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也有趣

羽葵
2009-01-12 看过
    圣诞节给师父买书的时候,也顺便为自己挑了这本书。谭唯拿起随便翻了一篇,看完了说道,这人不是有病吗这。

    我拿过一看,其中的一篇《布莱特的难题》,凡事依从理性的布莱德,吃光了家中所有的食物,他的家住在离两家相同超市同样近的地方,该选择去哪一家才算符合理性呢?对他来说选择哪一家都是对另一家的不公平。于是乎,他饿着肚子呆在家里哪都不去,直到快要昏厥。

    不仅莞尔。谁说的来着,哲学就是将正常人变得不正常,将不正常的人显得正常。

    但是人生本身就是矛盾的,即使是何等的智者,智慧得足以洞察每个问题的症结所在,却仍然会时不时面临何去何从的窘境。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始终记得黑格尔的那句,世界上有两种动物,快乐的猪,痛苦的人。

    人的一生有多长,就注定着被哈姆雷特式问题困扰的时间有多长。即便看起来无忧无虑无头无脑的人,也终究是会思考的人,一旦思考,就难免陷入举步维艰的困境。

    一头经过基因改造像人一样有思想有意识并能开口说话的猪,他自知出生便要为人类的饕餮服务,而且经过基因改造,死亡对他而言已是一个无痛的过程。而你作为一个素食主义者,面对这只希望在人类餐桌上献身的猪该怎么办?吃?违背你素食的意愿;不吃?有悖满足别人愿望的道德。杀死一只无脑鸡是否比拔起一根胡萝卜更野蛮?

    人生面临太多选择,而很多时候所有的选择都在相互矛盾,都是在违背自己的意愿和信仰,我们该如何抉择?我们不仅需要拥有清明的智慧,同样需要追求良知的道德,怎么做才能既符合人之常情,又不违反内心的准则,为自己的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但这样的解释是否又真的合理呢?

    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两全其美的结局,没有办法舍弃,有的人选择逃避,或者故用冷漠或调侃做外衣,将自己裹起来,聊且当做看破红尘。

    或许这样的问题会让某些人觉得荒谬无聊,但仔细回想,我们现实生活中不乏遇到此类需要思考的问题。垂死痛苦的病人要求安乐死,作为一个具备职业道德又心存怜悯的医生,一边是不能安乐死的法律准则,一边是眼睁睁看着病人痛苦而终时的良心谴责,他该如何抉择?

    假设师父此时不再教我攀岩,我是该寻找另一个老师学习,还是就此放弃攀岩?一边是对师父不离不弃、从一而终的准则,一边是想要学会攀岩的意愿,我该如何取舍,势必陷入两难的境地。

    巴吉尼在书中写道:“哲学会思考一些事实齐备却仍然没有答案的问题”。很多事情都无法得到答案,哲学只是去体会一种思维的乐趣,或者思想的痛苦,跟那些晦涩深沉的哲学文字相比,我更喜欢这种由浅显有趣的故事引发的思考。

    这些思考对生活而言也许并无实用的价值,它们只是在启示我们,不局限于一种思考模式,多元化的思考,才应该是人类应有的特质。生活有局限,思想却无界限,真正想成为一个智者,必须在感性和直观的基础上忍受这种思考的痛苦,才能获得更多开阔的眼界和清醒的思维。
2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