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争--读王安忆《富萍》

Arthur
2008-12-07 看过
一个人的战争--读王安忆《富萍》

富萍是个倔强的孤儿,用她气头上的话说:用娘生,没娘养。富萍的叔婶把她抚养成人,给了她一个表层意义上的家,也给她内心深处蒙上了无法挥去的关于家庭的,关于负担的阴影。富萍可以承担,却仍有一种想要极力摆脱的本能。谁愿意让生命的姿态僵硬地屈躬,长久地生活在沉重的负担下?年轻,让富萍的生命象阳光下所有美丽的事物一样,凝聚积极伸展的努力。

一个人的一生中,至少有三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学业有成,婚姻如意,事业成功。而象富萍这样的农村女孩,学业与事业都与她们保持着一种骄傲的距离,平凡得有些困窘的现状,反倒使得她们的婚姻有了与她们不同阶层的女孩难得的容易。这容易虽然多少有些赌博的色彩,可也不失为改变现状,乃至改变命运的方法之一。命运为富萍安排了一段感情,她最初的的接受在全文结束的那一刻泛起凄楚味道。姑娘大了,叔婶家容不下她。同时富萍内心也有想要摆脱的迫切,生命被克制得久了,就会失去健康的形态。富萍需要一片自由的空间,和自我的生活方式。她一个人在无奈得有些被迫的情况中接受了一段婚姻盟约。一个人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富萍需要一种信念的支撑,战争中,她首先要打败自己。在老家与上海之间,以离开与投入为契机。内心的丰富让富萍对新事物保持着沉静的敏感,她无声接收与融汇。外表的木讷,更象是富萍无助的自我保护,其实也是惨淡脆弱的。无论是那段有些被迫的盟约还是舅妈热心的介绍,富萍都在沉默中小心地推测,揣摩,权衡。富萍需要不仅仅是一场婚姻,她更需要一个家,一个可以让她内心充满宁静平安,自由温暖的家。这个标准当然由富萍自己来定,苦也不怕。富萍离开过,她在离开的过程中认识了光明和后来成为了她丈夫的人。富萍的离开其实是一种反抗,虽然这反抗很无力。不是因为富萍不够勇敢,而现实实在太强大了,富萍再一次妥协。妥协并不代表绝望,富萍并不贪图“奶奶”留给李天华的一切。她需要在自如的生活中大大的喘一口气,她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空气都跟她每天呼吸的一样是苦的。她再次离开了那些曾经预示了她的未来的她根本不想得到的生活与人。

然后,富萍地被她周围的人孤立起来。闲言碎语是何等伤人,可富萍倔强而坚强,象一个孤独的战士阵守着最后的营地。她铁了心要在自己的生命中踩出一条道来。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富萍为自己找到了无悔的归宿。我就不信富萍不苦。我就不信富萍不累。。。。。。我就不信富萍不甜。富萍实为“浮萍”的谐音,浮萍无根,但只要环境适可,浮萍便生息不断。王安忆的文字色彩中性地叙说着与富萍相关的一切,看不出过多的怜悯,也看不出主观的鄙薄,事情层层铺开,是错是对,皆为读者仁智。

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看王字忆的作品的。从图书馆借了几本中短篇,都看得津津有味。



王安忆笔下的上海,再怎样都是一种有些许颗粒感的市井味道。

3 有用
0 没用
富萍 富萍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富萍的更多书评

推荐富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