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与不快乐是一回事

读书敏求
2008-12-23 看过
快乐与不快乐是一回事


冬日,香港名词人林夕携其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散文集《原来你非不快乐》来到上海。对很多人而言,林夕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填词人了,反倒成了一双平凡人借来审世衡人的“智慧眼”。他的歌词早就越出一般意义上的私情呢喃,而以其丰沛的才情和对人生洞若观火的梳剔拥有了大量的拥趸。此次推出的这本文集是其专栏文字的结集,内容驳杂,举凡社会时事、文化现象、生命哲学均有阑入,但主题则始终围绕着“快乐”与“不快乐”。

在这越来越不快乐的社会,每个人在为稻梁谋的同时,总想为疲乏的心灵找一处安居之所。但我们时常误会了快乐的本义,或是将其理解为简单的肢体兴奋。于是,快乐就成了不解渴的饮料,越喝也越渴。坊间的同类书籍要么继传统励志书的窠臼,劝人放弃功名,熄灭本心,最好出家算了;要么步心灵鸡汤后尘,自己骗自己,人生变得很犬儒。

林夕此书却直逼生命绝境,大讲“未知死焉知生”,话讲到根里,毫不避讳惹人厌烦的人生不堪。我们真的误会了绝境,也误会了快乐。绝境其实并非身体的如履薄冰,而是心境的空空无边际。绝境是每个人都要遇到的,不是说穷人有,富人没有。或者说,在绝境面前,人人平等。绝境是紧贴人生的,有时正因为有绝境,人生才给逼出了原本的模样。我们大多数人都以为绝境是物质的匮乏或是生活的不顺遂,其实任何人都会有自己的心灵绝境。

我们也并不很了解快乐的真意。快乐其实是非正常状态,与悲痛一样,是情绪的非正常波动。古人讲宠辱不惊,正是把宠和辱放在一起讲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快乐与不快乐在本质上是一回事。我读这本书的时候,其实有点怀疑书名和林夕文字的本义并不完全妥帖一致。我偏见,患过焦虑症的林夕与其说害怕不快乐,不如说更害怕快乐。没有持续不中断的快乐,也就意味着在短暂的快乐背后总有更长久的不快乐。而所谓修行,其实不是修行怎样去获得快乐,而是去磨砺如何忽视快乐。人能忽视快乐,还会在意不快乐吗?

话说到这里,是不是觉得人生很乏味呢?不,千万别这么想。这么说吧,有时快乐像甜甜的糖水,不快乐恰似不好尝的苦水。人当然回避苦水,偏嗜糖水。但问题是,人能靠喝糖水过日子吗?人,需要的只是一杯白开水。

相较快乐这种非正常情绪波动更高段位的其实是通达与自在。如果细读林夕的书,我们会发现,林夕不常提到快乐,而是另外一个词——安乐。心安方能乐。心安才是最长久和最给人安全感的情绪。我们所谓的快乐事件大多数也不过是一件事有了着落,一个人有了归属,从而生发出心安平静的满足感。如果要说是快乐,那么这倒是最安稳的快乐。林夕十分推崇苏东坡,喜欢他的一句“也无风雨也无晴”。这句话的高妙大气,其实不在“无风雨”,而在“无晴”。常人顶多能不在乎风雨,那其实是坚毅;高人却能忽略外界的种种好。苏东坡迭经磨难,真是修炼到了这样闳肆通达的心境,这时的外物不论是妨碍我的抑或是有利于我的,我都平视之,如春风过耳。林夕要说的是,这样的快乐才是自找的,依凭外在的快乐终究仰赖于他人,不属于自己。

能正视生命的绝境,才谈得上找寻快乐;能忽视快乐,才谈得上得到快乐。

林夕书的封扉上写了这么一句话,近期自修快乐学,学快乐。初读带过,复读觉得有深意在。林夕提醒我们,快乐最终是个漫长的修行过程。对快乐的定义,对快乐分寸的拿捏,对快乐失去时的心情调理,其实都是自己领会修行而获致的。而自修两字更是道出快乐的本义是自定义的,也正因为是自定义的,任何人都找不到现成答案和方法。

读这本书读得我心意满满,在冬日却有春阳当身的感觉,我看到的是一个同样拥有生命绝境的人在向人坦诚道出一己的心境。有人误会此书教人回避生活纷扰,哪里啊!我们不要忘记世上最悲观的人释迦牟尼在大雄宝殿上写下世上最积极的四个字——勇猛精进!
99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3条

查看更多回应(33)

原来你非不快乐的更多书评

推荐原来你非不快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