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边城

秋色
2008-12-27 看过
世人因《边城》知晓了这个叫凤凰的地方。瑾子坐在凤凰长城上,头戴苗家印花图案头巾,身后是延绵的沱江以及沱江边上半水半陆的吊脚楼。大学以后,不曾再见过瑾子,只是,她这张在凤凰城上的照片一直印在我的心里,不会抹去。

这是个因沈从文而火起来的旅游热点,多少人都因为《边城》而走进凤凰,寻找翠翠的生活印记。只是,如今的凤凰,吊脚楼仍在,不过已淹没在茫茫游人当中。被淹没的,又何止是吊脚楼?

我是个很难被景物描写所吸引的人。而我,也确实被沈从文先生的文字给吸引了。原来,不是我不会欣赏,惟有沈先生此类天然而成的文笔才能吸引我们这些网络时代速食者的眼球。

一个老人,一条狗,一个女孩,一个渡口,在离我生活的时代不远的过去,在离我家乡不远处的湘西,一群人,安安静静地活着,承受着生活带来的一切,欢乐、苦难,都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生命的本质,确是那实实在在的心对日子的接受,心与日子的融合。所以,承受,不再沉重,等待,也不再漫长!

如今的湘西,似乎早沈从文先生一步,离我们远去。人潮汹涌的湘西已然变成解放后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又一个模型,一个无限复制的模型。而我们,犹如古贤今人艳羡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样,又开始从沈先生的文字里幻想那个曾经存在过的美丽边城。

 

P.S.瑞典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审委员谢尔以•马悦然于高行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在《明报月刊》中表示,1987、1988年诺贝尔文学奖最后候选名单之中,沈从文入选了,而且马悦然认为沈从文是1988年中最有机会获奖的候选人。1988年,马悦然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大使馆文化处询问沈从文是否仍然在世,得到的回答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其时,沈从文刚刚离世数月。

我不是个惟诺贝尔至尊的人,只是,看到这句“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我的心,还是不小心被狠狠刺了下。
1 有用
0 没用
边城 边城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边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边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