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出版集团《犹大之窗》读后

七曜教主
2008-12-09 看过
(一)形制
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对吉林前九本卡尔小说的封面,我个人十分喜欢,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勒口。结果后续的这些卡尔小说,勒口是补上了,封面、书脊都被改掉,不禁让我十分困惑——放到书架上,怎么看都不像是同一套的小说啊。而且这次的封面,显然是把卡尔系列彻底纳入了“古典推理文库”,以个人的想法,这方面或者可以参考一下新星出版社的“午夜文库”,不同的作者用不同的风格,没必要整个文库都采用同种构造的封面吧。何况这个封面,实在教人无法赞赏,比起之前那九本来,委实有所逊色。(《犹大之窗》的封面,到底是什么寓意?躺着的那个人头总是让我联想到兵马俑,还不如之前那九本,什么都联想不到。)
另外,封面的字号太小了。“古典推理文库”和“犹大之窗”中间的那两行字,眼神差一点就看不清楚了。尤其当中一行乃是“亨利·梅利维尔爵士探案”,系列的名称如此萎缩,真让人怀念前九本的突出。
再说勒口的问题。封面勒口里面,对翻译者景翔先生的介绍,乍看之下教人十分莫名其妙。“重要译作有:《艳阳下的谋杀案》(远景);《EQMM精选四十年代推理代表作》(林白);《骸骨与沉默》、《恐怖角》、《死者无动于衷》、《火箭冲到太平间》(以上远流);……《微物神探宋戴克》(以上脸谱)”对一个国内普通的读者而言,他会知道“远景”、“林白”、“远流”、“脸谱”分别是台湾的四个出版单位么?十之八九,会看的一塌糊涂吧。
对了,还有封底的介绍,亦是不容忽视。一般出版物的破折号(——)都是连续的,中间并不断开。包括这本《犹大之窗》的正文,亦同样如此。唯独这本书的封底,破折号是断开的,恐属编者失察。
随书附赠了一张“《犹大之窗》场景图”,似是蜡笔绘制,堪称十分鸡肋。一则这部小说,没有使用场景图的必要;二则场景图一字不注,同样等同于无。那个大大的“×”附近,最起码也该写个“尸体”才行吧?
  
附:吉林的场景图
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75786022/
  
(二)彩蛋
外观的问题说罢,紧接着再说里面。翻开此书,首先看到的乃是Ellry和伤痕的导读。其中Ellry乃是总论,而伤痕则是仅就各书而言。之前的那九本卡尔里面,是把这两篇文章混成一篇,算是二人合作。因此开篇都是固定的Ellry开篇,中篇之后则是伤痕的介绍。我最初就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一直以为九本书都是同一个总序,后来才意外发现其实下文是各不相同的。吉林的编辑这次将两者分开,亦算对读者有了一个较为明确的交待。
然则所谓“彩蛋”又是什么呢?大家翻开前九本卡尔的导读,仔细看第五页里面,会发现这样一段文字:“第二年他以笔名卡特·狄克森创作的《布拉格宅邸谋杀案》中,亨利·梅尔维尔爵士登场。”并且此后的行文之中,都一律用着“亨利·梅尔维尔”字样。直到《犹大之窗》的封面,突然就变成了“亨利·梅利维尔”,而Ellry的导读里面,亦被改了名字。不论哪个名字更适合作为Merrivale的音译,这都无疑乃是一个有趣的变化。
  
(三)翻译
翻译是一个重中之重的问题。中午我刚刚拿到了书,就有很多朋友询问,景翔的翻译,水准如何?现在谈谈我的印象。
首先明确表态,我没看过英文原版,这里只是说说一种印象罢了。本书第四页,有这样一段文字:“房间正中有一张很摩登的平桌面书桌,桌上还亮着一盏很摩登的台灯……”而景翔先生的翻译,留给我的印象,亦正如他此处的用词一般,十分“摩登”。我看到这里,一度觉得非常便扭,因为“摩登”(modern)完全可以译成“时髦”或者“流行”之类概念,没必要一定采用“摩登”音译。而且既然是“古典文库”,用词最好古典一些,不要搞的这样“又现代又西洋”。倘若是钱德勒的小说,使用“摩登”自无问题,但既然是卡尔……这就只能见仁见智了。
另一个关于翻译的印象,是口语化的痕迹颇重。之前在QQ群曾摘取数例,这里再引用一下。当然这些地方,未必都是病句,只是不太符合中国固有的书面语罢了,读者不妨自行品味。第二页:“这实在很让人高兴。艾佛瑞·胡弥先生是首邑银行的董事,也是这家银行在圣詹姆士分行的旧任经理,可不是一个会对这类事情等闲视之的人。他这个人可以说是既正直又疑心很重。从他在北方一个工业小镇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时就已经显现出来。”第三页:“接着他告诉自己说这太无聊了,他为什么要紧张呢?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年代,要说还有哪个会因见到新娘子的家人而紧张的话,那只有在喜剧里才看得到。”同第三页:“就在这时候,吉姆毫无来由地掉了手上的帽子。”这都是虽能明白大意,却绝不符合语法习惯的句子。举一可以例百,说译者的“口语化”倾向十足,大抵没有问题。当然这并非是说译文的水准很差,恰恰相反,这本《犹大之窗》,比之前的九本卡尔小说,水平都要高出数筹。(之前的《女巫角》、《宝剑八》,简直不忍卒读。)这里摘出来的几个地方,无非是鸡蛋里面挑骨头罢了。因为翻译一道,最重要的是译出“神韵”,一旦有了“神韵”,纵然语法措辞稍见疏失,读者亦能以本身的逻辑补足。从这个角度来说,《犹大之窗》堪称是近年出现的为数不多的优秀译文之一,虽然我个人并不十分欣赏这种口语化的文字结构。(当然了,《犹大之窗》的核心是法庭辩护,小说本身就是用大量的口语堆积而成,因此这种译文的口语化,亦非无因。)
  
(四)印象
《犹大之窗》确乎是一部经典的推理小说,手法相当的富有创意。(柯南有一集关于紫丁香别墅的,似乎就是从这里获得的灵感。)而且“犹大之窗”本身亦是一个十分富有意向的比喻。当然小说的缺陷亦很明显,尤其是具有黄金时代推理小说的通例,对凶手只给予绝少的叙述篇幅,以此淡漠读者对凶手的印象,直到结尾忽然抖出“此人乃是凶手”,难免就会使读者恍然大悟。只是这种做法,究竟能否算是公平?我不敢妄言。但我个人更加喜欢的,乃是《姑获鸟之夏》、“馆系列”一类作品,凶手就在你眼前晃悠。我觉得这样会更加有趣一些,最后的“意外之感”,也更加强烈一些。
有一个令我觉得十分奇怪的地方,就是作者对菲尔博士和亨利爵士的形象塑造,好像都是体型如牛的大胖子,不知卡尔为何偏爱此类体格?两个形象如出一辙,亦没有什么明确的性格差别,感觉就是同一形象的两个分身而已。这种人物性格的缺陷,或者算是卡尔小说的一个不足之处吧。
另外,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问题,就是导演之中,有所谓“卡尔每个诡计都会亲手实验”之语。作为宣传,这无可厚非;但这毕竟是出自推理圈子内较有名望之人的手笔,如此吹捧,似乎稍嫌过份了吧。尤其仅以吉林目前推出的十部卡尔小说看来,真正能够被亲手实验的,其实少的可怜。(例如《连续自杀事件》,既没有亲手实验的必要,也不可能亲手实验。《绿胶囊之秘》从动作需要的时间来看,甚至都不太可能成立,怎么可能是亲手实验?《逆转死局》更加荒谬。)特意提到此事,并非因为那句广告的华而不实,而是因为广告后面,还有这样几句:“读者更毋需怀疑小说中的手法是否能实现,因为卡尔都亲手加以实验,确保诡计的可行性。如果有这样的疑问,只能归咎于自己的脑袋太笨。”正所谓“声闻过情,君子耻之。”这篇导读本来是很优秀的,也很有影响力,但就因为这么一句笑话,让我觉得甚难赞同。
  
(五)后记
如果一定要打一个分数的话,对这本《犹大之窗》,我觉得是85~90之间。扣分的理由并非内容,而是形制。具体的不再赘述了。
昨天订购这本书的时候,曾顺便委托一位朋友,向吉林公司的老总转达两个建议。(一)能否考虑出版卡尔的传记,以配合卡尔小说的发行。(二)能否考虑出版卡尔的那部柯南道尔传记,大概很有市场。【注】之前听张老师扬言“古典文库”将会终止,一度觉得非常便扭,但那时并未觉得特别遗憾,直到后来听到吉林的官方人士出来辟谣,竟突然觉得有些欣喜若狂,似乎这才感到了“古典文库”的价值,以及我个人其实是对之非常期许的。(尽管我喜欢的多为日本推理小说。)对张老师的离去,我所知不多,不好多说什么。但任何事情总有两面,张老师离去之后,吉林的出版速度骤然加快,毕竟乃是一个事实。少了这位拖沓的把关者,对“古典文库”而言,此系幸事?抑或不幸?恐怕只有拿到了后续的小说,方才会有所分晓吧。

【注】这部传记大陆曾经出版,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19 有用
4 没用
犹大之窗 犹大之窗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犹大之窗的更多书评

推荐犹大之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