动机,也会被我连根拔起,然后拥抱,然后入怀,任性地说,其实你哪里都逃不过。


【黑信封】

------------------------------原文的分割线--------------------------------------------------
有时,我会想起一只大黄蜂,蜇伤我的爱丽丝的那一只。金黄色的斑纹像老虎的皮毛,住在南园高高在上的蜂窝里。当然它早就死了,四十年前被拍扁了。可是我喜欢这么想:当它活者的时候,它透过客厅的窗户看着娇媚的爱丽丝。日复一日,它在蜂房里嗡嗡细语,看着我的姑娘读着她的垃圾小说,或梳理头发,或对着穿衣镜引吭高歌。它不酿蜜,也不筑窝;除了讨人嫌,它没有任何世俗的目的。如果房东够小心,它几个月前就该被杀死。一只微不足道的虫子,可它爱她。它活着就是为了看她。在它最后的日子里——黄蜂的生命稍纵即逝——它关上家门,跨出了点着灯的走廊,在空中两次俯冲,终于掉进了她的生命。当然,它死了,留下一抹褐色的血迹。这勇敢而愚蠢的东西,这美丽的东西,为爱耗尽了一生。
------------------------------原文的分割线--------------------------------------------------


几度别离,再次重逢,痴恋者也曾出生入死,意冷心灰,悲剧仍有下半阙需要我来填补完结。故人休吉的插入重燃我对旧爱新生的信心,老朋友,好兄弟,隐情人,在路上,穷奔波,跨越了犹豫的高峰,登顶之后只看到梦中人在毅力的转角开怀笑迎,奋身一跃跳下时光悬崖,抖落一地牵挂,身份瞬间扭转,收获母子之名冷落夫妻之实。笔记本在深夜打开邀请匣中的分身上来透气,天真脸孔遭遇笔底遗恨,在纸上苦笑。荒诞与虚妄重又粉墨登场,戏终茶凉之后,留待手中之刃收拾这千古传奇,作为母亲之爱死去,弥补情伤似有还无,想要告白欲语还休,遗落谢幕之人一死封笺的黑信封,敬劝痴男怨女切勿开启。

【夜抽搐】
门在身后关上了,几缕厌倦气息见缝插针适时地钻入,勾勒出你姗姗来迟的身影,我在暗中摸索,你说别开灯了就这么坐着吧,然后把烟递过来,夜蛙鸣叫的静谧中开始闪烁两点孤寂的行星。循着星光前进,远看坑坑洼洼近看嫩滑滑,左移两公分,登上倔强的鼻翼,嘴唇肯定在下方充满欲望地吐纳吧。还有这颗心脏是怎么回事,有气无力煮不沸一锅冲动的热血。

行星A:你摸够了没,我又不是宠物,再说你这摸法也太猥亵了吧。

行星B:小正太不脱掉裤子还敢顶嘴。

A:脱你妈逼,你要给我吹箫啊。

B:好了,亲爱的麦克斯•提夫利,你就不能容纳一下小宅腐的小变态?最近满大街都奥运,周围不是麻将虫就是电视控,难得还能跟你在纸上调情,谁叫这该死的后现代都是性倒错,想拥抱萝莉还得扒纳博科夫的老坟,看你跟爱丽丝亲热不过是权宜之计,即使你维持了多少个孔雀开屏的姿态,借了多少次莎士比亚还魂,都瞒不过你老婆是荡妇这一事实,跟她老妈一样色,纯粹的贱货嘛,犯不着老是初恋中毒的花痴样吧。

A:去死。本来不想直白你的老底,现在我不得不嘲笑一下你的处男结。说什么子非蜜蜂不知蜂蜜很苦!老子嗡嗡一生赢得个情圣虚名,到头来就采得爱丽丝一朵菊花!梦里说了蠢话一吨,蟑螂都熟悉了你的空白性史,想要找处女,秘密就在。。。。。。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星空下的婴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星空下的婴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