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取该书的一段序言,非常之可笑

Lucifer
2009-01-10 看过
  “波普尔的错误在于把科学中的革命和批判加以绝对化,把整个科学及其历史发展归结为这样的局部方面和环节。这样,科学发展中的规律性就不见了。沿着这条路,他在社会领域中必然走向历史唯心主义。所以,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攻击和所谓‘批判’,是根本错误的。
    波普尔早年一度信仰马克思主义,但他始终坚持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立场,在社会哲学上又把他在科学哲学的基本观点上的错误极端的加以发挥,终于走向了反马克思主义的立场。
    事实上,波普尔以后的现代西方科学哲学发展力图克服他的科学哲学的局限性和片面性。这样,他对马克思主义的诋毁和歪曲,也就不攻自破了。相反,马克思主义的光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再次显示出了不可战胜的理论力量。”

    以上是《猜想与反驳》中译本序的最后三段,我做几点说明好了,首先,可能作者自己都不好意思写了这段话,所以没有署名,不用过多责怪这篇序的作者,这些未必是真心话。
    而真正令我一读完这段文字就笑不停的,也并非主要是那几个常见词汇,而是这段文字试图为这些常见词汇辩护所采用的逻辑方法,恩,大家自己把握一下。
    最后,我想问在序言里把书的作者贬的一文不值完全否定,是不是我们的特色?《历史主义的贫困》的序言貌似也是这样的。。。

多少年后的补充:大家好像都不看我评论写的第一句话~
55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0条

查看更多回应(40)

猜想与反驳的更多书评

推荐猜想与反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