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了,我被征服了

会说话的树
2008-12-27 03:13:00 看过
到了钟楼我几乎能感觉到小说里的每一个场景,走在螺旋石梯上,不停地流眼泪,Dance Esmeralda, chant Esmeralda,卡西莫多爱着她,可是又怎样,她爱的不是他,她爱的是爱情,坚定地知道自己需要爱情来不停地滋润心灵,人们不会原谅她,因为她居然可以那么勇敢无畏地去爱;人们痛恨他,因为他爱上了她,因为他居然有爱的能力,剥去欲望的爱,怎么可以,这样没教养的姑娘,这样丑的男人,这样欲望的世界?没什么可不可以,自由平等,因为这是爱。

“人们会原谅瓦格涅的疏狂,但是人们不会原谅我。”——张爱玲是最清醒的女子,人们不会原谅她,是因为她的才情糅合着她英勇的爱情,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这跟时代没有关系,从来没有过,人们只是不喜欢自己的没有的东西被别人一再地拥有。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巴黎圣母院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黎圣母院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