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为信仰奋不顾身的男人

蓝镜(●—●)
2009-01-14 看过
石神和《白夜行》里的桐原亮司,都是为了信仰奋斗到极致的人。某时某刻,因缘际会,那仅是最初的一闪念,就点亮了他们余生的信念;不管时空如何流转,我相信他们可以把这信念心甘情愿的一直守护下去,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执拗的可爱,执拗的可怕。

那信念,或许是植根于对现实和自身的不满、无力、甚至沮丧。

石神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孤独的偏执的自我探索的天才。他的宿命是,总有这么一天,要面对包围自身的双重困境。内部的困境即,在探求数学本质的过程中无法突破自身限度的焦虑和由此引发的危机;外部的困境是肉眼即可看出的,他与外部世界、日常生活的脱钩几十年如一日,也没有可以情感交流情绪宣泄的渠道。可以说,石神一直活在一个没有“人”的内心的封闭真空里,当对自己一直以来唯一的信仰和本能——数学都失去信心的时候,就是他必然自我毁灭的时候,就是书里说的,“他迷失了活着的意义”。信仰赋予生活意义,没了信仰,生活难以为继。也许,天才都要和这个难关狭路相逢?
那两个天使一样的母女,瞬间的登场就让他放弃了必死与速死的决心,我其实毫不奇怪。谁能一定否认他内心依然残留着生的欲求呢?那也是他第一次正视到了某种东西,某种超出了原来的精神视野的东西,那东西是美的,美得新奇,美得突如其来,但魅力不亚于数学,和数学一样美或者更甚(?)。于是,在巨大的冲击与感动中,他重生了,他获得了救赎,抓住了让心灵安静的可以维系的根。靖子和美里,如救命稻草,如自茫茫远方来的神袛,是石神新生的开路者,对她们,他唯有感激与仰望。所以,接下来的一切,在信仰的推动下,他最大的出发点只是报恩,不管外界看来那是怎样不可思议奋不顾身的牺牲,竟然都已是顺利成章了。他冷静甚至是安静的策划着一切,所有的布局和诡计,隐忍的冷酷的,下作的自毁的,既是为了她和她们的幸福,也是为了本心的宁静——终于找到了让我安身立命的所在,那么,为了它,我就会一直的走下去,一往无前的走下去,虽九死其犹未悔。
这大概就是可怕的信仰的力量。情感上我为之流泪,理智上却为之唏嘘,只因那些无辜的死去的人。
所以到最后, 到底成了双刃剑的格局,汤川教授的好心成了颠覆,反而让那本应走向伊甸园的靖子生不如死,自毁没有换来他赢,得失平衡永远只是理想,石神他又能怎样呢?惟有困兽般爆发出“吼出灵魂”的悲怆。

桐原与雪穗初交集的情形,基本上湮灭在东野语焉不详的文字里,有赖读者在脑海中自由模拟。但不管怎样,雪穗那高雅忧郁不落凡俗的女神样必然把少年阴郁而稚嫩的心撕开一道裂口,那是照进庸常生活的一束雪白的光,当父辈的阴湿苟且侵犯着玷污着这道光,少年只能以暴力去反抗。之后,桐原生命的钟点永远停在11岁,他可以只为她活着,在成人的世界,不停的跳进一个又一个戕害他人却自我麻醉的梦魇。因了她的牺牲,附丽着情结的跳井,毫不犹疑。

最重要的,也是我最想表达的是
石神对靖子 , 桐原对雪穗
不是爱情
         (或者说不仅只是爱情)
那只是为了信仰的捍卫,为了最初的忠贞与幻梦。
美是脆弱的
圣洁的在这个现实的世界总是不堪一击的速朽的
于是在这两个少年的心中,需要他们披荆斩棘一直守护下去

尸横遍野,自我放逐,是自甘的选择,也是必须的代价


某种意义上,这是两个面对内心毫不妥协不懂变通的家伙,我希望只是在小说里偶遇他们,虽然我知道这种希望是多么徒劳。

 
60 有用
1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嫌疑人X的献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嫌疑人X的献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