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看了服了

苗师傅
2008-12-11 看过
大仙

一直以来,我假装借张爱玲老师之口,把一句闪耀的名言送给苗炜老师。就是那句横亘在中年男子和青年女子心窝里的一句话——闷骚,就是有礼貌的淫荡!所以,40岁的苗炜带着一股闷骚的气质,杀向世界各地的花花世界。
记得我出小说那年,老苗可焦虑了,问我:“怎么才能写出小说来呢?”
我说:“吃铁丝。”
他说:“这是不是太狠了点儿?”
我说:“不狠,吃完铁丝看你拉什么,要是拉出笊篱,那就行了。这就叫——吃铁丝拉笊篱瞎逼编,写小说就是瞎编,破小说就是这么写出来的。”
老苗那时候盘算,鲁迅38岁写《狂人日记》,村上38岁写出《挪威的森林》,得抓紧了。后来他就更焦虑了,因为他喜欢的卡夫卡41岁就死了,他喜欢的菲茨杰拉德44岁就死了,他喜欢的加缪46岁就死了。
以他的想象力,写小说没什么大戏了,但写专栏还可以。当不了作家,咱还当不了专栏作家么?写不出百年孤独,还不能玩一把孤独吗?写不出生活在别处,还写不出生活在此处么?于是我带他杀向花花世界,从满洲里杀向西伯利亚。看见壮丽的山河,我问他:“服不服?”
他说:“不服,这不都是从咱们加里抢走的地儿吗?”
在贝加尔湖边,我问他:“浪诗不浪?”
他说:“浪,这里不浪,就没地儿浪诗了。”
于是我浪诗——洗好你的身体,颤抖着穿上凉鞋前来。离开辛酸的世界,来到我的静思堂。我们从贝加尔湖杀到静静的顿河,我问他:“看见了吗?”他说:“看见了。”我问他看见什么了,他说他什么都看见了。后来我们就杀到了巴黎,在共和国广场喝啤酒,开着吉普车就奔圣心大教堂,俯瞰海明威战斗过的巴黎,我问他:“服了吗?”他说:“服了。”
海明威在塞纳河边转悠,一女子靠上前来:“办吗?”海明威回答:“办。”办完之后,女的问海明威:“爽吗?”海明威回答:“一般”。什么叫电报体,这就叫海明威的电报体。老苗说话就是海明威的风范,一个字两个字的往外吐鲁。
凯撒也是电报体,他说,来了,看见了,征服了。我们没那个气魄,也不想征服谁,我们一起出门,在这个美丽的世界,去了,看了,服了。
9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0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让我去那花花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让我去那花花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